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也、命也、运也

一个人的一生过的好与坏,与时运、命运、运气有很大的关系,仔细想来,我这个人活了四十多年,命运一直不好,小时候在懵懂无知时,父母亲的爱哥哥姐姐的呵护,是我感觉自己被幸福包围着,随着年龄的增大,哥姐各自成家,父母亲的身边只有一个念书的我,父亲是从饿年上过来的,对土地怀有无比深沉的爱,从把土地承包到农民手里那时开始,父亲把地看的比命还重要,为了种地方便,喂了两头牛,吃的草全是我从山上割来的野草,两头牛一天吃一大捆,除过牛,父亲还喂了猪、鸡、羊等家禽,家里只有父母亲两个劳力,喂牛放羊自然都落在了上小学的我身上。

那个时候,上学时间和现在大不一样,下午3点多就放学,我回家放下书包,就把羊赶到山上,羊吃草,我给牛割草,把草割的捆好,再专心放羊,太阳一落山,我背上草,赶着羊群回来,把羊赶进羊圈,吃上一点饭,又开始给牛铡草,就这样,父亲还嫌我割的草不够牛吃,整天骂的我无处可钻,星期六早上去学校上两节课,下午就不去了,我回来就开始起牛圈和羊圈的粪,牛圈的粪比牛踩的很硬,挖都挖不下,但是,地里的活父母亲都忙不过来,我只能拼命地挖,利用周末一天半的时间要把粪全部起出去,如果干不完,父亲毫不犹豫的扇我两个耳光说我偷懒。那些年,家里养牛的人多,山上草不好割,基本上每个山上的草都被割的光秃秃的,我如果割的草捆不大,父亲就说我在山上玩,不好好割,就会打我,我心里那叫一个委屈,但是父亲不相信我说的话,总之,上学期间的我隔三差五就会挨父亲的揍。

我很羡慕我的同学,她们和她们的父亲待在一起又说有笑,我和父亲待在一起总会有干不完的活,我曾经一度怀疑我不是父亲的亲女儿……

结婚后,我以为摆脱了父亲,就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有人强迫我干什么,没成想,我嫁的人比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稍不如他意,就会拳脚相加,家里大小活我全得做,说白了,我就是一个有工资的保姆,后来,有孩子了,孩子病了他也不管,还说,经管孩子本来就是孩子妈的事……

我无语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一辈子生命中的两个重要的男人怎么对我除了打还是打,我的前世究竟怎么得罪了这两个人,是我时运不济?还是命运不好?亦还是运气不佳?(本文用第一人称,是增强可信度,但并非作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