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depends on the liver.看《调音师》有感

0.096字数 607阅读 39

生活取决于生活者自己。

阿卡什为了追求艺术而选择成为盲人,最终却在一次次能站起来的场合选择退缩在阴影下,逃避真相,逃避良知。

不仅是阿卡什,还有剧中其他人。

他们都不是天生恶人,却一步步深陷无法回头。

西米最初或许并不想杀死自己的丈夫,会在阿卡什的琴音中懊恼痛苦;警察并不是作恶多端,会忏悔的拥抱住自己的妻子;出租车夫妇并没有在一开始就抛弃阿卡什;医生也履行了你救我一命我一定回报的承诺。

但后来呢,一开始是因为怯懦懊悔,后来变得恐惧而贪婪,他们抛弃了救赎便无法回头。当事情越来越大,便不可能再回头,那么索性再做彻底些。

这部剧似乎没有美好的人。苏菲对于别人的说法轻信不疑,站在道德制高点并不在乎真相。就连那个小孩儿,也不像其他电影中真善美的代表,他在亲眼看着阿卡什被害失眠后的情形后仓促逃跑。

不得不说整部电影节奏把握的非常好。

印度电影惯常的用音乐显示主人公内心想法的手法,从一开始阿卡什坠入爱河的欢快到目睹杀人现场的紧张恐惧,都通过音乐抓住了每个人的心。

结局最后设计的尤为巧妙。阿卡什告诉了苏菲因为善意而独自存活的故事,导演却用镜头告诉我们那只他本不可能看到的兔子在撞车后安然无恙地离去,并成为他拐杖的标志。

最后他在离开苏菲后准确无误地将挡在他前面的垃圾踢走,像是在发泄情绪。

很好,既然一开始就选择做一个盲人,那么你就伪装一辈子吧。即使是在爱过的人面前。

幸好这部电影没有以主人公最后成长为勇敢的人找回善良并感化众人作为结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