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生而为人,你在努力活下去

“梦想是自由的,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度过幸福的一生的人,少之又少,因此,绝大部分没有那么幸运的人,要么伤心的长吁短叹,要么沉醉于悲伤中,要么草草的了结一生,要么笑着搪塞过去,将错就错的走向犯罪。不论走哪条路,都是前途渺茫。”

一、

故事的起因是阿笙父亲的突然到访,并且是因为一个他从来不知道的姑姑的去世,爸爸让阿笙去给姑姑收拾房子。

因为阿笙怀着成为音乐家的这个再普通不过的梦想,18岁时利卡了福冈县的家乡,所以这是他与父亲两年后的再次见面。

父亲的这个要求,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也于此,他开始了解,这个未曾谋面的姑姑的一生,据父亲的说法,那是无论怎么看,无聊的一生。、

“没有规矩,老给邻居添麻烦,不管不顾的,也有人叫她被嫌弃的松子呢,不遵守垃圾规定,和谁都不说话,身上老有股子怪味。”阿笙正鼻子堵着卫生纸收拾松子那和垃圾场的房间的时候,那个打扮的极为怪异的邻居,试着和阿笙攀谈了起来。

和垃圾场似的房间格格不入的是墙上的一句话:“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还找出了很多松子的照片,总是相似的鬼脸表情。

或许一直到松子死去的那一天,她也未曾真正的明白,她感到抱歉的最大的原因也只不过是因为她每次都用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用着自己的尊严,来换取并不值得的爱。

她爱别人,胜过了爱自己。

就在阿笙对松子的一生愈发的好奇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来告诉了他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二、

昭和46年,松子23岁。

那个时候的松子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老师,做事情总是慌慌张张,但是却也像是缺根筋一样,反而就是因为这般,所以才得到了自己也心仪的男老师的关注。

身为一个老师,但是她却祈求学生承认自己的错误,在劝说学生无果之后,她竟然去主动的承担了这并不属于她的过错。

承认错误的时候给老板道歉,解释误会的时候还是她去给老板道歉。

被教导主任威胁,真的掀起了自己的上衣让教导主任去看自己的胸。松子说她很怕麻烦,那么这件事情的解决,她便把希望寄托在了教导主任的身上,让她心安的理由,就是她掀起的上衣。

但事情败露之后,聪明的人总是有办法脱身,松子成为了这件事情的炮灰,她的人生,也从这里,出现了一次转折。

我一直认为,松子的悲剧是因为她的父亲,从这件事情开始,松子总是把自己生活的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似乎只有男人可以带给她安全感,她一直都在努力的依附着男人,尽管男人一次次的给予她伤害。

她一直都得不到父亲的爱,但却一直都拼命的想博得父亲的一笑。

三、

从孩提时起,父亲一直就是这样,只怜爱病弱的久美,因为久美病重而总是阴沉着脸的父亲,在看到松子的鬼脸之后,脸上却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所以,从那次之后,这个相同的鬼脸仿佛成为了松子的反射性动作,她也不知道是要掩饰什么,或者证明什么。

“那以后我总是做鬼脸来讨他开心,总是设法让父亲回过头来看我,希望父亲喜欢我,选择父亲想让我做的职业,努力成为他心目中的女儿,但即使这样,到最后,我的努力也都是白费的。”

她都这般的努力了,但是父亲心中最为在乎的,还是久美。

所以,在学校受了欺负之后的松子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为什么她就不能得到自己爸爸的爱,就是因为久美抢走了自己的爱。

所以,在险些掐死久美之后,松子终于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逃开了那个家。

她去找了那个男老师,但是在听了松子的故事之后,他没有选择和松子一起面对接下来的人生,他害怕松子的人生,他负担不起。


四、

后来松子跟了一个作家,一个很有才华但是却很穷的作家,在自己的不得志当中郁郁寡欢,打骂松子成为了他的发泄。

松子把这一切都忍受了,但那个作家还是自杀了,他就在松子的面前被突如其来的车撞的血肉横飞。

松子觉得,那一瞬间,她的人生完了。

作家留给她唯一的东西,是桌子上的一封信,信很短:“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而后,她成为了一个懦夫的情人,他是作家的对手,他假装出来的爱情也让松子重新的看到了关于爱情的希望。

