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同过窗》——任先生,嬉笑面具下的你,愿被世界温柔以待

前几天在好友的强势安利下,我点开了《一起同过窗》这部大陆网剧,不得不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就给了我很大惊喜。这部剧又被称为:大学流水账。顾名思义,就是讲述在大学里的生活。

而这部剧和以往青春剧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高富帅的男主,也没有白富美或是灰姑娘属性的女主,有的只是一群平凡的大学生。

在剧中的九人,他们是主角又不是主角,每个人都没有所谓的坏人之说,在他们身上我们似乎都能看到自己影子。

而在这其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属任逸帆,在剧中又称他“任先生”。

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任先生并无多大好感,因为他花心、油腔舌调、又特别轻浮,所以我的关注点大多集中在其他人身上。

可是随着剧情的展开,我对任先生慢慢地开始改观。

他会在别人说钟白坏话时,挺身而出,并霸气回道:''在我面前还没有人可以吼钟白!"做着他好友的后盾。

他也会为了自己的好友路桥川而去找林洛雪,警告她不要再诱惑路桥川。因为路桥川与钟白是任先生的挚友,而钟白喜欢路桥川已经整整十三年了,但是路桥川喜欢的却是校花林洛雪 !

任先生知道路桥川定力不强,林洛雪稍加诱惑路桥川就会缴械投降。而如果路桥川与林洛雪在一起,那么钟白必定会为了她的自尊心而原理他们,从而,他们三个人就不会再走在一起。

任先生虽知警告林洛雪并不妥当,但他还是做了,因为,他很珍惜他的两位挚友;也因为,他害怕孤独。

任先生虽然在剧中的表面是一个轻浮的情场浪子,但那只是表面,他的内心深处却是孤独的。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回家过年那一段。在任先生七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而任先生也似乎就在这时突然长大了。

每次过年的时候,在晚上12点之前是在父亲家度过,在12点之后是在母亲家度过。

当有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这样才团圆啊!”

当任先生说出这句话时,我不由地心里一窒,因为任先生的语气里充满了自嘲与悲伤。当他和路桥川与钟白在店里喝酒,说出那句:“我七岁的时候很乖的。”

我不由在任先生身上感到一丝落寞;当他在餐桌上教育无理取闹同父异母的七岁弟弟,而他的父亲却对他说:“你能不能有点礼貌,让一下弟弟,你的弟弟才七岁而已。"

“我七岁的时候没人教我什么是礼貌,但我七岁的时候什么都懂了!"

看到这里,我不禁湿润了眼眶,更多的是对任先生的心疼。但幸好,任先生还有他的两位挚友:路桥川、钟白。

大年三十,任先生不想‘破坏’母亲的家庭,所以在晚上搭乘计程车,漫无目的的望着窗外。

因为他觉得自己不被需要,任先生那一刻心情应该是很孤单的吧。当钟白在12点打电话告诉任先生下车,让任先生抬头看时,烟花在黑夜中绽放着它们的色彩。

"任逸凡,你看到了我和路桥川放的烟花了吗?对了,你应该看不到,我和你说,那颜色是绿的紫的红的绿的紫的,看到了吗?’'钟白在电话旁兴奋地说道。

而任先生早已泣不成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像任先生说的:‘'我没有家,也许会一直没有,但那有什么关系,我有,家人 ! "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就禁不住掉落下来。为任先生心疼,也为任先生开心,至少他不再孤独。

其实在我们生活中也有很多像任先生一样的人。他们用嬉笑的面具伪装自己,你认为他们很快乐,其实并不是,在面具下,他们也有不为人知的悲伤,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看完任先生,我不禁想到我的同学,姑且称他为小苏吧。

小苏是一位帅气而又开朗的男生,在上大学的第一学期开始就被选为军训负责人,然后被选为班长。

在大一的新生中,我认为小苏算是人缘很好的。在组织活动是同学们会积极参与;在社团中和同学打成一片;大家有什么活动都会叫上他。

而这样有人气的他,居然有一天会和我说他觉得自己很孤独 !

我惊呆了,第一反应就是:你在开玩笑吧?

但是他的神情很认真,和我讲:"虽然感觉自己在学校各个地方都有认识的人,但是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深交的朋友,很孤单。说实话,我还挺羡慕你的。”

羡慕我?难道是羡慕我有一个不靠谱的死党吗?

从和小苏那次的谈话中我懂得:‘朋友’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有两三挚友足矣!就像任先生,虽然他没有‘家’,但他有‘家人’,而他的家人,就是他的两位挚友。

就像马库斯说的:朋友,可以把快乐加倍,把悲伤减半。
而伯纳尔认为:真正的好朋有,应该在你得意的时候,只有邀请才来;在你失意的时候,会不请自来。                                       

而任先生,很幸运,他的朋友,刚好就是这样的人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