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专题征文】妈妈,我只是想和你多待一会儿

祝所有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女儿两岁五个月,这段时间天天晚上给我上演哭戏。

剧情是这样的。

我和她爸爸的公司离家都很远,每天下班回到家基本上在晚上7点到7点半之间,这时候女儿已经吃完晚饭,在客厅玩儿。

一看到爸爸妈妈回来,无论这时候她是在地上玩儿还是在沙发上玩儿,立刻原地上蹿下跳,像一只撒了欢儿的小鹿一样,四处乱蹦,同时拍着两个胖胖的小手说:“爸爸妈妈回来啦!爸爸妈妈回来啦!”(其实发音并不清楚)

小脑袋一歪,小手一拍,小眼睛一眯,小腿儿一蹦。那是我们大人无法做到的开怀。

然后我必须先放下包,过去把她抱起来,亲亲抱抱。

她会搂着我的脖子说:“妈妈,我好想你啊,我喜欢妈妈!”说着,还用她的脸在我脸上蹭。

我说:“妈妈也喜欢宝宝啊。”

然后我放开她,准备洗手吃饭。

高兴了,她会懂事地说:“妈妈,吃饭!”

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女儿长大了,知道心疼妈妈了。

不高兴了,她会哭哭啼啼地耍赖,像是要哭又还没到哭的程度,说话带着哭腔,“妈妈别吃饭,妈妈别吃饭~”

如果不跟她沟通好就去吃饭,马上开哭,这个时候就是真哭了。

无奈我就一边抱着她一边吃饭。

吃完饭,和爷爷奶奶告别,上楼。

一进屋,女儿就说:“妈妈,给我讲故事吧,跟我玩儿贴贴吧。”

“你先跟爸爸玩儿一会儿,妈妈先去洗漱好不好?”

“嗯~~~(这个嗯字,是从二声读到三声,你懂的)妈妈别洗漱,妈妈别洗漱。”

我强硬地把老公拽过来,让他陪孩子玩儿。

老公赶紧过来哄着她,“宝宝,爸爸陪你玩儿吧。咱们一块儿搭积木好不好?咱们搭个小火车儿?”

女儿眼睛一转,歪着头想了想,“好啊。”

成功!成功转移注意力!我赶紧跑到卫生间去洗漱。

刷完牙,脸上刚抹上洗面奶,就听见女儿在客厅里哭起来。

“妈妈!我要妈妈!妈妈别洗漱,啊~~~~~”

我喊了一句:“宝宝,妈妈马上就来啊!”

赶紧胡乱把脸洗完、胡乱涂抹点儿晚霜之类的走出卫生间去。

这时候她还在哭,哇哇大哭,鼻涕眼泪流一脸。

我又小跑着到卧室去,匆忙换上睡衣。然后再到客厅去哄她。

一抱起来,哭声戛然而止。

我的拥抱对她的哭声,就像开关对电灯。每次都这样,屡试不爽。

于是给她擦鼻涕、洗澡、擦干、抹油、穿纸尿裤、换睡衣,一系列工作完成之后,我累得只想睡觉。

好不容易哄上床,女儿又靠在我身边,仰着头对我说:“妈妈,给我讲故事。”

我摸摸她的头发说,“妈妈累了,咱们睡觉吧,现在都已经9点了。”

“嗯~~~(这个嗯字,是从二声读到三声,你懂的)讲故事讲故事,不睡觉。”说话间又要哭戏上演。

拖着疲惫的身体,勉强和女儿靠在床头讲故事。讲几句一个哈欠,讲几句一个哈欠,终于把一本故事讲完了。

侧头看一眼女儿,眼神已经有点儿发呆,估计是困了。

“好啦!故事讲完啦,咱们睡觉吧。妈妈去关灯啊。”不容她反驳,我就赶紧把灯关上,把她放倒在床上,准备睡觉。

还不到一秒钟,“妈妈,我要喝奶奶。”

我这火儿腾就上来了,“妈妈不关灯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呀?一关灯你就要喝奶奶!”

“哇!——”

忍了又忍,告诉自己别对孩子发火儿,耐着性子说,“好吧好吧。喝!喝!我给你冲去!”

于是——起床,开灯,冲奶粉,喝奶,洗奶瓶,上床,关灯,继续睡觉。

关灯还不到一秒钟,“妈妈,我要尿尿。”

我气得背过身去,不理她,“穿着纸尿裤呢,在裤裤里尿吧!”

“哇!——”

哭戏又开始上演。

“好,尿去,你要是不尿,我把你屁屁打烂喽,听见没有?”

“嗯!”

于是——起床、开灯、脱睡衣、脱纸尿裤,到卫生间把尿。

看着她还真挤出点儿尿来,我也不好再发作。

“尿完了吗?”

不回答。

“尿完了吗?尿完了妈妈就抱走啦。”

还是不回答,还只冲我不怀好意地笑笑。

这个时候,我知道她其实已经尿完了。

于是——回屋,上床,穿纸尿裤、穿衣服,关灯,睡觉。

不一会儿,怀里的小人儿轻微的鼾声传来,终于睡着了,估计她真是困极了,也再找不到理由折腾了。

黑暗中,我对老公说:“你女儿真能折腾人啊!”

