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fodil

文字撰写:神楽

作者:大火

鲜艳绸带捆着的果篮、五颜六色的大束康乃馨、包装奢华的各式补品,它们毫无感情地成为这间白色病房毫无特色的点缀。床头柜上立着一个空矿泉水瓶,瓶子里插着一株水仙花,那是最后一个访客随手留下的礼物,花低着头有气无力地凝睇着病床上的她,她看上去和那朵打蔫儿的花没什么两样。

“喂,你说我是不是时日不多了?”她艰难地张口,声音微弱,不过我能听清楚。

“可能哦。”我的精力也快要耗尽了,说起话来难免漫不经心,“你害怕了?”

“嗯,只有一点点吧。但是也没什么啦,毕竟我一直过着别人向往的生活。我只是不想两手空空地去面对死神,要是能把自己最喜欢的一样东西一起带走,我就不那么害怕了。”

她盯着我的眼睛说了一会儿,可能是太累了——无论是她生病前还是生病后,我们决定一起小睡片刻,再次醒来时却已是深夜,可我们的精神状态都好多了。

“如果你真的想带点什么走,那就——镜子吧。”我指向她手里攥着的一枚椭圆形镜子,“在所有实质的或意念的东西里,你最喜欢的,不就是你自己吗。”

“我,我也曾经最喜欢过别人呀……”她试图反驳,最终还是带着被看穿的失落叹了一口气,“唉,你怎么看出来的?”

“从你无数次失败的情感经历中呀,”我有点挑衅地望向她的眼睛,见她神色倒还自如,这才接着往下说, “不管对象什么星座什么性别,不管你是明恋还是暗恋,不管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你通通失败了。”

“嗯。”她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提醒过她,可她总是拒绝承认这一点。

“与其说你喜欢的是这些人,不如说你喜欢的是他们身上映出的你的倒影。在每段感情的开始,你都可以从对方身上发现一个模糊的你自己的轮廓,所以你不可自拔地为着这轮廓而陷入爱河。但是在渐渐靠近的过程中,你看清楚了那轮廓的面容,和你全然不同,你就瞬间或缓缓丧失了兴趣。”

“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她的头偏向一边,眼神黯淡,流露出连我都看不懂的情绪,“这或许是老天的诅咒吧。”

“有些人注定彼此相爱,有些人注定和自己相爱,老天不会诅咒相爱,只会祝福。”

“我爱你。”她说。

“我爱你。”我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