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神转折大赛

字数 3347阅读 4297

我抬起手表看了一眼时间,10:05。之前和我通过电话的院长助理抱着一沓文件正好走过来,“等很久了吧,院长马上就会出来了。”她率先开口和我说话,声音比电话里温柔很多。

“也是刚过来,”我对她微笑回应同时把我的一些证件递给她。她仔细看了我的证件,然后又还给我:“您稍等一下”。随后她就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进去。大概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助理紧随在院长身后出来,而走在前面的院长出乎我意料的精干,完全没有中年人会有的萎靡,但他看我的第一眼似乎透着厌恶,而且完全没有想要和我交谈的意思,只是对身后的助理说:“马上替我在‘秀食府’预约一桌宴席。”“好的院长。”她在院长身后回应道。随后院长大步离开,步伐相当有力。

“跟我来吧。”她打电话预约完之后对我说。我跟随她走向和院长离开时相反的方向。“你的手机很漂亮啊,尤其是后壳的莲花纹。”我在她身后边走边对她说,她头也不回的回答我:“专门定制的,不过好像同时出了两部,我要的白色他们给发成了黑色,后来找他们,他们说有人和我定制了一样的,只是颜色不一样然后给发错了,大概有人和我一样痴迷莲花吧。不过还好后来把手机都给换回来了。”话音刚落她就停下了,我以为她还要准备什么东西,没有想到她直接对我说:“就是这里了,你可以进去了。”

我的吃惊似乎让她显得十分意外,她笑着对我说:“你应该能想到吧。”确实,我应该能想到,尽管我手头的资料有限,但仅凭他抢劫杀人却因为精神障碍而被送往精神病院这一条我就应该能猜到他的背景不简单。

但这样一个背景神秘且庞大的人怎么会选择抢劫那?居然还是选择抢劫一家手机店。

“你和你的报社都很幸运,这是他第一次接受采访,而且也应该是唯一一次了。”她对我说完便转过头去开门了,转头的瞬间甩起的长发带着发香漾在空气中。

阳光从窗口斜斜的铺到他的床边,他穿着病号服坐在床边,面向窗外,半个身子都沐浴在阳光里。就在我以为他没有注意到我正准备上前打招呼时,他突然转过头,对我点头并微微一笑。然后站起来走向我,他埋在阳光中的脸也渐渐清晰。相貌端正,算得上帅气,而且身姿挺拔。这样的外形更加让我疑惑,所以我有些迫不及待。

“你好,我是‘视野报’的记者,我叫白路。”

他对我点头示意然后对我旁边的院长助理说:“你可以走了。”

“好的,我马上离开。这些文件,是院长让我给你的。”把文件交给他之后她就离开了,病房里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他又坐回床上,也顺手把文件放在桌子上。“我叫文子星,精神病患者。”他冷淡的对我说。

我找了只板凳坐在他的对面,拿出笔记本和笔:“我想采访一下关于四月七号……”他很不耐烦的摆摆手打断我:“你们记者都这么直接啊。陪我聊会天吧,在这里不准我出去,还不准我上网,跟个囚犯没什么两样。”

“至少你住的地方要比囚犯好很多。”我收起笔和笔记本对他说。

他抬起头环顾四周:“是啊,这里是挺不错的。还有水果吃。”他掰下一块香蕉扔给我:“吃吧,不会死人的。”

我把香蕉放下:“这里好像是办公室改建的。”

“猫有九条命你听说过吧。”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倒问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说:“听过。”他得意的一笑:“这种传说好像很多,狐狸啊,猫啊,人啊都好像有很多条命。但是你听过两个人甚至多个人用一条命吗?”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了。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他的表情一点点变得严肃,冷冽,我心里也越来越紧张。他再度开口,已经完全变了语气:“人和人之间总有你意想不到的联系,有人相隔千里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曾相识,但却有可能在同一天出生,有着相同的名字甚至是生活习惯,你认为这是巧合还是命运。”

“我认为这是你的幻想。”我冷冷的扔给他这一句话 ,而他丝毫没有生气,从刚才那些文件里拿出一些来扔给我,我拿着资料仔细看了一下,上面竟然全都是关于那些“巧合”的报道。“你准备的倒是挺充分的。”我放下手中的资料看着对面的男人,他正一脸欣赏的看着我,目光交汇的瞬间他开口说:“他们算是命理特别相合的人。但其实还有很多人他们存在某种特殊的联系,但这种联系藏得极为隐秘,很难被人发现。”

“到底是什么样的联系。”我感觉我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共命。很多人用一条命。”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流露出冷淡的光芒。他回头指了指在角落里的盆栽,里面种着一株平安树。“其实那里面本来是两株的,我开始看到它的时候两株都病殃殃的,后来我就砍掉了一株,然后你再看看,现在剩下的这株长势是不是挺喜人的。”

