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烦恼持续几年都无解

后来过了很久,依然认为高中时期是我智商的巅峰,爱读书、爱思考、爱学习,有梦想、也有期待......那个时候,最大的烦恼就是如何考上一个好大学,在一本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几的省份,还算是完成了最初的梦想。

一直觉得,并没有很努力,却侥幸的超越了很多人,如果努力了,一定会更优秀的;但这恰恰是我能力的缺失,我就是做不到努力、勤奋、刻苦.....

拖延症严重,特地找了一本克服拖延症的书,结果因为拖延症的原因,那本书始终都没有看完......总是跟别人比结果,却忽略了人家过程中的付出。翻看到高二写的一些日记,当年的我远比现在的我更能管束自己。


人生,不應只是這樣

安妮看完后,我逐渐开始厌恶那种消极、悲伤的气息,思考之后,我在扉页写上“人生,不应只是这样的”。回顾整本安妮我寻觅到一个轨迹,一个个故事的背后全写着两个名字‘安.林’,她仿佛在用自己的一生祭奠那段已逝的爱情,缅怀曾经的拥有,人生不应只是这样的。

我一直崇尚道家的太极,它不把世事绝对化,相信善与恶、正与邪、好与坏是共存的、相依的。安妮就是把悲伤绝对了,而且她的绝对不只是悲伤,世间的一切在她的瞳孔里是扭曲的,她不快乐。没有完美的世界,如同没有完美的人。我们不应刻意去追寻的,那样只会给自己造成困扰,弄乱自己而已。

过去的一年像一场噩梦,我总活在庸人自扰里。每天伴随我的只是自以为的孤独、无奈、空虚,偶尔发现这种恶劣的心情后,又急忙调整,无济于事。那样的感觉就像是揉皱了一张纸,而后后悔想抚平它,但却不可能了。久而久之,我累了,放任不管了,我认为这是情感的合理释放,是有益的,是应该接受的。但当我回过神来,才惊讶地发现这个释放的期限竟是一年。

也许现在我仍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是心灵的一个恶作剧?还是我潜意识下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我仍不清楚,但那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可以站在另一个成熟的视角对待自己的未来,终于能够以一种清醒、正常的思维思考生活的方向……记得电影《独自等待》中有这样一句台词:要不好好活着,要不就去死。对啊!我还很年轻呢,正处在一个对周遭无比热情,有着无数缤纷梦想,期盼前方旖旎风光的年龄。我不可以这麽病态的,不可以无所事事,不可以毫无目的、漫无追求,不能够安于现状,不能够懦弱胆小、惧怕挑战。

海子有一段我很喜欢的诗: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座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这位多情的诗人,在别人看来他有再好不过的未来,北大毕业,任教于政法大学,际遇平坦,可他却抛弃了一切,毅然决然地在山海关的铁轨上结束了生命。很多人不明白是谁伤害了这位诗人,他为何如此轻生,也许他只是认为这个世界不符合他的设想,不是他所热衷的,也许他是一位完美主义者……

但我绝对不能像他那样,

从今天起关心周围的人,尽量帮助他们,(相信自己是一个磁场,周围的人会受自己影响,我希望并愿意让这种影响是优的,善的;

从明天起努力完善自己,改掉“人神共愤”的缺点;

从明天起学会尝试,勇于挑战自己,做过去不敢做但想做通过努力可以做到的事;

从明天起在额头印上“UP”,不断提高自己……

(新学期要开始了,不知有多少次的信誓旦旦,也不知有多少次的语落成空,但不管结果如何,终归还是要拼一下,要知道人生,不应只是这样的,只有活出自己的色彩才算赢)


徬徨

永远是这样,计划赶不上变化,行动左右不了心情。

总感觉飘浮在尘土飞扬的半空中,没有支撑点,没有安全感,心情总是静默的浮躁着。有目标却没有动力,有动力了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是自己越发懒散了吗?在学校里日复一日地机械运动着,内心却如无底洞般空虚,像被拉直的弹簧,没有一点弹性。逐渐淡化对周围事物的兴趣,变得冷漠甚至麻木。这是原来的我吗?自己都不能清楚的认识自己了。总是过去了,才明白时间走地很快,惶惶忽忽,过了半期,悲哀的发现一些同学老师的名字还不知道。这半期,我基本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天桥上,餐厅里,省略了很多无聊的寒喧、客套。对于之前异常反感的人现在连名字也记不起了,是脑袋退化了吗?有时候自己都佩服我的大脑可以一边控制眼睛和手抄黑板上的题,一边陷入无止境的幻想之中,遗憾的是这项功能应用到数学题上就断路了。

我的青青多么潦草,笔迹不明。很多东西由淡默变成了忽视,由忽视变成了忘记,因为忘记或许会付出一定的代价。也许这都是青青期必然要经历的程序,我只希望自己能够自然地度过它。


行走季節

用花开的心情看花落,花开时是什么心情呢?那时还挺留在浑浑噩噩、度日如年的高一,那时候一切都好混浊,好模糊。花开了,我没看到,只看到了同学采摘回来的插在水瓶里的花,看起来还有点赏心悦目的感觉,或许是脱离了主体,被禁固在小小的花瓶里,闻起来并没有春天的感觉。花儿开放只是自然规律,只为春天增添了色彩,却不能让春天焕发生机。

秋天到了,稚嫩的花儿凋零了,草场上的木桩长出了绿叶。那是高二的起点。秋季让人变的平静而忧郁,秋季总是持续阴天,总在考试或放假的时候下雨,听的抱怨声却少了。大家都隐藏起年少的痴狂和叛逆,都学会认命了!天灰灰的,一切都无从所知,一切都毫无预照,我们小心翼翼的,迅速而缓慢地前行着…我的梦想那么远,却又那么近,我好像在黑暗的森林里行走,看到远处萤火虫般的光芒,拼命地像那个亮点奔去,同时,还有好多人和我抢夺那点微弱的光亮。行走的通道依然狭窄,昏暗,并且充满变数,时刻考验着我的定力和耐力。

冬天还会远吗?风决定了蒲公英的方向,而我的方向呢?尚不明了,我仿佛看到心灵的窗户敞开了一扇,但这并不是件什么好事,因为我只感到童年的欢声笑语一个个都逃了出去,这颗心只能用读书与宁静来塞满了…高二的日子有时会很安逸,可这种安逸在某种意义上是带威胁性的,使人内心总是不踏实,似乎是在用未来做赌注。看来我们真的需要强迫自己做一些目前不理解但对未来很重要的事情。

明朝总有一日,所有的悲伤都将离我而去。我在秋天平静的等待冬天,我要坚强,我要微笑。冬季是我进入下一级轮回的通道,然而那个过程就像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稍有疏忽,那么努力了十二年就都是徒劳的,那种失败是我难以承受的。长时间的沉默是为了等待爆发的那一刻!我终究会完成那些被现实剥夺的梦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