老公拉拉我的手说,“别这样,她只是想和妈妈多待一会儿而已。”

“哦?是吗?”我还真没想到这一层。老公这么一说,我仔细一想,觉得有道理。

爸爸妈妈天天上班,白天跟着爷爷奶奶,只有晚上能见到,吃个饭,洗漱一下就该睡觉了。总共能和妈妈玩儿的时间真的不多呀。


“妈,我今天回去,应该中午就到家了。”

“哦!回来吧。”妈妈的声音里明显带着喜悦。

“妈,你给我买条鱼去吧,中午我想吃鱼。”

“行,一会儿就买去。”

挂了电话,我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五一小长假。

我和老公达成的默契,每到法定假期,就回我家。

我不能一年到头都在他家待着,也得回去看看我的父母,一年的法定假期,也不过那么几天。

回到家里,大概11点半左右,母亲已经把饭菜准备好,有我最爱吃的鱼。

从小到大,别人家的,饭店里的,吃过不少鱼,最爱吃的,还是母亲做的鱼,这个口味儿,别人做不出来。

母亲老了,年轻的时候皮肤特别好,光滑细腻,从来没有出过一个痘痘。

现在眼角都是皱纹,眼皮都有点儿往下耷拉了。白头发只能靠染,她不染头发的时候就像换了一个人,我都不习惯。

两只手由于常年的劳作,干燥、粗糙。见过干掉的树枝吗?就是那个样子。

每回家一次,就感觉母亲又苍老了一些。

不是有人说过嘛,想想父母的年龄,想想自己回家的频率,计算一下,还能见父母多少次。

我从来没计算过,因为不敢。

我从初中开始住校。那个时候年龄小,从来没离开过家。父亲把我送到学校的第一天,我就开始想家了。

想父母,每天中午午休和晚上熄灯之后,我就开始默默地流泪,用一个小手帕盖在脸上,不敢出声,怕别的同学笑话。

从那之后我就特别盼望周末,盼望回家,盼望见到母亲。见到她,我就踏实了,然后开始和她滔滔不绝讲学校的事儿,讲我的心情。

初中时,一个星期回一次家。到了高中是三个星期一次。大学是一个学期一次。工作之后,在没有小长假之前,就是国庆节和春节回去。

真的不敢想啊,回家的次数,和母亲相处的时间,真的能数过来呀!

小长假就3天,第一天中午到家,第二天在家待一天,第三天下午就要返回北京,准备上班。

返京的前一天下午,我的头疼病又范了。母亲让我去睡会儿,她帮我看孩子。吃完晚饭,还是疼,吃了点儿止疼药勉强好一些。

晚上,帮孩子洗澡、讲故事、哄睡,这一系列事情下来,又9点半了。

看看睡着的孩子,我蹑手蹑脚地起身走到客厅。

客厅里,父母还在看电视。

母亲见我出来,就问,“闺女,怎么又出来了?”

“看会儿电视,陪你们待会儿。”说着,我走到沙发上坐着,和母亲一起看电视。

“你不是头疼吗?早点儿睡觉去吧。”

“现在好多了。”其实,头还是一样疼。

“那你在这儿躺着看吧。”母亲挪了挪,让我躺到贵妃榻上去。

我走过去,半躺在贵妃榻上。母亲调了调我后背的靠垫,好让我舒服一点儿。然后又拿过来一条毯子,盖在我身上。

其实我已经困了,刚才哄孩子睡觉的时候,自己也差点儿睡着。但想想明天就要走了,还是想和父母多待一会儿。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的眼睛有点儿迷离了,头也昏昏沉沉。

母亲说,“闺女,困了吧,睡觉去吧。”

我看了一眼床上的时钟,11点半了。

“你们每天都是几点睡觉啊?”

“我们不一样,我们老了,没那么多觉,都十二点多才睡呢。”

“哦,那我再看会儿。”

“你去睡吧。”

“没事儿,我再看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可能母亲觉察到了,他们不去睡,我肯定也不会去。

她拍拍父亲,说,“十二点二十了,睡觉去吧。”

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对我说,“我们睡觉去了,你也睡去吧。”

“嗯。”

我看着父母转身走进对面的卧室,我也去睡了。

回到卧室,看着熟睡中的女儿,我忽然又想起老公说的那句话。

她不过是想和妈妈多待一会儿而已。

是的,此时的我,就和晚上一次次折腾不睡觉的女儿一样,只是想和妈妈多待一会儿。明天又要走了。


本文正在参与从心,遇见幸福 | 一次可以朗读与听见的心理专题征文,你也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夜该是你掌灯 总算 我也将火热地在你掌心 盛开 涟漪总在水心里盛开 像花儿在春天盛开 又不像 不像你目送我的盛开...
    江海寄阅读 171评论 1 2
  • 抬头星星永亮, 低头则是黑夜漫漫。 风轻轻地吟唱, 唱出了我心中的无限惆怅。 闭眼卧榻, 他日时光不断, 往日的你...
    香葱排骨阅读 113评论 0 2
  • 每天似乎都在与时间赛跑,而每次赛跑似乎都输给了时间……然后,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很佩服那些在时间里穿梭自如、运筹...
    小宇宙的猴年马月阅读 9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