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年少,化泪成殇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青春洋溢的年华,总是美丽而苦涩的。青春之旅有很多驿站,很多人慌乱地想要逃离高中港,过后发现自己即使泪流成河也淌不回那个大渡口。

高中生活可能说来乏味,无非三点一线,恨不得有分身术。绝大多数高中生只能把十多年的学习成果压缩到两天来证明,说是殊死战也不为过了,这让年轻的孩子们压力很大,力不从心。时隔多年,那群2013届高中生的故事,记忆犹新,刺痛人心。

高一下期文理分科后,文科4班迎来一名净身高173、身材迷人、面容姣好的女班主任,以及全班共62(女生40,男生22)名学生。谣言传此周姓数学科女班主任是“空降”、“花瓶”、“上位”,再加上这一整个班的数学平均分儿一分班就是年级倒数第一(平均分18.83),实在低得过分可怜。周师为了重振旗鼓,严整班风,第一周就把女生男生分批次逮到办公室亲自剪指甲剪头发,班上22个男生有14个硬是以各种理由被劝退,别的班级调侃那8个男同学说:“哟!剩下的都是精英加强版啊!”

周师初期把所有精力都用在提高班级数学成绩上面。那时每天如果从早到晚要上13节课,那么有5节都是数学课,此外还会用中午加下午吃饭时间进行魔鬼补习。同学们一下课就去办公室向别的高年级老师讨教难题,经常碰一鼻子灰,还是厚着脸皮问,说得夸张点,有再烂的底子的同学们在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下就算闭着眼睛考试,也不至于再考出那么“不给面子”的18.5了,于是一学期以后的期末考试,4班的数学平均分儿提到91.3,进步之大,举班同欢啊!

周师为了保证“学生质量”,一律拒收转学男生,天知道这是什么逻辑?4班的8位男同学们时常在体育课不约而同的清一色白衬衣,40位女同学反而扮得霸气侧漏。学校一有体力活儿男生们都不动,久而久之女生们也就习惯了女汉子的生活,自己搬书、换水、运器材…高二上期班上转来一名另一所学校的级花,长得确实漂亮,于是乎,花容月貌的蒲蒲吸引了全校师生的瞩目,一下课那班级门口啊窗户的就趴满了一堆一堆的围观群众,奇葩的是,校友们发现,原来4班那一大群女生,基本上都是些姿色颇佳的美女。所以后来4班就有了个别称叫做“美女班”。

之后的日子都是在忙碌的学习和考试中度过的。老师发试题的速度像飙子弹,学生吸收的速度像龙卷风。记得那时每天晚上都会熬夜学习到1:30之后才睡,早上最迟6:30就得起床,中午午睡10分钟以内,大多数时间早饭在路上解决,中午啃面包,晚上吃泡面。很多时候老师在上面讲课,我们在下面吃东西,学生至少还能边听课边吃泡面,老师差点口水都不够咽。那时候挤时间真的像挤牙膏,上厕所小号来去如疾风,大号深蹲背单词。课外活动就是知识竞赛,课外阅读都是英文名著,现在都记得老师的煽动语:拿到名次叫做运气来,没拿名次那叫有气度,读懂的是博学,读不懂的叫爱国。那些现在看来魔鬼生活一般的不可思议的非人日子,就那么不留痕迹的成为过去,跌入滚滚时间长河,无人问津。

虽然4班分班时数学成绩倒数第一,但语文却是年级第一,年近四十气质不减的语文老师很是引以为豪,每次考试过后都会送全班同学没人一本书。整个高二,每个人都是神经紧绷,丝毫不敢懈怠。不久后,4班就成了除实验班外整个高中部最好的一个班。所有人都围着自己的目标转,不八卦隔壁班的痴情汉半夜为了见女朋友翻窗摔下,不在乎实验班那个跟男朋友私奔的学霸会不会在高考前回来,不围观帅哥的篮球赛,不知道还有一件事情叫做谈恋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费太多时间在学习上,这并不是一个团结的班级,私底下划分出好多个小集体,女寝114就是个例子,室长骆馨经常夹在中间,两头不是人。在一个女生较多的班级,矛盾不那么好化解,也一点都不重要。4班的一切从开始到结束,都与众不同。

虽然班级整体不和,但老好人的骆馨在寝室里也有几个要好的闺蜜:陈思,李静和阿木。在那所半封闭式管理的中学,每周六下午到周日下午可以出校门,骆馨几个每周有个没出息的念想,休息日出去吃一顿油炸土豆。不曾想,几年以后,学校外面的那家土豆,都是这几个长大了的姑娘必去的约会点,好多年,怀念并深爱着。

