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法利夫人》被伪精致毁掉的女人


昨天趁手机充电的功夫看了《包法利夫人》。看完很气愤。为爱玛直到最后都没有清醒而气愤。爱玛一直活在虚无的浪漫主义里而为她的不成熟买单的却是她的丈夫和可怜的孩子


爱玛让我想到了在《沈从文和他身边里的人》里的九妹。沈从文很多小说里的原型。书中评价她道心性高傲,热情却没有心机,善良却不懂生活的女人。沈从文对她太深太厚的爱,化成太大太美的希望,这希望让她把太多的时间用于翻着字典去看《吉诃德先生》,不懂也还耐烦地读下去。结果,终没能让她成为专业人才,却滋长了高傲的心性,使她离真实的生活越来越远,却走进了欧美文学虚拟的美丽爱情中。


除此之外再冷静下来思考。爱玛周边环境无不助长着她这种风气。她的父亲希望她嫁给夏尔家里可以少出点嫁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罗多尔夫的别有用心。周围的风气。爱玛一开始也是企图通过婚姻来改善自己无聊的生活。当这一幻想破灭后开始寻求其它途径来解决。


再来看看其它人夏尔老实,勤勉,善良但对生活缺乏了应有的热情和浪漫,只是默默的接受父母给他的安排,同时也有一点小小的虚荣。莱昂聪明,浪漫,有自己追求,开始有些拘谨。到了巴黎之后沉迷于巴黎花花绿绿的世界之中,自身也受巴黎不好风气的影响希望通过一边迎娶有钱的遗孀一边养情人的方式来轻轻松松享受上流社会的待遇。罗多尔夫则是情场老手,对于他没有真情而言,在不停的厌倦和换新人。爱玛起初是充满浪漫主义的,对爱情充满着美好的幻想,不满足于宗教的条条框框束缚,以为婚姻是解药结果却发现婚姻成为困住她的牢笼。


爱玛的浪漫的有好的一面,让她打扮得体,谈吐不凡,把家里安排的很精致。但同时也是她的这种盲目的浪漫让她陷于巨额债务之中。爱玛只看到了上流社会优雅得体的姿态,不凡的用度,却忽略了这些都要依靠金钱来支撑的。


爱玛一直活在对未来的幻想中却一直忽略了身边人对她的付出。她的丈夫为她生病焦急,为了她有一个好的环境换工作,为她偿还债务,为着她喜欢买钢琴,让她学钢琴课。


每个女人都有对美和精致的追求。但这种美和精致要适度,量力而行,不然这些伪精致可能会变为致命毒药。浪漫不只有风花雪月也有平凡的陪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