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的差距,大概就在敢与不敢之间

敢,与不敢

1

早上十多点钟,我还在左岸酒店的大床上与美丽姐姐享受二人时光,很意外的,阳阳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视频聊天邀请,我没有接受。我想,在与美丽姐姐的缠绵之际和另外一个女人视频聊天,多少有些对身边人的不尊重,况且我还在床上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视频邀请自动取消之后她又发了一次,我还是没有接。之后我在微信聊天框里问她什么事,说我现在不方便视频聊天,她说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和我聊聊天,不方便就算了。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时候,我发现她在QQ里面也给我发了一次视频聊天的邀请,我没看到。我私下揣测,她大概是真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吧,不然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连续通过不同的社交软件想要我视频连接。

下午回鹤峰,上高速之后我拨通了他的电话,问她上午有什么事情,原来,她只是想问一下我们恩施这边的茶叶价格是怎样的,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真是令人失望。失望在于和她打电话之前我还在猜想:她是不是和男朋友分手了;是不是要找我借钱;是不是要来恩施找我玩,要我接待她;是不是要来我们恩施做旅游了;还是说,单纯的想念我,单纯的像她说的那样找我聊天扯淡。真是令人失望啊,什么都不是。

不过说起茶叶,我倒是和他正儿八经 的讨论了一下我们的恩施茶叶的问题。我说我有意开一家淘宝店卖茶叶或者我们恩施这边的特产,看看她有什么看法,没想到她竟然十分赞成我的想法,要我尽快行动起来,还给我说恩施的茶叶在外面名声很好,而且现在茶叶生意很好做,差不多属于暴利行业,她的一个朋友就在上海开了一个店面专门卖茶叶,生意不错,而且还经常有老外去喝茶买茶叶。

尽管我确实有开淘宝店卖茶叶的想法, 但目前还在犹豫,总觉得对于我来说,天下全是难做的生意,真不知道我的那些自信心都到哪里去了。

我开不开淘宝卖茶叶先不说,从和她的闲扯中我倒是发现一个问题:我们都喜欢去叫别人做这做那,觉得这事必成,就是自己不敢付出行动去搏一把。就像昨天晚上宵夜喝酒之后我趁着酒意对美丽姐姐说:“你去做导游,这事儿不错,工资高。”就像今天白天我对美丽姐姐说:“你本来就有种植多肉的爱好,为何不去多种点,到时候可以在网上售卖,这事儿不错”。很多事情就这样,放在别人身上那都不是事,这没问题,那也没问题,试一试,没准能成,甚至是必成,但只要放在自己身上,只要有一点顾虑就会觉得这事情不行,自己想多了,这事儿压根儿没戏,还是算了吧。

我目前最大的问题:全天下的生意我想了个遍,但没有一件我敢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光阴全浪费。

可悲可泣。

2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高中毕业之后就到深圳打工,也没混出什么人样来,进过几番思想挣扎之后终于回到了宣恩老家,然后在宣恩找了一份平面设计工作。在宣恩这种十五六线小县城里,大多都是审美水品不高和对设计一窍不通的小老板,所以,尽管他的设计水平一般,也同样能够在这个小县城的设计行业混的开。《肖申克的救赎》里说,“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片羽毛都闪着自由的光辉”。我没从他的羽毛上看到什么光辉,但他骨子里就是一个关不住的鸟儿,对于上班这种事从来都是焦躁不安的。

所以,他最终选择了创业,自己没钱就找亲戚朋友借,最终用三万块钱的启动资金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广告工作室,然后自己慢慢摸索,渐渐的,他的创业方向开始涉猎到活动策划、网络营销、微信公众号和APP等等。

上个周五从恩施回宣恩,我专门和他约了一顿饭,因为我一直在观望他创业项目,想要了解一下他创业的怎么样了。在我看来,无论是他的“本地头条”还是“公众号”,或者微信电台等等都顶多是个九流产品,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但就是这些他在摸索中前进的创业项目,硬是让他赚到了钱,公众号有了广告收入,电台有了赞助,给别人做门店开张营销策划和执行更是赚钱,去年做洗草坝晚会也有不菲的收入,花两三个晚上给别人做一个logo赚了他妈的五千块......我为他高兴,同时也不得不感叹一声:人与人的差距真的就在于敢不敢做。因为他所做的这些项目,我基本上都有想做过,而且水平不一定比他低,但他赚到了钱,而我的这些技能全都烂在了身体里,一文不值。

为什么?
因为怕!

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内心想法千万,实际去做的却很少,每天都在苦苦的寻找方向,却又对找到的方向深深的怀疑,不敢去做,不敢去尝试,总是顾虑重重,患得患失,最终留下无数的遗憾,自怨自艾......

抖音里面有一段很火的视频台词:
“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谈什么狗屁浪漫爱情故事,我现在只想搞钱。光羡慕别人有什么用,我们要自己行动起来!”
这大概也是我现在的内心独白吧。只是,我要如何行动起来呢?

我喜欢罗永浩,因为他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行动,他真的有在为自己的梦想去奋斗和拼搏。他说:

“他们不是我的粉丝,他们是某种信念、某种价值观、某种理想、某种人生态度的粉丝,他们来到现场,是知道从我身上能看到这些东西”。现在看到这句话,我经常感到羞愧的无法自拔,因为同为某种信念、某种价值观、某种理想、某种人生态度的粉丝,老罗他做的比我优秀太多了。

3

2012年,我一个人骑行川藏线,回来后我在日记里写道:

“骑行第26天,距离拉萨还有不到五公里的时候,我坐在318国道的路边草地上,看着不远处高耸的布达拉宫,心中充满了喜悦和落寞。回去后的几个月里,我感到身体里充满了力量,时刻准备着爆发,我渴望挑战。”

我想,这就是为了一个目标,历经磨难完成后所得到的能量。这种能量足以爆破任何困难。

现在,我想我是开始怀念这段经历了,我喜欢那个蓬勃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