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你十年,也爱了你十年

乌镇,一个集聚了所有江南特色的地方,隶属于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西临湖州市,北接江苏苏州市吴江区,地处江南水乡。

初秋的江南古镇,悠远而安静。在江南细雨中,撑一把纸伞,在长而狭窄的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散步,略带点忧伤的惬意,步伐缓慢,随雨而走。

沈便是出生在这么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小桥、流水、人家,炊烟袅袅,瘦瘦的乌篷船、长长的青石路、窄窄的街衢、幽幽的水巷。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才能孕育出沈这么有才华的女子。

沈写得一手好诗,独有江南特色的样子,小巧玲珑,温文尔雅。她含蓄而不做作,厌恶世间一切的不公,多愁善感,用现在的话来说,与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左右在一次游玩乌镇中遇见她,弯弯曲曲的江南河流,月牙形的拱桥上,一位穿着一身碎花长裙,温婉娴静的女子映入左右的眼前,她冲左右微微一笑,沉静使她魅力四射。微风细雨中,沈就像春天那样山花浪漫,微微一笑更是温婉如水动人。

左右再后来说道,我很有幸能去乌镇,让我体验江南之美,更幸运的是,在江南的乌镇让我遇见了她。

左右与沈一见如故,左右有着一身抱负无处施展,沈的才华让左右惊艳,两人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沈邀请左右坐乌镇的船,看一看江南的水乡。

多少文人墨客都赞叹江南之美,江南的水,江南的柳,江南的桥,还有江南的女子。左右和沈谈了许久,聊了梦想,聊了未来,聊了爱情,聊了归属。天色渐暗,沈作告别,左右颇有一番不舍之意。左右给沈留下了联系方式,沈给左右留了一包香囊,作为纪念。

左右说,那年他们约好了来年还在那个月牙桥相见,可是等到第二年左右再次来到乌镇,在那等了一整天也没见沈来赴约,最后失望离开。

我记得左右跟我说过映像最深的一句话,“我从未见过如沈一般优秀的女子,也没爱过比沈更难忘的人,要是还能再次遇见她的话,我一定会告诉她,我在你家旁等了十年了,也爱了你十年,你的香囊依旧还香,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亦如此,只不过我想娶你了。”

左右说,不管她当年因为什么事没来赴约,总之,在我的记忆里,她的笑就如春风过境。

左右与沈十年没见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