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啊有与生俱来的孤独感,艺术的作用就是消解它

中国当代艺术家首次登上纳斯达克大屏幕

因为抚州的画展,和华琪老师相处过十天。

相处起来的时候,华琪不像是一个艺术家。

从2楼画室到3楼餐厅、从3楼餐厅到15分钟车程的展馆,每一个场合里华琪老师都笑容爽朗温暖,没有月亮和六便士的那种“艺术家习气”,赤诚的像个大男孩,喜欢画画,待人温润,在创作的间隙和我们一起布展,也会偶尔偷懒跑出去看电影,是那种“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的坦然随性。

我正是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满心都是“努力”这样浮躁而空泛的词语,看到华琪老师画画的时候,惊觉生活原来可以这样。

华琪

华琪画画的时候很安静,好像突然找到了桃花源的入口,一提起画笔就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才发觉最酷的人不是最大声的,更多时候,安静自重千斤,一如华琪的作品,安静的背后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静-夜-思》by 李华琪

艺术品从来都是由创作者和欣赏者共同构成的,放在保险柜里蒙尘的不过是物件,但创作者和欣赏者对同一个物件进行感受,面对着它看到自己,这才是艺术。书和电影在我们长大的过程中常看常新,画作也是一样,对于看到一幅艺术品时当下的震撼和感受,我毫不忌惮将其诚实地诉诸笔下。

第一眼看到《静·夜·思》的时候,满心都是《围城》里的那句:他说的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然后就记起了张爱玲的那句“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心里盛了水一般的温柔。

《影子之六》by 李华琪
《影子之十》by  李华琪

每一幅作品都蕴含着沉默时巨大的张力,是说了一半的句子,“像看到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老虎那样,知道句子里没有说出的深情,嘶吼着,战栗着”,那是情感力量最强烈的一刻。

更多东西难以言明,文字在光影虚实中、丰盛的内心里显得毫无用处。

《天涯》 by 李华琪

一人一马一天涯。我几乎是逼着自己才能正视其苍凉,生长在西北的小孩对这组意象有天然的疏离和抗拒感,我们用拼命成长为代价远离黄沙大漠,一步步背井离乡。但偶然看到画布上似是故乡的景色,发现心底还是会怀念家中举目能见的日升月落、日复一日。

《被遗忘的某一天》by  李华琪
《境遇》by  李华琪

我知道商业只看结果不看初衷,但好在时间对于别出心裁的小花样是最无情的,艺术因时间的公平性得以免于商业的俗气,永远褒有一颗孩童般的心灵。我不知道华琪的经历,但我深知每一幅作品里不只有深厚的技法,更有一位艺术家对生活的全部理解,和对万物的所有柔情。

华琪的人像笔触细腻温柔,青春的身体美,沧桑的也是;丰饶的风景美,萧索的也是。

《囚》by  李华琪

他穿着休闲随意,但会在正式的场合换上笔挺的白衬衫;他笑声爽朗并且健谈,但会在画画的时候一言不发;他倾听的时候会撑起一只手放在下巴上一脸专注,但会在表达的时候肢体语言丰富。

人类啊都有与生俱来的乡愁,穷尽一生想明白自己是谁,以及存活于世的意义何在,这给每个人的内心带来巨大的孤独感。

而一件艺术品的作用是:看到它的一瞬间,此前所有的孤独感都能被消解,对自己说“真好,它懂我”,这就无比珍贵。


谨以此文,纪念离别时巨大的拥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