都说高三是越紧张的时候,对这几个姑娘而言,可能是她们一生中最放纵的时刻。周末测试的增加,使得每周一聚已不能满足她们,室长骆馨带头,去班主任办公室偷假条,签上四个人的名字,跑出去吃后门的蒸饺,跟着大妈们跳广场舞。时间够的时候去后山农民的地里摘橘子、挖地瓜、刨花生,就是那片土地下面,有个斜坡,漫山的深草顺风飘,差点要遮住坡底下的隧道,山的对面是山,中间躺着一座湖。骆馨记得,发现那个新大陆的下午,夕阳快要西下,三寸日光散入湖底,湖面微波荡漾,激动的女孩儿们对着大湖高声呐喊,声音从隧道里绕了一圈又一圈,回荡在山间。后来只要心情不好了,她们就会跑到那里,尽情呐喊,那里会有微风拂面过,会有润雨细无声,有世间最好的安慰。

每个周六,不玩儿到天黑,她们是不会回去的。有一次那个小县城刚刚修起来一个大公园,里面有五颜六色的地灯,骆馨和陈思把脸贴在灯旁做鬼脸拍了好多照片发在空间里,回去的时候为了抄近路从一栋黑漆漆的空房子里穿回去,晚上掏出来看的时候把自己吓到,不自觉的脑补起黑房子,匆忙删掉,依然好几夜睡不着。

陈思是个很受男同学欢迎的女生,骆馨的每个课间都是在带着陈思到处躲疯狂的男同学们当中度过的。骆馨觉得自己很怂,通常在女厕所躲自己的追求者,好像这种怂样至今都消失不了。李静是四人中最倔强的,累死痛死不坑一声,摔折了腿硬要自己走到好,是其她三个人天天轮流“强背”才作罢。阿木脾气爆,整日没心没肺的活,气死人不偿命的性格,自从有一天她突然从安静得听不见一丝蚊子声的教室里冲出去,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嚎啕大哭两个小时的时候,我们才真正了解她。骆馨每天晚上都会跟朋友们在长廊嘻笑打闹,有时撞到意外出现的男同学,引起一片起哄声,有时吓错过路的无辜同学,尴尬好久。

她们明白,每个人都是竭尽所能地在承受各种压力,每个人都有本难念的经,每副面具永远不是自愿戴。那时候最怕闺蜜把自己关进厕所,最怕看到室友躲在被窝里抽泣,最怕打败不了自己。高考倒计时在进行,或十六七岁,或花季雨季,4班的青春义无反顾的献给了高考,在那些个无比煎熬的日子里,为未来流过泪,为朋友流过泪,最终在一次次的痛哭流涕中,慢慢长大,把自己伪装得百毒不侵。

4班是全年级唯一一个没有班服的班级,哪怕到拍毕业照那天也没能让相框里的脸看起来幸福一点,哪怕一点。这是一个,旁人永远读不懂的班级。她们不愿认输,哪怕遍体鳞伤。

高考过后,考完口试,骆馨跟阿木她们相约去小城南区吃火锅,每人喝了一纸杯啤酒,那是骆馨17年来,第一次喝啤酒,唯一的感觉就是全身发麻,骆馨觉得自己的指尖可以电死小蚂蚁,骆馨从来没有想到过,几年以后,自己会对啤酒上瘾。夜幕降临,校门口正门的牌坊彩灯亮了,四个人在牌坊前面拍了离校前的最后一张照片,一张看不清所有人的脸的,模模糊糊的照片。骆馨记得,那天晚上的楼梯,爬起来好累,像未来一样长,好长。

骆馨曾说,毕业之前一定要想办法避掉监控,“偷”一片学校的银杏叶作纪念,地上捡不到,一是毕业季无枯叶,二是卫生区的同学太敬业。然而这个小小的愿望,阴差阳错的没能实现,那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遗憾,都是无法感同身受的痛。

4班挥别高中了,带着他们认为不那么尽人意、显实力的成绩,带着他们几乎倾尽天下换来的结果,各奔东西。

骆馨毕业了,那年她17。

那时年少,她们化泪成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雁南飞兮 一 那年寒假,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路面速结冰冻,封锁住了东嘎村通往沙场镇的那条柏油马路。 ...
    雁南飞兮阅读 358评论 2 6
  • ATTENTION今天,YHOUSE悦会为您精选6月23日在上海学习夏威夷呼啦舞蹈的活动,让您了解呼啦舞蹈的魅力,...
    yhouse悦会阅读 192评论 0 1
  • 今天我和我爸爸还有我妈妈还有我爷爷还有我奶奶还有我哥哥还有我姐去地里掰玉米去了,我们忙了很长时间,这就是忙碌的一天啊!
    李嘉宝1阅读 30评论 0 0
  • 《摩登时代》(Modern Times),是查理·卓别林(Charles Chaplin)导演并主演的一部经典喜剧...
    清水无香LY阅读 174评论 2 1
  • 亲密的关系,…这个并不是我喜欢讨论的东西 熟识我的人知道我一直把亲密的关系处理的一团糟,可能我想,这个也是要讨论的...
    茜草和小丑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