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见不能红着脸,是否还能红着眼

碧绿色的植株生长在整个校园。那种肆意倾泻的绿,你一眼望去,觉得是层层镶嵌贯穿的森林。只留下一条青石板路,挂着路牌的银杏,长势旺盛的菠萝树,和垂下长辫的柳树,都铺成层层绿墙,望不穿也看不透。操场上大喇叭里放的《匆匆那年》,和操场上迷茫张望的我们,好像就是整个青春的模样。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阳光洒满整个校园,操场上人头攒动的人群,在微风拂动的树枝下,我仿佛看见了方茴穿着白裙子,手里抬着桌椅,逆光将她照成青春里最美好的样子。我就想安静的站在那。任人群带起细沙,任擦肩带起微风,任时光不止向前,而我与音乐,就回到了当年,你离开的地方,梦的起点。

操场上起跳投篮的少年,操场上飘飞的气球,和微风扯平的条幅。

我是在九月遇见你的,温暖的阳光下你踢着正步,喊着口号。九月的风口你趴在桌子上冲我傻笑,和十月的微风你自作主张替我打抱不平。九月的云仍旧伏在空中,通透的蓝依旧遥遥无边,树叶的沙沙响还是充斥着我的耳朵,校园里的篮球场仍写着盛夏未完,微风吹起洁白的窗帘,板报上的纸张写着梦想待续,阳光还是忽而暗,忽而亮,点亮整个教室。

所以你应该还在这儿,活成我心中的英雄。

如果你离开,请摇醒在树下睡着的我,这样我才不会被枯黄的落叶盖满全身,这样我才不会被昔日的樱花淋满头顶。

毕竟,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