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是什么?

1字数 1817阅读 8510

年满四十后的第一个清晨,天空飘着毛毛细雨。我想,得去晨跑,说好的风雨无阻,不该被隔断,否则灵魂将有不安。

一头栽进去。尽管雨不大,似有似无的轻触,丝丝缕缕、密密麻麻的按抚,脸上、身上、每一个细胞都被洗礼。

爱人跑过来,大声朝我喊道:“猪,下雨别跑了,小心感冒!”

我对她笑一笑,举手示意我不会停下。然后听到,她的声音飘荡在细雨中,仿佛和着雨丝的灵气,比往常更美。

我突然意识到,雨是有灵魂的。

当我试着接纳它,就会有一种全新的体验。虽然难免担心感冒,但心情是愉悦的。周身的毛孔,都被浇开,好像敞开了心扉,与世界对话,不停地交换讯息。于是,我也被细雨接纳,越跑越欢快,竟手舞足蹈起来。

一路上,我看到花儿在雨中招手,笑起来摇头晃脑,无所顾忌;一条小狗呼呼地从脚边窜出,跑向远方,在公交站台停住,好奇地回头张望;小河里的涟漪,被鱼儿搅乱,扩成一圈圈大的波纹;三五人群,在上班的路上,或撑着雨伞,脚步匆匆,或钻进汽车,缓缓起步,开向希望……

四十分钟后,回到家,雨水和汗水在蒸发。摸摸渐干的肩胛,触感令我惊讶——才九月的天气,竟会如此冰凉。

得赶紧冲个热水澡,将入侵的寒气逼出体外。念头冒出来,我有些兴奋,仿佛热水淋过冰冷的躯体,畅快无比。于是,迫不及待地走进了浴室。

当第一缕热水滑过体表,暖暖的。我想,真幸福啊!

是呀,寒冷时有热水暖身,雨中有爱人关心,每天起床可以看到新的希望,连灵魂都得到关爱。除此之外,夫复何求?

这时,料理机响起,嗡嗡声从厨房传出,一股温热的香气飘过。不经意间,灵感浮现,奇怪的问题又冒出来——

灵魂究竟是什么呀?

人们常说“孤独的灵魂”,好像只有孤独时,灵魂才会爬出来,蹲在肩头,斜睨着眼睛,满是安慰地说着:“嘿,这会儿才终于想起俺啦!”你若回答“不是”,它便又藏到暗处,让你再也瞧不见。

可一不小心,我还是窥见它藏匿的角落。它正小心地躲着,就在某处,目光相遇时,它正狡黠地朝我笑,好像在说:“嘘,千万别告诉第三人哟。”

有趣的是,当我看见它时,淋浴的温热正从身上淌过,料理机制造的温馨四溢,爱人的声音回荡在脑海,小狗的眼神充满柔情,鱼儿正在窃窃私语,花朵幻作了浪漫的思绪,细雨还沙沙沙地吵闹……

多美的景致呀,难道它们与灵魂有关?我不由得闭眼思索,为这陡然蹦出的疑问。

过去,我将灵魂与躯壳强行分离,甚至认为,除了人,谁也不会生得灵魂。因此,只在孤独、无助、沮丧、恐惧和怀念时,才想起:“我的灵魂呢?”就像人们说的那样——丢了魂儿似的。

是谁说“相见不如怀念”?明明快乐、幸福在眼前,却非要想些子虚乌有、虚无缥缈。若真“丢了魂儿”,你找呀,赶紧找呀,为何把自己关进小黑屋呢?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只要一动,你就准能找到它。因为,它与你同在,也与万事万物同在。

我默默念叨,灵魂的秘密,一定藏在互动关系里。

它像是影子,你不动,它就躲着,你若动,它便跳出来。所谓心随意动,灵魂也跟着你进进出出,吵吵闹闹。你若落叶归根,它就钻进你的老屋;你若远走天涯,它必伴你左右;你若安静,他就沉默;你若活跃,它会欢欣。

好了,灵魂究竟是什么?

它是赏花时的美好,是待小狗的善意,是笑看爱人的柔情,是对热水的感恩,是向鱼儿问好,是和细雨相互接纳,是对料理机温热的感应……一切的一切,只需换个位,你便会发现:你若发出感召,它们必定报以热烈的回应。

回应是互动的一环,至于谁先谁后,又有什么关系呢?生生不息,持续地运转下去,灵魂就像两者的关联。你和互动的一端在,两者的灵魂就都在。哪怕只是心里的一端,也该如此。

万事万物都在互动,因此,万事万物就都有了灵魂。

最近我常思考,逝去的人有灵魂吗?现在,我要告诉你,当然有,它就在你与逝者的互动之间。

当然,世上也有不好的灵魂。

如果你恶语相向,如果你胆小怕事,如果你充满邪恶,如果你偷鸡摸狗……算了,用不着列举太多。只要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好的灵魂就自然而然生成了。但是,它总会短命,就像不好的电线,总会断电。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再出现,那又是一个新的恶灵。

所以,只有好的灵魂,才能持续生存,而不好的灵魂,总会被扬弃。

我已经四十岁了。自己不见得崇高,但在与外界的互动中,灵魂必是经过一点一滴,在被滋养着,完善着。而一场细雨中的晨跑,更让我看清方向——用时髦的话说:

往后余生,灵魂所向。

微笑着,我睁开双眼,擦干身上的水珠。当柔软的浴巾摩挲而过,我想起纺织工人,即将开始新一天的生产。

这时,爱人的声音又响起:“猪,吃饭啦!”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四日 舟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