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婚王妃:老公就是用来抢的!

远嫁和亲,孟茴万万没想到新郎竟是个死人!且还死了很多年!只因姐姐想嫁人中之龙,便要毁了她的一生,这让人如何甘心?多年的隐忍一朝爆发,她要让世人知道,她从来就不是任人摆布的柔弱女子。朝堂之上,当着满朝文武,她不但拒婚,更是抢了姐姐的夫君,夺了她的妃位……


赵国,永嘉三十二年,夏。

我回宫的那一日,天气格外的晴朗,金灿灿的阳光耀得人睁不开眼。

坐上马车绝尘而去,身后的行宫越行越远,离开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没有过多的不舍和留恋,只因它从来就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在皇宫,那个拥有世上一切美好事物的地方。

而我的父亲,正是那儿的统治者——高高在上的天子!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我是皇家的女儿,我母亲是尊荣的孟贵妃,为什么我们却要流离在外?

十五年来,母亲不曾回宫一次,而我回去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所待时日绝不过一天。

所以自懂事以来我就渴望真正意义上的回宫,和母妃一起,回到父皇身边,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我不想总当个旁观者,只是远远的看着父皇和姐妹们亲近欢笑,更不想母亲一个人孤孤单单……

终于,在我即将及笄的时候,父亲正式接我们回宫,说这些年委屈我们了,及笄礼要大办。

其实委屈谈不上,只是太过思恋,想和寻常家庭一样罢了,只是我终究还是忘了,这里是帝王家!

关于我母妃和父皇的事情,我知之甚少,只能从宫人们口中依稀得知:当年太后以母妃出身不明为由,极力阻拦她入宫,后来拗不过父皇,才妥协准她入住京城郊外的行宫。

世人皆言我母妃幸运,以她那样的出身能侍奉君侧已属不易,更何况还是万人之上的贵妃,话语中颇有点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意味。

我却不以为然,难道真爱是可以用出身权势来衡量的吗?我母妃虽不能在宫中与父皇长伴,但父皇常会出宫与之团聚,二人相敬如宾,早已是佳话一段,岂容他人非议?

“今日太阳甚毒,公主还是回马车里的好。”

耳畔传来关切之音,我不由得抬眸望去,只见骄阳下,那蓝袍佩剑的青年策马而行,英姿挺拔。阳光自他身后而来,在他素来温润的脸上淬上层淡淡的柔光……尤其他还笑着,不张扬不遮掩,浅浅的、暖暖的,让我不禁看迷了眼。

容宣……

我在心中默念着他的名字,容宣,我自幼的玩伴,也是我形影不离的贴身侍卫。

“公主?”

容宣疑惑的再喊了一声,我尴尬的回神,看着他额前渗出的小汗珠,下意识的拿出丝绢欲为其拭汗。容宣像过去一样,俯身将头凑了过来,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坐直了身,冲我微笑的摇了摇头。

我不解,扭头看了看四周,瞧见随行的宫人们正诧异的看着我俩,顿时想起母妃的话,在外面要谨言慎行切不可马虎,一时羞涩难当,急忙放下窗纱,躲回车内。

“怎么呢?”母妃问,不等我回答,她已撩开窗帘一角看向外面的容宣,不由得微微蹙眉,“茴儿,要知道你是公主,怎可……”

她没有往下说,我仍像过去一样撒娇,“知道了、知道了,母妃老是这样说,茴儿当然知道自己是公主啦!”

“知道就要守规矩!”母妃不放心的拉着我的手,嘱咐道,“这皇宫和行宫可是不同的,如今回去了,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好好听大人们的话,不许再像过去那样胡闹,更不许和天娇公主起冲突,知道吗?”

她?哼!

我撇撇嘴,那个自以为是的大公主,不过仗着她母亲是皇后,就真当自个是天之娇女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我才懒得搭理她。更何况她母后又不得宠,真不知道母妃为什么要怕她们,还一直让我忍忍忍,从小到大凡事也都要让着天娇,不和她争、不和她抢,只要天娇看中的东西,我孟茴是连想都不能想的!

不过为了让母妃宽心,我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可是哪怕如此,她还是对我不放心,一路上没少唠叨。

终于,皇宫到了,随着马车的停滞,我们很快被扶了下来,看着那巍峨耸立的华美宫殿,我内心是一如既往的狂热和激动。

母妃,我们终于回家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公主府筵席上,酒过三巡,公主突然吐血晕倒。 侍女:“公主?公主?快来人呀,公主晕倒了。” 驸马:“来人,快传...
    梨子梨子liz阅读 252评论 4 6
  • (一) 今儿是我的及笄之礼,宫里宫外都在为我忙着,作为父皇最宠爱的公主,我享受着至高无上的荣耀。可是我的五哥还没有...
    绿喵咪阅读 1,499评论 8 11
  • 以前,来到一座城便路过一座城,不曾驻足。 以前,总觉得每个城市都一样,哪哪都雷同。 岁月漫长,记忆和感情累积,渐渐...
    lucy大人阅读 172评论 16 13
  • 中国教育营销第一人薛立新教授:教育营销学理论的初步形成 任何一个创新性思维的产生,就全人类的认识、实践的发展史而言...
    薛立新阅读 21评论 0 0
  • 一、未来15天 天气不是在下雨就是阴天 要长绿毛了..... 二、刷知乎戳泪点,服
    苏呀苏姑凉阅读 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