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那个说爱我的男人变成了大猩猩(3)

06

大家都被她吓到了,自动搜索词语打算安慰。没想到,冰冰抬起梨花带雨的脸,破涕为笑:“妈的,老娘终于做了一件英勇的事。”

我从床上立起来,欢欢和柳柳也惊愕地把脸转向她,大家顿时语塞。

冰冰继续说:“我终于,人生第一次,在我生日这一天,找一个人来表白了。”她这时已经是一脸得意,先前的眼泪和鼻涕早被消融在笑容和得意洋洋里了。

猴急的欢欢赶紧追问:“谁那么有福,被你表白了?”

冰冰扫了一眼大家,收起笑容:“这个嘛,暂时不能说,等成了以后,大家不就知道了?”

柳柳赶紧凑过去,拉着冰冰的手腕,使劲摇起来,用撒娇的语气哀求道:“冰冰女神,你这是要急死我们呀,你说吧,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眼,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袭来。冰冰没有谈恋爱,她表白的人是谁?估计这个人现在应该已经飘到九霄云外去了吧。

我再次打量冰冰,她是那么青春,马尾辫,背带裤,小凉鞋。她笑起来是那么自信,仿佛这世界上的东西,只要她想要,就没有不乖乖就范的。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卑中,久久不能出来。

欢欢一声尖叫把我从思绪里拉了回来:“什么?居然是他,我们都以为你俩早就交往了呢?”

果然,是他。冰冰果然喜欢他。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喜欢冰冰吧。

冰冰眉飞色舞地讲述了她潜进男生宿舍的经过:原本她想借着还书的理由进去的,没想到那宿管阿姨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说“扔这吧,他路过我给他。”冰冰赶紧改变策略,对宿管说:“哎呀,阿姨,是这样的,我呢,是他们班长,辅导员说了,让我上去查他们寝,看看这些男生有没有打游戏,用快播进不文明网站,哈哈……最近我们班申请五四红旗班呢,那个……你就让我上去吧,我可是任务在身呢,阿姨……好不好?”

冰冰说,她使出了给她妈要零花钱的本事,也顺带用了他爸教她的随机应变精神,对阿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软磨硬泡,终于获得首肯。

她一溜烟爬上7楼,接着就是如何敲开寝室门,在臭轰轰的男生宿舍,被几双眼睛的注视着,光荣地站在凳子上发表着自己的爱情宣言: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眼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

我的心狂忘地跳跃,

为了它,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神情,有了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是普希金关于爱情,最热烈的诗歌。是呀,我们都是20岁,和普希金当年写这首诗时一样。

她激情澎湃,男生们一阵欢呼,冰冰俨然一个烈女形象。

柳柳眼睛瞪得圆溜溜,咽了口唾沫,问到:“好酷啊!枭什么反应?是不是沉醉不知归路?立刻拜倒在你脚下?哈哈……”

这一问,冰冰泻下气来,略带失望:“可惜,他不在寝室。”战斗失利的母鸡,铩羽而归。

“咦……那他岂不是错过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冰冰女神,你怎么也不等他回来再发挥呀?”这回欢欢的八卦脸也有了几分失望。

冰冰说:“其实吧,我也想过等,可是如果我不一鼓作气,只怕再没这勇气了。有时,那种冲动就像……就像青春期,过了这村,没这店。好像不太恰当,我也说不清。”她的脸红了,还是第一次。“不过,我已经让他们宿舍的人转达了,并授意可以尽情发挥,情节可适度夸张,核心思想不跑偏就行。”

欢欢若有所思,拍马似地点头。

冰冰突然转过头问我:“长歌,枭的室友说,他去图书馆了,你看着他没?”

“我……我一直看书呢,好像……没看……着吧。”我含混不清地回答。

今天下午的场景又在我大脑里闪现,那句:“你的眼睛明明说不喜欢我”,“难道这也是假的?”在我的大脑里打秋千般,荡了好久。

冰冰不满意地自言自语道:“这个木头,跑哪去了?”

我明明没关注个这个男生啊,为什么会那么难过?我在心里默默问自己。


PS:女主人公更名“长歌”,防止大家误会,特此说明。

(未完,待续……)



【精彩回顾】

那个说爱我的男人变成了大猩猩(1)

那个说爱我的男人变成了大猩猩(2)


渔唱唱:文学硕士一枚,喜欢用写作来剖析自我,希望找到度过焦虑期的法宝。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乃人生一大幸事。如果我的文章有一丁点触动到了你,你也知道原创不易,就点个赞或评论下吧,说不定我们是一路货色哦,O(∩_∩)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