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二十七章 入梦镜排兵布阵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19 22:31* 字数 3288
第二十七章

文/唐妈

黎丘摸着手边的那门火炮,那冷冰冰的触觉实在是无法想象出墨谷所描述的那种恐怖的威力。就这么个黑乎乎的东西,可以把城门轰开?把城墙轰塌?他好奇地把脑袋伸进炮口里,探头探脑地往里看。黑漆马虎,什么也看不到。

墨谷一把把半个身子都探进火炮的黎丘拽了出来:“你个死孩子,你钻那个里面干嘛?”

黎丘按着被墨谷拽地生疼的头皮,皱着眉道:“我看看那里面到底住了何方神圣,会有你讲的那般威力无穷。”

墨谷一听,肩膀垮了下来。他坐到地上,冲黎丘招了招手:“黎丘,过来坐。”

“哦!”黎丘这几日看墨谷这家伙办事还是颇为稳妥的,打心眼里挺佩服这人,听话地坐在了墨谷对面:“蘑菇,咱们不回王府了吗?”

“黎丘,你还想不想报仇?”墨谷答非所问。

黎丘眉毛一挑,从地上站了起来:“当然想了。我恨不得将那赵晋的皮扒下来,以慰我爹娘在天之灵。”

墨谷被黎丘的话吓了一跳,小小年纪,怎么这么血腥啊?

“你别激动,坐下来听我说。”待黎丘坐好了,墨谷说道:“你刚刚看到那个被赵赫打骂羞辱的男人了吧?我看那人在军中颇有威信,赵赫这般欺人太甚,你不觉得这是个机会吗?”

黎丘歪着头露出个笑容:“蘑菇,你想利用这人?可是,看样子这人不过只是个看管军马的低级军官,就算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本事啊。”

黎丘和墨谷虽然修为一般,但是对付个凡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奈何,他二人此行乃是为了解开墨淮与墨谷前世的羁绊,这本是天命,他二人乃修行之人,不可干涉天道,否则必遭反噬。故二人只能见缝插针,推波助澜,抓住可趁之机改变事情的走向,让一切看起来和司命所设之局才好。若不是有这诸多限制,莫说是十万大军,便是百万大军也经不住二人合力破坏。那么,现在就只能利用眼前这个唯一的机会:卢俊。

“黎丘,入夜后,你入卢俊梦境,想办法让他觉得他和赵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赵晋现在准备如此充分,怕是举事就在不日。这卢俊虽然不是大将,却是掌管赵氏父子命脉之人。行军打仗,出了粮草外,最重要的就是这战马了。如果战马出了问题,相当于砍掉了赵氏的双腿,能够牵制很大一部分兵力。再者,骑兵一败,势必会动摇军心。当然,如果你能在梦里策反卢俊就更好了,那战场之上,这卢俊就成为了赵氏父子背后的一把利剑,赵氏必败无疑。”

黎丘听得目瞪口呆,这些年,他虽然也跟着师父学了不少东西,但是,那些都是修行的方法,谋略人心,师父却是从未交过自己。现在蘑菇三言两语就设了一个能将赵氏父子一网打尽的局,黎丘忽然感觉一阵恶寒。他不是害怕蘑菇,只是觉得这人心真真可怕。他愣愣地盯着蘑菇看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好,等他入睡我就去。”

狐族天生会媚术,常人想来,媚术媚术,必然是狐狸精魅惑人心做些苟且之事的本事,其实,这媚术其实是一种心理暗示,修为高的狐族,可以控制人的心智。被控制之人就如傀儡一般,受施术之人摆布。清远知晓这种种,早在黎丘刚刚化形之日,就告诫他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这媚术,如果要使用,也不可控制人心智。黎丘对师父言听计从,一直牢记在心。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落仙城那里不过几个时辰的过去,临江城这边却已经是隆冬时节,只余半月便是那人间的春节了。到了夜里,黎丘和墨谷站在高处静静地看着山谷之中的点点灯火。风已经停了,但是雪却开始飘飘洒洒地开始落下来,不一会儿,整个藏山就银装素裹。山谷之中的兵士们也撑不住寒冷和困乏,纷纷钻进军帐打起了呼噜。

黎丘摸到卢俊所在的军帐之外等了一个时辰,那人才浑身寒气地回来了。虽然白日里被那赵赫当众羞辱了一番,到现在胸口还阵阵闷痛,怎奈这卢俊实在是个爱马之人,即便心中有万般愤怒与委屈,依旧照例对军马营巡视了一番,看到所有马槽中都填了夜草,才放了心。

他把身上冰冷的盔甲卸下挂在一边,草草洗了把脸,倒在了床上。平日里,总要看一阵兵法才能入睡,可今日里许是受伤的缘故,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黎丘慢慢从屏风后走出来,盘腿坐在了卢俊榻前,盯着那人的脸看了一阵,缓缓闭上了眼睛。帐内的油灯闪了几下,灭了。

