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人偶的死与新生

1

『对不起,没能遵守约定。』

时光如水般流逝,转身再看时,昨日的自己站在身后很远的山道上,身影已经模糊不清。四下环顾,如同沉睡了多年一般,不知道自己人在何处,周围尽是陌生的风景。

『但我已经不再平凡,我长大了!』

望着那远方渺小的身影,我自豪道。

的确,那站在被晨光照耀的道路上的昔日的自己,他的身体只是金黄色山道上的一粒黑色。但是,那被拉长的影子使我开始想起他。

也许我和他一样,仍然平凡。

那的确是一位幼稚无知的孩童,但是他却散发着希望与自信。再看自己,像是丧失了一切感觉,变得麻木而畏缩。

记得与他分别时的约定——要一直沿着这山道向前走,直到彩虹发出的地方。然而,现在前方的道路上,彩虹仍然在其原来的地方,丝毫没有接近。

为什么要去向彩虹发出的地方?我早已忘记了当初的那个理由。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在坎坷崎岖的山道上奔跑,也许拥有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和成熟的心态。失去的确实奔跑的理由。

2

『成长什么的,不过是个谎言吧!』

那一刻,站在山岗上的我终于看到了那山道的全貌。

一个巨大的圆,彩虹在遥不可及的天边。

『这么多年,我所失去与的得到的,不过是时间而已吧!』

仍在道路开始处的他保持着沉默,也许是我听不到,这已无从得知。

『什么?我到底在追逐什么?喂!倒是回答啊!你!』

理智离开了身体,我向着他疯狂地吼道。

『难道不是你说,一直沿着山道走下去,寻找彩虹发出的地方么?』

沉默……
沉默……
沉默……

3

秋天的风吹过山岗,野草随之摇曳。

我绝望地跪在地上,拳头重击着地面,发出无力的响声,锋利的碎石划破手指和膝盖。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不断滴到沾满鲜血的手上。很快,混着鲜血的泪水或者说是混着泪水的鲜血将金黄色的野草染上血红。

正在此时,夕阳穿过最后的云层,准备落入地平线之中。落日的耀眼红色直射在金黄色的山岗上。

一片血红之中,一双沾满鲜血的双手抓起尖锐的长形石片。

『对不起,没能遵守约定。』

这声音充满绝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啊!…………』,巨大而尖锐的惨叫声在被夕阳染红的草地上空随风飘荡。鲜血喷涌而出,洒在地面上,不断地浸染着血红色地野草。

插着石片的身体倒在地上,『轰』的一声,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沉默。

4

在路的开始处,他远远凝视着那座血红的山丘。夕阳将他的影子无限拉长,仿佛想要伸手去够染满鲜血的我。但是最终他还是缓缓坐下,慢慢地,他的身体像是燃尽的木炭,那灰烬随着秋风消散了。在那山道上,只留下孤独的背影一动不动地在道路上铺开。

山岗上的我也与他一样,实体随风消散,而影子仍留在地上,在鲜红的颜色中格外显眼。

过了一会,那地上的影子竟然爬了起来,摇摆地却坚定地重新踏上那条轮回的道路。直到不知多少年后,连影子都逐渐变淡消失为止。


写于完成后

很久没有写这么矫情的东西了,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故事。但是事实上这并未故事,而是曾经出现在我的梦中的情节,同时这情节竟然神奇地在梦醒之后仍然记忆犹新,于是便成为了我一直藏在心中的故事。这次我不过是把这个情节加以润饰,并且写下来了而已。由于篇幅限制,也许并未完整还原梦中的场景。同时,这个情节似乎有多个场景,在每个场景发生的故事都完全相同,他们就这样一起被我记忆了下来,因此,这个情节其实也没有特定的场景。

也许,现在坐在这里写字的我,便是梦中那失去实体,血泊之中机械般摇晃着前行的影子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