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易

昨晚6点禁食,8点喝下去1000毫升清肠药,1个小时后就开始频繁跑厕所,折腾到11点,终于消停点,照顾女儿睡着,上了凌晨4点的闹钟,我也赶紧睡了。

结果,1点多钟肚子疼,起来上厕所。3点半又肚子疼,起来上厕所。

上完厕所一看,都3:50了,也不用闹钟提醒了。直接下楼,冲了两包清肠药,2000毫升的量,满满一大壶,得在2小时内喝完。

喝清肠药期间,5点钟的时候,还得喝一瓶硅油。

于是,接下来的2小时,我就在“喝药—跑厕所—喝药—跑厕所”的节奏中不停循环。

到7点时,终于把肚子都清干净了,再跑厕所,出来的都是清水了。

折腾一晚上,头昏脑胀,收拾好东西,出发坐地铁去医院。

7:50到医院后,又排队打针。因妹妹离得远,过来晚了点,排到我时,医生不给打,说必须亲属在场。等到妹妹过来,已经是8:50了。终于赶在9:00前把留置针给打上了。

之后,便是排队叫号等输液。候诊室里人满为患,连个座位都没有。很多人都跑到电梯口对面的楼梯间里坐着等。

我是2号,盯着屏幕半天也没见到叫我的号。一早,我就刷卡报到不成功,医生说:“不用刷卡,打完针就算报到。”可这叫号似乎又不是按排号来的。

就在我和妹妹迷茫等待时,保安站在诊室门口大叫了两声我的名字。

我转身,穿过重重人群,连忙向保安奔去。

“叫你半天也不过来?拿着单子过去找医生。”保安很不客气地对我说。

我心想,不就叫了两声嘛!哪有叫半天噢!

不过,我也没时间和他纠结,连忙拿着单子跑了进去。

里面诊室很多,每个诊室都有两三个医生。做完一个,推出来一个。病人在观察室醒来后,立马让家属扶着去候诊室,医生好把空床推进去,给下一位病人做检查。

就这样,诊室走廊上,移动病床进进出出。每位病人,走着进来,躺在病床上出去,流水线作业。我也是走着进来,躺着出去的病人之一。

我在诊室内走廊上坐着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前面三个病人做完了,才轮到我。一个病人做完,大概用时20分钟。

我做完醒来时已经是在观察室了。妹妹不在身边,医生问:“你家属呢?”

我头很晕,挣扎着抬头看了看周围,都是病床和人,没看到妹妹。

我说:“估计在外面,您叫一下。”

医生去了一趟,也不知叫了没有,我没听到声音。当然,也可能他的叫声太小,外面人太多太吵,没听到。反正,他回来说:“叫了,没看到人。”说完,他就走了。

我身上盖着单子,里面的裤子都没穿好,周围都是病人和家属。

我连忙拿起床头的卫生纸,在单子底下把自己身子擦干净了,把裤子提了上来。

这时,妹妹也进来了。她在外面都没地方坐,一直在电梯口那边等着,说没听到医生叫名字。

唉,这个人满为患的内镜中心,一切都乱糟糟的!这可是武汉最有名的协和医院啊!

医生见家属过来了,立刻把我手上的留置针管拔了,让我下床穿鞋走出去。

我穿上鞋,人像是喝了酒似的,头重脚轻,走路都有点晕乎乎的。

不过,我这已经算是好的了。隔壁床和我一起推出来的那位年轻男生,一直都没醒。

医生给他打了点滴,亲属一直在他耳边叫唤,他却睡得好沉。

我下床出去时,他还没醒。

我们站在外面歇了会儿,也没地方坐,到处都是人。

等我麻药醒好一点,肚子又开始闹腾了。我连忙去上厕所。

从医院出来后,我们在外面找了一处石阶,坐了十多分钟。

等我身体好一些了,我们才坐地铁回去。坐地铁期间,我又上了两次厕所。

也不知检查结果是好是坏,不过肠子没毛病,只是胃有问题,还得找医生看结果。

我今天实在是没精力了,也没挂到上午的专家号,只能周四再来了。

唉,看个病真不容易!到大医院看病,更是不容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