所以,松子想,是不是他们可以结婚呢,某天,松子尾随他回家,在看到了他的妻子之后,她蹦跳着回家了,因为在松子的眼里,那个女人比不上自己。

心情总是会因为落差的存在而对人产生打击,不仅没有结婚,反而是又一个会压垮她的打击。

“被追问之后,我坦白了我们的关系,我根本不爱你,根本没想过要和你结婚,我之所以会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是八女川的女人,我对他一直怀有自卑感,他死了之后,我为了赶走这令人痛苦的自卑感,我把他的女人,也就是你,占有了。”

她所以为的自己的又一次救赎,不过是一个自私男人对自己虚荣心的满足罢了。

走投无路的松子,成为了一个浴室女郎,她需要活下去。

五、

她又一次陷入了无助,不知道怎么活下去的时候想回家看看,但是她的家也不欢迎她了,哥哥以她的存在当做耻辱。

父亲去世了,从她离开的那天起,父亲日记中最后一行的结束语,都是没有松子的消息。

原来,父亲也是爱她的,只是知道的时候,父亲却已经不在了。

自此,那个家真的不属于她了。

之后的松子想变的凶一点,独立一点,做一个依靠自己然后把自己的生活过的闪闪发光的女人,但是她却又把自己交给了一个不务正业的男人。

那个时候的松子已经有些钱了,不必再为了基本的生活犯愁,她需要男人来作为自己的依靠,也需要男人来给予她激情。

因为激情而在一起的两个人,激情来的快,去的也快,男人很快恋上了更年轻的女子,并且要拿走松子所有的钱。

生活为什么总是要对松子这般呢,她为什么又要再一次的面对一无所有呢。

松子杀人了,把那个男人杀了,那一瞬间,她觉得,这回她的人生真的完了。

她原本想跳楼自杀,但最后还是紧紧的握住了栏杆:“我的躯体还是想活下去。”


六、

“小的时候谁都希望自己的将来闪闪发光,但是长大以后,自己的梦想,却没有一个能够变成现实,既痛苦,丢脸,而且还反过来埋怨别人。”

泽村社长和松子姑姑是老朋友,监狱里认识的。

松子接下来的人生,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从大津到京都,又从那儿坐新干线到东京,眼神很温柔的一个男人,叫岛津贤治,是个理发师。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过去,不论过去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我只想永远和你在一起。”这个男人平凡普通,这个承诺也算不得惊天动地,但成为了松子接下来活下去的念想。

松子因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监狱的日子,每当她想到还有一个人在一直等着她的时候,感觉日子都会多一点希望。

“松子以前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但现在是一点不安迷惘都没有的人,只是盲目的活着,我觉得她很奇怪,不为了什么,谁都不为。”

一点点的,爱情改变了她,只为一个人,就为了一个人,她坚持活了下去,爱就是生命,所以亲爱的,请对我说,你回来了,

昭和57年,松子34岁,她从监狱回来了,但那个男人却也已经娶妻生子。

只要是女人,不管是谁,都憧憬童话,本来憧憬着变成白天鹅的,醒来却发现,变成了黑压压的乌鸦。

泽村和松子在监狱之外的地方遇到,两个人的友情与其说是开始,不如说是延续。

“和松子在一起什么话都能说。”即使是这样的关系,也因为男人分开了。

“和这种男人在一起会摔进地狱的最底层。”

“我呀,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地狱也好什么地方都挺好,我都跟着他,这就是我的幸福。”

七、

斩断松子最后一根弦的,是阿龙吧,这个改变了她人生的男孩子,再次相遇的时候,她笃定了幸福和救赎,然而,却还是没有避免被抛弃的命运。

他们互相喂了安眠药,但终究也不敢死去,最终还是吐了出来。

松子活下去的希望一度就是阿龙的出狱,雪地当中阿龙的一巴掌,彻底夺去了松子继续活着的希望。

昭和63年,松子40岁。

“这条河真的很像家乡的那条河,于是我在这条河的旁边租了房子,再也不信任何人,再也不爱任何人,再也不让别人介入我的生活,也不化妆,也不打扮,也不打扫卫生,连呼吸都觉得麻烦,就这样死掉算了。”

这个时候的松子很胖很丑很臭,但还继续的活着。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就算自己变的伤痕累累,孤独一人,不入流。

睡梦中的她为久美剪了一个头发,与久美和解,原谅了父亲,肯定了自己,也继续了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啊,当她以为人生要重新开始的时候,人生却结束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