卢俊睁开眼睛,惊奇地发现自己不在军帐之内,而是睡在昔日自己在王府的那间小屋中。他疑惑地看了看四周,没错,却是是自己和爹娘一起住的那间屋子。可是,爹和娘呢?卢俊记起自己是郡王府的一名马倌,爹在账房帮忙,娘在厨房帮忙,他们一家三口都是赵家的家奴。由于地位低下,所以自己见到王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忽然有一天,王府热闹了起来,后来卢俊听厨房帮厨的娘说,原来是侧妃娘娘生了个小公子,一出生就被封为世子,荣宠倍至。卢俊揉了揉眉心,他其实希望时间停留在这里就好了,但是小世子很快就长大了,大到了可以在府里作威作福欺负良善的地步。

卢俊比世子大五岁,世子十二岁那年来马厩要骑马,一眼就看中了王爷的那匹汗血宝马,嚷嚷着要骑。十七岁的卢俊是个耿直的性子,心想王爷刚刚才派人来交代了王爷一会儿要骑这马去山上狩猎,怎么能让世子牵了去?他不卑不亢地说了,却换来一阵拳打脚踢。那叫赵赫的世子一脸嘲讽地看着被打得爬不起来的自己,冷冷地吐出了一句话:“记住自己是谁的狗!”

后来王爷来马厩提马,听说自己的马被宝贝儿子骑走了,不但没有不高兴,还哈哈大笑:“虎父无犬子啊!赫儿果然是人中龙凤。”一句都没问卢俊的伤势。

从那天起,赵赫就开始隔三差五地找茬,有一日,爹忽然被几个仆人抬了回来,浑身鲜血。卢俊拉着送爹回来的人问这是出了什么事,那人说是自己爹爹偷王府账房的钱被世子发现了,打成了个血葫芦。爹艰难地伸出手拉住卢俊的胳膊:“俊儿,不是,爹,爹没有,是,是世子,要,私自,私自拿银子,爹,爹不过劝了几句,就……”卢老爹没说完,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卢大娘一看自家丈夫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丢了性命,竟然一时想不开,一头撞死在了门柱上。一天之间,卢俊成了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他想为爹娘报仇,可是,那是世子啊,自己连人身边都去不了。他想离开王府,可是赵赫却冷笑着拿着一张卖身契,把卢俊堵了个哑口无言。

卢俊就这么被赵赫一直踩在脚下,时不时地侮辱玩弄一把,直到王爷进京,自己才得以留在东海,远离了那个恶魔。谁知道好景不长,自己竟然被调北上,进入部队,看管饲养军马。他虽是个粗人,但也知道王爷做的是造反的勾当,心下一刻安宁都没有。本想着自己养好自己的军马就好,其他不管了,谁知,赵赫那龟儿子竟然又来了,今日里还当众羞辱自己。卢俊感觉一口恶气闷在胸口,上上不来下下不去,爹娘的惨死,自己背负了血海深仇,还得被仇人百般羞辱。他捏紧了拳头,大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卢俊大睁着眼睛,喘气如牛,他已经好久未曾做这样的梦了。这一刻,他忽然感觉心中涌起了巨大的愤恨。都是人,为何他赵赫就能草菅人命,把人不当人,一再羞辱自己?爹娘惨死,自己竟然还忠犬般为赵氏父子效力?为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当是忠君为国,怎能做这叛军的爪牙、为虎作伥?卢俊披衣坐在黑暗中,捏紧了拳头,他从未想今夜这般热血沸腾,埋在心中仇恨的种子在这一刻破土而出,瞬间就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黎丘疲惫地靠在窗边,揉着突突直跳的额角。没想到施一次媚术这般耗费精力,怪不得师父不让自己轻易用呢,好累。还好这卢俊本就有心魔,自己省了不少事,不然的话,估计一次是搞不定的。

墨谷推门进来,端来一碗瘦肉粥放在桌上,招呼黎丘过来吃。黎丘草草吃了两口,就没了胃口,真难吃,好想吃师父做的香菇粥。

“如何?”墨谷看黎丘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勺子,皱眉问道。

“应该没问题。卢俊本就有心魔,我不过稍微引导了一下,他就对赵赫恨之入骨了。不过,那赵赫可真不是个东西,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父子俩都不是好东西。喂,蘑菇,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得想办法让那卢俊按照你的计划成为那个什么背后的剑,否则,以他的状态怕是难成大事。”

墨谷点了点头:“嗯,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昨日我在几匹马身上动了手脚,晚一些我会装作兽医混进去,趁机指点指点咱们的剑。不过,在那之前,我还需要去个地方。”

墨谷忽然闭了嘴,心事重重地搅着碗里的粥。

黎丘困得快睡着了,仍旧强打着精神问了一声:“去哪儿?”

“皇宫。”墨谷声音有点苦涩,吐出两个字。

黎丘睡意全无,直直地看着垂着头的蘑菇,心中却是长叹了一声,该来的总是会来,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