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飞呀飞——第八章 幸福的一年级

小冬子没有辜负王老师的期望,她果然是学习不错的,她不但会写‘e’,而且写得很好。她不但算数算得快,还认得差不多课本上的所有字。每天,她负责收同学们的作业。同学们心疼她,都主动把写完的作业送到她的书桌上,这样,她就不必一排排地过去收了。查好了本数,确定作业交齐了,她便把这一摞本子送到老师那里去。老师批好了,再发下来。小冬子的作业几乎每次都是一百分。

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也收获了新的友情。班长张小志,体育委员李占峰,还有另两名本队的同学,在交作业的时候一定要跟小冬子的作业本挨着。于是,这五个人的作业本永远都是放在一起。下课了,五个人也会凑到一起玩。她的同桌安志海是个非常老实的男生,他非常钦佩这个叫常红的同桌,总是问她‘你为什么啥都会呀?’小冬子总是欺负他,她嫌弃他总是淌大鼻涕,总是在桌子中间划条线,严令他不许越界。有时候,小冬子故意把线划歪,歪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占到了桌子的四分之三。安志海也不作声,只是嘻嘻笑着,宁可把身子贴在墙上,也不触犯小冬子的界线。后来,几十年过去,小冬子经常会回忆到这位同桌,因为这是她一辈子中唯一欺负过的男同学。

小冬子的后桌是安志海的堂兄弟安志双。他有点儿口吃的毛病,在学声母‘d’的时候,总是读成‘die’,引得全班哄堂大笑。安志双的同桌是一个头发上爬满虱子的女生,穿得比任何同学都破烂。她总是迟到,总是完不成作业,总是遭到老师批评,因而同学们都不太喜欢她,她也不怎么跟大家说话。

小冬子放学以后,还是跟艳春他们玩。听艳春说他们班上很乱,男生和女生都不说话,一旦说话就会遭到无情耻笑。有几个男生非常皮,敢跟老师叫板,老师动不动就对他们拳打脚踢,但根本也没有用。课下,男生们胡打乱闹,一片混乱。幸好艳春跟亚玲子都很厉害,才能得以维持下去。

小冬子听了,觉得自己没有在一年二班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如此一比,自己的一年一班简直就是天堂。班主任王老师和蔼可亲,同学们从来不打架斗殴,总是团结友爱。上课的时候都认真听讲,下了课,一大群便跑出去,玩老鹰捉小鸡,丢手绢,从来不分男女,从来不发生欺负人和不公平的事情。

入冬的时候,每个同学都有任务,要交几斤豆根儿,以便于冬天生炉子用。小冬子因为身体不好,就被免了这项任务。到了冬天,屋里生起了炉子,生炉子的任务基本就是班长张小志和体委李占峰他们这些大个子男生来完成。有时候,教室里浓烟滚滚,呛得同学们全跑到外面来,鼻子孔儿里都是黑黑的。更多的时候,炉火很旺,屋里暖洋洋的,大家也不出去挨冻,都守在屋里,三成群五成伙地玩各种游戏。扑腾得多了,教室里便狼烟一片,同学们个个造得灰头土脸儿。可是发自心底里的快乐和幸福感,却像花儿一样盛开。

这一年的寒假,小冬子听见爸爸和妈妈在炕上唠嗑,话语里充满兴奋。她听见他们说包产到户了,要把生产队的地分给各家各户去种,年前队长就要开会,靠抓阄分配地块儿。然后各家各户按照上面交公粮的种类要求,自行安排耕种,把公粮的部分交了之后,剩下的都由自己支配。

“我一定要多种些麦子,到时候,黑面就蒸馒头,白面就包菜馅大包子。”常妈兴奋地说。

常爸就笑了,“你想种啥就种啥。还有,咱家还能分到几分稻田呢,到时候收了稻子,咱们除了交公粮,全都留下自己吃。到时候,除了馒头包子,咱们天天吃大米饭。”

两口子就会心地哈哈大笑起来。小冬子躺在被窝里,听着爸妈的对话,心里面也跟着激动万分。明年自己家的地得了收成以后,就再也不用天天吃大饼子和大碴粥了,就可以天天吃大米白面了,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就这样,小冬子怀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