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3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李小胖的妈妈


瞟到章母不赞同的目光,章父连忙话头一转,道:

“浪费粮食确实不好,不好.....”

章母看到他这样,不知怎的竟“噗嗤”一笑,而后又立刻扳起了脸,道:

“别看小姑娘长得好看,就心生爱怜,我儿子将来肯定不能找这样的媳妇儿。”

说到这儿,章母眉头一皱,苦恼的说了一声:

“江南这个清冷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怎么上了大学还没交到女朋友呢,愁死我了!”

章父看到章母这副样子,倒也不安慰,直言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他能给自己生个孙女抱抱,无所谓什么时候交女朋友。

章母斜睨他一眼,吐槽:

“我看你是想要闺女想疯了。”

章父也不否认,和章母一块儿进了病房。

看到章老爷子已经醒了,两人赶忙上前,嘘寒问暖,话说,这章老爷子跟老太太向来感情深厚,老太太过世的时候也曾大病一场,后来身体就有些不大好,然而这次住院,却是有些蹊跷,不说章江南,其实连章父章母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此时见老爷子醒过来,章父上前给喂了水,章母也手急眼快的递上纸巾,按下铃声,不一会儿的时间,主治医生及护士一众鱼贯而入,差不多填满了整个病房。

其中不乏前来看热闹的,毕竟军区首长,百年难得一见,不过还没看到首长真容,便被警卫员“客气”地请了出去。

专家联诊之后,得出老爷子目前血压算是控制住了,暂时处于稳定状态,也还好就医及时,并未出现出血现象,可以继续留院观察或者回家找私人护理。

老爷子直言自己好了,不能占有公共资源,强硬的出了院、回了章家大宅。

到家喝了杯茶,不等章父章母追问,老爷子就把他们叫到了床前,主动说起了自己的病因:

话说老爷子前辈子为了国家和民族征战沙场、半生戎马生涯,后半辈子,不说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自己也算是为了国家鞠躬尽瘁了。

他弃文从军的时候,曾经当着自己个儿的爹发誓:

不会以权谋私!

然而世事难料,而今,他曾经的警卫员汤某、一手教出来的好苗子,竟然成了个搜刮民脂民膏、贪污老百姓血汗钱的王八蛋!

而且事情败露,想的不是如何补救,而是跑到他这里来,寻求庇护,没有丝毫的悔改之心,令人心寒!

说到这里,老爷子不免情绪有些激动,章父章母安慰许久,老爷子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不仅表示自己已经义正严辞的拒绝了他,也要求章父一定不能帮忙,另外还在话语中敲打了莫母,家里若是还做生意,就正正经经的做,绝不能做什么收受贿赂、以权谋私等见不得人的勾当!

最后,老爷子还语重心长地说了句,若是以后江南毕业,不想从政,谁都不准勉强他,这里头的水,深着呢!

他老了,章父不久也能功德圆满的退休,章家走到这一步,也算是祖上积德的好福气,不要再奢求太多,殊不知树大招风啊!

章父章母连连点头,若说他们原来还对着江南有什么从政的期望,此时也消退了不少,毕竟,他们就这一个儿子,没有老爷子保驾护航,他们也怕,江南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老爷子说完一席话,已经累的出了汗,章父章母叫了护工进来侍候,两人也回房稍作休息,就江南工作的事情达成共识:

孩子大了,让他自己去选,他们最多建议,不再过多勉强......

话说,章江南下午上完课,便接到父亲的消息,说是老爷子出院,回了老宅,他暗自思量一番,给奕欢发了信息,说自己搬回家住,有事儿电话联系。

他是想着两人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可爷爷年事已高,于情于理,他都要多抽时间回去陪着,他也算是在爷爷膝盖上长大的,江南也不想,老爷子走了以后,他再来遗憾什么。

等他回了老宅,奕欢才慢半拍的看到他的信息,虽说回家陪家人是对的,但奕欢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他们已经几天未见了。

若是正常上课、忙社团和学生会打杂、日常再做些兼职家教(自从给梁小玥做家教后,奕欢深入发掘自己的这个技能,目前已经完全get,并可以针对不同学生需要,加以灵活运用),自己忙起来,也就不怎么想他。

然而自习时、和杨雪她们逛街时、哪怕是午夜梦回,章江南的身影都会时不时的跳出来,让她日思夜想,却又不知所措。

难怪张爱玲会说:

“通往女人的心,要经过脐下羊肠小道儿。”

女生的心,是跟着身体走的。

这天下午没课,饭后杨雪和徐曼曼说是换季了要去买衣服,曲奕欢前阵子咬牙花钱买了件质量不错的毛绒大衣,还在心疼银子,委婉拒绝了。

她正独自想着章江南,绕着操场消食儿,却冷不防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受惯力跌坐在地之后,仿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曲奕欢抬头迷茫的一看,周围一片女生尖叫和男生的起哄声。

面前出现一只手,小麦色皮肤、手指细长,而后是一个大男孩,长的挺好看,然后,一手挠头,咧着嘴露出八颗牙齿完美微笑的样子,阳光的刺眼。

曲奕欢定神之后,委婉的拒绝了男生伸出的手,自己一下子爬起来,颇为心疼的拍了拍衣服,新买的呢,可不能坏了,这些踢足球的太危险了,她还是离远一点。

于是自动屏蔽了身后他人的起哄,以及那个男生那句:

“你叫什么?哪个系的?”

以及后面信誓旦旦的“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奕欢只关心,今天要不要主动给江南打个电话,吃个晚饭,看个电影神马的,毕竟,她有点想他了。

不过也没等她纠结太久,江南已经主动打了电话过来,原来,他知道奕欢下午没课,自己也就没有选修课程,正好空出半天出去,进行一下久违的约会。

奕欢自然欣然前往,赴约之前,还特意回了宿舍,扒拉出衣柜里的几件衣裳,上次淘宝买的有点起球了,一边想着贪便宜没好货,一边又看了下原来江南送的裙子,现在穿这个出去,未免也太美丽冻人了,pass......

挑了许久,还是没有定论,这时候门铃响了,曲奕欢还以为是杨雪她们回来了,头也没回的说道:

“帮我看看,哪件衣服能出去见人?我晚点和江南出去约个会。”

半晌没得到回应,奕欢回过头,看到的却是刚上课回来的莫琳。

只见她一身名牌加身,目光上下扫了一眼,毫不掩饰那不屑的语气,道:

“里子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乡巴佬儿,裹上块破布就以为癞蛤蟆能吃上天鹅肉了?简直是痴心妄想!”

(先更到这里,好困啊,得睡了,明儿还得早起带李小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李小胖的妈妈 江南适时地一手插兜,按下了录音键,用手机记录下了莫开搜刮民脂民膏的全部过程,揭开了帝都土地局贪污...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943评论 20 38
  • 看到十字小路,让我马上想到“曲径通幽”这个词。美丽的风景总是逃不过我的双眼! 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风景!我们应用...
    简简园长阅读 62评论 4 4
  • 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小不会记事,你在意过和孩子相处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么?如果可以选择,每个孩子都想要慈爱的父母。其实,...
    量子FEO阅读 25评论 0 0
  • 把文字 植入另一种空间 将禅意 覆盖另一种修行 震憾心灵之后 延伸着心灵震憾 何不 拆除灵感 为生锈的滑轮打油 在...
    如影悠然阅读 29评论 0 0
  • 不知道这是什么花,有人说是月季,其实我并不识得花。我只喜欢它那带着刺的鲜红,只知道它每年春夏秋三季都会开花,它是开...
    与你画夕阳阅读 70评论 8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