“这就是共命?两个人共用一条命也会互相夺取?”我已经完全被这个精神病带到他的故事里了。

“现在你想知道的那部分来了。”他的语气里已经充满了兴奋,然后从枕头下面拿出一部手机,这让我相当意外。他拿着手机在我眼前晃了几下“虽然不能上网,但是可以自拍啊。”说着他开始摆出造型自拍完全不管对面的我一脸厌恶,然后他把手机递给我,“往后翻翻看,说不定有你喜欢的内容。”他双手支在床上对我说。我迅速翻过他的自拍,然后看到了那张照片,照片是他和被害人的自拍,照片中的他半蹲在被害人身边,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而他身旁的被害人则躺在血泊之中,那把匕首还插在他的胸口。

“他是一家手机店的店长。”他收起手机对我说。“我知道”我回应他。他挠挠头好像在费力的想些什么:“好像卖什么大米啦鸭梨啦之类的手机。反正我不喜欢。”

“因为你不喜欢他卖的手机所以你抢了他的店然后争执之中又杀了他。”我开玩笑似的发问。

“对啊。你挺聪明的啊。”他说完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但随即面色一冷表情瞬间严肃起来。“其实,他就是和我共命的人,我查了很久才找到他。然后借着抢劫的幌子杀了他。”他的目光开始变得锋利。然后又扔给我一沓资料,全都是关于被害人的。“我们虽然不是同一天出生,但生活轨迹却像平行线的,人生很多重要的事几乎发生在同一瞬间。”

我看着被害人的资料,上面详细记着他从十岁以来经历的坎坷和他的光辉点。“有一年他摔断了右手,我意外获得了一次出国旅行的机会。还有一年他考上重点高中,我却因为打架进了局子。”他好像很疲倦,用手搓搓脸。“还有好多,懒得再跟你说了。”

“仅凭这些你就敢断定他是你要找的人,而且仅仅靠网上的一些资料和谣传你就相信什么‘共命',你就要杀人?”我的语气里已经透着我的愤怒了。“当然不止这些,最重要的是心灵的感应,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确信就是他,好像找到了遗失已久的东西,那种感觉……”他一脸陶醉然后又深吸一口气:“真是无可比拟啊。”

“从那天起,我的命就彻底被我自己改写了。你也看到了,我这个杀人犯现在安然无恙的坐在这。”他得意的跟我说。

“如果是别人杀了他那?你的命是不是就等于被别人改写了。”我还想继续和他聊下去,耗一耗时间。

“这事必须我亲自动手,甚至不能有帮手,不然我只能得到一半的命,像个平常人一样活下去。”他回答说。

“像平常人一样活下去……”就在我反复念叨这句话时,门被推开了。是那个女助理。她怀里抱着一身整洁的休闲装,边向我走过来边对我身边的另一个说:“你可以走了,院长在楼下等你。”我看她走过来知道也该结束了。

“差不多也该结束了。”我站起来面对她整理我的包,在她距离我差不多一步远的时候我迅速掏出准备好的匕首插进她的胸口。我感觉到她滚烫的血液喷溅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在她耳边说:“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真佩服你的善良,还想让我临死前了解一下真相,还专门找个演员给我讲完整个故事。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咱们三个人共命,你杀了他然后等我主动来找你,但又怕我起疑心,对刚才给我看的资料做了手脚让我找不到一点重合的轨迹。但心灵感应时的感觉来的太汹涌了,这一点我绝对不会忽视,所以我一开始就猜测那个人是你,见到他以后我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还有,魅族PRO6的独家定制真是他棒了,那部黑色的莲花纹手机其实是我的。”我一把推开她,在她倒地之后,那把和照片还有我手中完全一样的匕首从衣服里滚了出来。我趴到她的身边欣赏着她艰难的呼吸,纤细的手指死死的抓住我的肩膀,然后我贴在她耳边说’“谢谢你啊,现在,命是我一个人的了。”

“被人强迫和尸体合照的感觉一定很不好吧,尤其还需要表演出那样的笑容。”我拿起床单擦拭身上的血液,然后拿出我的刻着莲花纹的PRO6手机和身后的女人自拍露出此生最灿烂的笑容,随后转过身对她说:“我们的感觉他肯定不懂吧。”

我看着手中的手机喃喃道:“这手机确实精致,漂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地铁出来, 雨大如豆, 举伞而行, 初时还避着水走, 不多时已衣裤尽湿, 索性大踏步前进, 心中却生出一阵喜悦,...
  • “琪琪,我和李凯只能选择一个,你今天必须做一个决定。”陈烨说。 王琪的眼睛闪动了一下,看了陈烨一眼。这个初中就和自...
  • 天是灰色,心是蓝色,这是今天的感受。 一大早,收到一个好朋友的电话。 他说刚从医院出来,一个人在午夜的高速公路上开...
  • 回到这个自我,真有一种一梦千年得感觉。 写项目书,意义陈述框架得五原则为:组织、强调、引导、聚焦、统一。 我三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