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10 斗智(下)

96
灵夜狼 8f477bb4 07b2 4877 934c 5828bc13f836
2016.12.20 08:04* 字数 1780

←9  老兵

【斗智(下)】A.D.2015

  这哪里是在斗智?这分明是在斗勇!

  那人并没有进一步行动,我听到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也许是因为我已按他计算好的路线走了一遍,他觉得没意思?如果他杀死我,那么他岂不是按我想的那样来了吗?所以他没有杀我。可我不敢贸然离开,我要让他一直以为我认定他要杀我。越是如此,他越不会动手。

  这夜,我干脆蹲在充满霉味儿的废纸箱中睡了,次日清晨再跟做贼似的溜出楼,他好像已经离开。是啊,谁有耐心等我一夜?再说他已放过了我。

  路过垃圾房,我心有余悸。之前发生的一切如同噩梦,我不敢再多管闲事钻进垃圾房一探究竟。

  下午我从家里窗户向下望,发现垃圾房四周围满了人,警车停在一旁,让我心头一震。

  终于还是……

  据说在垃圾房中被发现的只是被啃食得残缺不全的人类四肢。尚无人找到头和躯干。这件事一时闹得小区人心惶惶。我也低调地过日子,生怕那人后悔,过来找我。

  夏季炎热,没几天,被弃他处的受害者躯干也被发现——就在我那天藏身的纸箱旁!

  从头到尾,我都被他算计了。

  至于头部,我想,它一定会出现在更叫我意想不到的地方。会在我家吗?我终日惴惴不安,把家里彻底打扫。无论这是否在他的算计之内,我都要这么做,就算是给自己心理安慰也好啊。

  又几日,他给我写信:“人头在七号楼三零六室。”

  我思索片刻,后背湿透。

  那里……就是我曾想嫁祸的人家!

  第二天,又来信:“别报警,报了他们也破不了这案。我只想收藏仇家的人头,不会再杀人。”

  我根本没有报警的想法。

  忽然又拿来打火机,将两封信都烧掉,烧成了灰。

  全身冰凉,冷汗汹涌。

  我输得很彻底。从一开始就输得很彻底。


【虫洞】A.D.?

  说不清是多少年以后的未来,虫星人开始了它们的虫洞旅行。

  什么是虫洞呢?虫星人是这样解释的:

  比方说一只苹果上有A、B两点,从A到B,如果直接从苹果表面过,距离肯定比从苹果内部过要远。从苹果内部过依靠的是通道,吃苹果的人叫它虫洞。虫洞大大缩短了空间上从一处到另一处的距离。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虫星人进入虫洞。

  虫星人离开虫洞。

  然后,“啪叽”一声摔落在地,进入与原来一样的新世界。

  “妈妈,有虫!”小女孩哭着扔掉手中的苹果。

  人类,何尝不像虫星人。


【梦】A.D.?

  最近她总是梦见自己揉一只小黑狗的脑袋。

  她还记得七岁那年她从路边救下一只小黑狗,取名“小黑”。五年后,小黑狗为保护她而亡。她再没养过别的宠物。

  五十岁的她已寡居多年,膝下无子女,或许因为太孤单,才梦见了小黑狗;可梦里那触感又太过真实。

  这样的事已持续有一周。

  警察上门,对她说明来意,她脸色煞白。不过一会,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家里找出一二十来岁行为似狗的男子,押送回精神病院。

  “他从出生起就幻想自己是一条名叫‘小黑’的狗。”警察解释道。

  只有她明白,他没有在幻想。

  他只是分不清前世今生而已。


【灵异】A.D.2015

  什么是灵异?我向学姐请教了这一问题。学姐思索片刻,回答我:“就是有鬼的奇闻异事吧。”

  我看了看平凡的学姐,心想,这么说的话,学姐的故事就不能算灵异了,顶多是“一只女鬼的日常”。

  学姐察觉到我猥琐的小眼神,连忙向后飘了飘:“田园你要是再盯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这话说的,弄死就弄死吧,终于有了点灵异故事的感觉呢。我不禁自行脑补学姐张着血盆大口从厕所里钻出来怒追我十层楼的场景,那一定很刺激。

  “学姐,要不你去吓吓学弟学妹给我点素材写呗?”我哀求道。

  “不!”并不乐于助人的学姐生生回绝了我。

  所以我写不出恐怖故事,只能写点这种灵而不异的日常。


【青灯】A.D.2005

  小学时有阵子家里人比较忙,放学后我只能一人走回家。回家得过一段没路灯的小路,漆黑一片,没车没人,连猫狗都没有,不用担心黑暗中踩到狗屎。那时候我胆子小,第一天走到一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那么蹲路上抽泣起来。

  恍惚间听见一位姐姐的声音:“小妹妹,你怕黑?”

  我点点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在这里哭成什么怂样都无所谓的,反正别人看不见。

  那声音没再响起,我瞪着一双泪眼见得路两旁亮起灯来,不是电灯,而是那种复古的纸糊的灯笼,浮在空中,里头火焰发青,跳跃着,燃烧着,勉强照亮小路。

  我被吓怕了,拔腿就跑,跑上有路灯的大路,回头一看,那里又是漆黑的。

  之后的几天,每天晚上走过时,都见这条路浮满青灯。直觉告诉我青灯无害,渐渐地我竟将它当作风景欣赏,走小路总要放慢脚步。

  不用独自回家之后,这条路再没亮灯。偶尔做梦,还能梦见那幻境般的场景。路的尽头有一青衣女子,我看不清她的脸。

11 故宫

目录

灵-旧版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