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快乐王子》到美育的探讨

❀ 最近,常给小朋友读《快乐王子》的中文绘本,绘本对原文做了大量删减,而故事的结局也以“王子让小燕子将自己身上的金叶子送给穷苦的百姓。大家拿到金叶子后,都高兴地欢叫起来。王子看见后,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而结束。

图片发自网络

作为王尔德享誉世界的童话,他在故事中倾注了关于美和道德的探讨,如果绘本将美的东西删减掉,只关注故事中道德的成分,那就完全违背了作者的艺术追求和非凡哲思,我们总是倾心于向年幼的孩童生硬地灌输合乎道德的概念,把美置于道德之后,这种导向令我陷入担忧。

混沌世界中,我们首先应该关注的是美,是由美向内心的投射,是物质与精神交融的震颤。小燕子为什么脱离队伍,迟迟没有南飞,因为他“爱上了那株最美的芦苇”;他温柔地告诉王子,他的伙伴们“正沿着尼罗河上下翻飞,一边跟大朵的莲花说话”。而王子,更是美与道德的结合。他生前,是王国里最快乐的人,死后被铸成雕塑,“浑身贴着纯金的叶子,眼睛是两块明亮的蓝宝石,一块巨大的红宝石镶在他的剑柄上,闪闪发光”,同时,他悲悯,站在高处观察“男人和女人的痛苦”,为了缓解这些痛苦,他舍弃了物质的美,或者说,将物质与精神之美熔合,铸成了永恒,并被上帝请进了黄金城。王尔德的作品极其重视对细碎的描绘,所谓“一花一天堂”,细小之中亦有光,亦足以笔下生花。

对于年幼的孩童,还有什么比学会从平凡的事物中发现美好而更要紧的事吗?

对美的寻找,才是生命的真正奥秘。

                          ——《 道林 . 格雷的画像 》

我的生活大多时候是缺少专注、容易被分散的,—— 被新奇的、美的、夺目的事物分散,这教人苦恼不已。对这个问题,我穷尽所能进行反思,将问题的根本归结于从小缺少对美的训练。没有品鉴,就没有目的,没有目的就缺少专注。专注力本身就是一种对美的追求,它把目光聚焦在一个点上,聚焦会产生出巨大的能量,从一小点扩散开来,这种扩散存在着无限可能,又正是无限的可能充盈了整个生命,而这,就是幸福感的来源。

巴黎的博物馆之旅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随处可见的素描者,幼年的、青年的、老年的,他们或席地而坐,或撑一张便携凳,一支笔,一个画板,静静地待在速写对象的面前,无论时空变换、无论游人如织,面前的真迹具有超越一切的引力,人流中、声音中,感官可以接受到的是真正的美,而不是琐碎的侵入。我看到坐在《胜利女神》前用蜡笔作画的男孩、看到《断臂维纳斯》旁用铅笔反复勾勒轮廓的女士,看到一队队席地而坐专注上课的学生,我也看到无数从上百上千年历史前匆匆经过忙于合影留念的游人。

我羡慕在美的熏陶中成长的孩童,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终究不会将艺术作为自己的谋生手段,但对美的探索必将指引他们走向更广阔的生命,并且,过程中更能分辨并排除与美和终极相背离的干扰。的确,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信息在我们身边爆炸,短短的生命之路却被雾霾萦绕,若没有美的引导,必定步履蹒跚、枯燥迷茫。

雨丝 摄
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温夫人的扇子》

美是目的,也是陪伴。追求美,似乎是生命的终极,其实,学会让美萦绕左右,更是一种接纳生活馈赠的能力。

花开花落、叶荣叶枯,四季轮回、生命循环,我们从这个循环中破茧而出,跟一朵花一起发芽、成熟、盛开、凋零,然后又回归这个循环。无限的循环究竟是有意义的存在还是无意义的虚无,本身很难定义。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循环产生出了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创造了美,也滋生了恶。我们,作为循环中出现的偶然,注定要追随美的一方以期抵抗恶带来的黑暗。

儿童就是我们能创造出的最伟大的美啊,他们就是星空,是可以照耀世界的灯塔,驱散头顶的雾霾、生命的哀伤、暴虐的光。他们稚嫩的肌肤、清澈的眼神、无邪的语言、敏锐的视角……没有哪一点是在大人之下。虽然,他们的确需要陪伴和引导,但我们有什么资格将自己塑造为他们道德的标杆?怪不得天使样的孩童随着年龄的增长,再难保持伟大的天真,因为,正是不懂美的成人亲手扼杀了自己创造的美!唯一可以创造的美!

不懂美的欣赏必定不会把握,不会把握就会消沉,消沉带来下降,下降,会降到低于尘埃。与尘埃同在,生命的星光将消失不在。

雨丝 摄

我承认,我觉得美比善更优。我当然也认可,善比恶强。                  

——《 道林 . 格雷的画像 》

回到美与道德的话题,为什么美是先于善的?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我们需要先认识美才能知道丑,知道了善才能了解恶。

没见过湖水清澈的美,怎么了解环境污染之恶?没见过大海广阔之美,怎么体会人心狭窄之恶?内心没有一个美的标杆,如何确定自己向往的远方能有一个明确方向,抑或只是随波逐流?

蔡元培先生说过“美育可以代替宗教,美育是最重要的、最基础的人生观教育”。 在教育孩子学习英语、拼音、数学之前,先为他们的思想注入美的因子,让其养成崇美尚美的习惯,我们才会教育出更忠于生活、懂得自觉追求的孩子。

在自然中听一朵花开的声音,观察中捕捉美;流泪时看看肩头洒下的星光,破碎中重拾美;琐碎生活里重复着技艺的锻造,追求中摸索美……提高审美的价值,将美升华为生命的过程和目的,我想,这才能成为我们为之努力的生活之意义。(完)

雨丝 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