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目标

我想要什么?

我能克服什么?

我该怎么做?

依现在看他是不会培养我成长了,只能全靠自己。用打掉牙往肚里咽的勇气,也许能取得成功,却是失去了一些任性的特权,而他只能靠别的事情来长大。

我想要什么。他是不错的,只是催我成长的脚步太急。让我感到惶恐,有时感觉不安。换了其他人会有其他不适,现在也是没有其他人可换。终日惶惶。现在要坚定目标,先把他追回来,以后的事情以后遇到再说。

我该怎么做。事态已然是这样。陈海英要是我,她会怎么做。首先,她不会像我这么任性,意气用事;其次,她不会找这样任性的人。她能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立场,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要收获什么。有自己的底线。而我对自己的这些是模糊的。很多时候是在超常发挥和发挥不出来之间波动。

现在事态已经很严重,所幸,他的要求还是那样,找一个知己。我要低头了,感觉自己败了一回合。知己是个很泛泛的词,也许他的要求也低了。

要是我,决定了的事情不会低头,尤其是这种无所谓对错的事。心里会有一个概念,就像太阳是从东方升起。无疑,作的门槛高了。利用换位思考的办法,想想对自己会怎么做。

删除,无可修复。他说他不会这样,也许还有些东西吧,也许他就是这么博爱,给人以希望,最后都成为失望。现在,这是我面前的一根救命稻草。

2017.10.3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