故乡之夏夜

96
170415
2017.07.25 13:24* 字数 2024

        思念掉进湖里,月亮掉进湖里。

        他乡没有湖,起码不是随处可见。故乡却有很多很多的湖,大大小小的,清澈的或不清澈的,随处可见。往往湖都是被人家承包的,大多数拿来种了莲。

        到了秋天的时候,湖就会干涸,莲叶也跟着干枯。你以为湖里的淤泥干硬了,其实不是,那只是一种假象而已。你下到湖里,那泥还是软软的咧。一旦下了脚,准陷进去,叫人猝不及防。淤泥底下藏着的是经过了一整个夏天的太阳晒烤下生长的莲藕。那是农家人的宝贝。

        到了冻人的冬天,莲藕是各家桌子上的常见菜品。一般是拿来和着骨头和肉炖了吃。热腾腾的,香滋滋的,那是它的独特标签,是忆起故乡时在心头挥之不去的美味。当然还有一种做法,那大概是招待客人时才会做的美味。把莲藕洗净,切成圆块,圆块中间又切一个口子,那是为了把馅料塞进去。爱吃肉的必定会把猪肉剁碎和着切成丁的莲藕。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做法。

        忆起少年时顽皮,总爱四处游荡。我们虽是女孩子却不安分,我们不光是白天里游荡,黑夜里也是在游荡的,尤其喜爱在闷热的夏夜里出来游荡。我们的游荡总是毫无目的的,总之是想起来哪里好玩就去哪里。

        故乡的夏夜是清凉的,不闷热的。虽说白天里,整个大地都经过了酷日的晒烤,但到了夜晚却是另一番光景,有些许的凉意。仿佛夜晚的到来就是为了抚去白天里人们心头的躁动似的。

        一个夏夜的开始要从黄昏说起。古语有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话不假,放在故乡那是活生生地符合。忙活了一天,人们各自归家,煮饭炒菜,热热烈烈地响起一番锅碗瓢盆的声音。过后,一切都将平息,农村人开始他们的夜生活,自然是没有大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和丰富多彩的。不过,却有着它独特的趣味。

        有的人家院子大,又挨着路边,邻里都走动,三五成群的人们自然都聚在那家。三两张凉席在院子里干净的水泥上铺开,人们就坐在凉席上。天气非常闷热没有一丝风的时候就要搬出电风扇了,电风扇摇着头,将每个人都吹过了一遍,又返回去来回地重复着千年不变的动作。往往大人们手里还摇着一把蒲扇,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老人扇。不过聚的人大多数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稍小的还要人背的小孩、四五十岁的婶子和年轻的小媳妇。我们年纪稍大些的孩子必是不肯安分地待在一个院子里听她们聊家常和嚼舌根子,必定要跑出去寻乐子去的。

        有的少年顽皮,把自家老爸的电鱼工具偷了出来,到了黑夜里河边电鱼。黑夜虽黑,可是他们的眼睛却不瞎。河里鱼的动静都摸得清清楚楚的。我们这几个自然是没有电鱼工具的,所以只好去围观他们怎样在黑瞎瞎的河里把鱼儿弄进桶里。夜里,河水流动着,不似白日里的躁动,连声音都是沉稳而安静的,似乎也在享受夏夜的清凉。这时使我觉得尽管没有电鱼的乐趣,心里都是安稳的感觉,身心都是舒畅的。

        不过,夏夜里的乐趣可不止这一点。有时候我们也会很惊奇夏夜里飞来飞去的发光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家伙,于是就去追逐。往往是等它安稳地停在路边的草上,我们就蹑手蹑脚地靠近,两只手已经布下了它的天罗地网,两只手一合,它就在手里挣扎着的了。倘若你比小伙伴慢抓了一步,你可就要当心你家的萤火虫被背后的小伙伴吓跑了。这时候你不去放跑小伙伴的萤火虫简直就是对她的仁慈。每每这时候也是追逐打闹放声大笑的快乐时光。

        当然,我们也会有很文静的时候,不过仅仅是限于去邻村观光。邻村也并非很近,我们于是往往会从小商店买些零食,在路上边走边吃。买的零食不过是些辣条,有2元一大包的,1元一包和5毛一包的。嘴里叭嗒叭嗒地吃着,时不时聊些脑袋里的惊奇想法,走着就走到邻村了。我们去邻村不过是去那里的庙和那个湖。其实说是庙吧,也算不得是庙,不过是水泥砌成的石头庙罢了。到了节日的时候就会挑着鸡鸭去上香、帖红纸。湖就有意思多了。那个湖本来就只是一个湖,后来也不知怎的就砌了一条路。湖大概是被人承包了,要不然如果是一个野湖的话,是不会种有荷花的。

        正值盛夏,荷叶是大片大片地出立在湖面上,偶有那么几株含苞待放的荷花或者已经盛开的荷花。湖里的水算不得清澈,却不是死水,是有活水注入的。至于那活水是从哪里来的,我们也不清楚。最大的乐趣就是你在湖中的那条路上奔跑、放肆追逐打闹,此时你会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花海似的,白天里一身的疲惫仿佛被抛掉似的。闹够了,我们就往回走,偶有一些人家的狗在我们经过的时候朝我们大吠。我们就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地恶搞恐吓那条狗。

        故乡,故乡啊,你是在那里的,只不过是我自己要离开你罢了,离开了你本以为会在另一个地方生活得很好的,却从来不会去想过原来离开了是会想念的,尤其是离开得越久就越发思念,越发觉得故乡的好和美。

        我此刻身处他乡,忽然明白他乡是用来想念故乡的,是用来重新认识故乡的。他乡的夏夜闷热,闷到我的心口上,让我觉得憋屈,心里总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我在他乡,孤独的时候会放肆泪水在脸庞上任意蜿蜒。而我在故乡却不会有这种感觉,因为我在故乡的怀抱里啊。他乡从来都只是故乡的一种陪衬,永远都无法替代故乡在每个人心中的位置。不管如何,我们总归是要落叶归根的,故乡在等我归去。​​​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