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村落

昨日下午抵达婺源,太阳高照,热的够呛,有小伙穿着夏天的白体恤。

火车站广场的级别可够用,也没有围挡栏杆乱七八糟的东西,远远的看到雕像,好奇,走进看是铁路专家詹天佑。怪不得我打算住的旅店叫天佑,街道也叫天佑。

话说天气预报这段时间天天下雨,这早八点半来钟坐着公车走在路上,看前方天空这架势,以我的认知,这是一场大暴雨要开始啦吗?

结果,车拐一个方向,太阳光遮遮掩掩的从迷雾中露出,水面上腾起一片详雾,哎呀,真想下去拍拍照,远处的青砖黛瓦粉墙,朦胧隐现,这多漂亮啊?

联票包括很多屯子,五天时间随便进,咳声,时间不容许啊!当然得先去著名的5A的江湾,(其实,这也是我记忆力的一个小小失误)。


玉米粒和小米椒的原生态招牌。


喜欢这楹联!

站在教室窗下,听着特别应景的朗朗书声“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婉转婀娜,夹杂着邻班女老师的嘎嘣脆的高音“四方形嘛长方形”……,多幸福的童年日子!

不知道真是遗留啦几十年的,还是后整的?

左边一阵秸秆,右边一阵扇骨,搞不懂是祭祀还是?

祠堂门梁上精美的木雕和非遗展览室里的刨子集合。

爬上山腰的观景台,山脚的树木太茂密啦。好不容易找个豁豁,还得放大镜头,把旁边的树枝让过去!还行吧!

晒秋里的黄色,原来一直以为是苞米粒呢,才知道是大皇菊花。

景区里很安静,即便慕名来逛的人也不多,登上山腰的大概就我自己吧。

出来等车,打算去晓起。

中巴车师傅问我有通票没?我说有,他就把我放下在牌坊这,连个人影也没有,也没有查票口。

又喜欢这楹联啦!


砖雕,精细精致。


不知道这就是保留了几十年的墙画吗?这地方有三样特产,皇菊,樟木箱,歙砚台。

这菊花最后就是用这炉子手工烤干吗?不想买,就没敢搭茬问。

希望小学。

沿着菊花田地中的石板路,一直走到尽头的下晓起 。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有诗意的小村落。

走出来,已经是中午十分,一点才能有回江湾的客车,坐在路边歇息吃点东西。没看见从哪过来的一小伙搭讪,说他看见我从江湾过了,正好还有两位要回去,问我搭车吗?十块钱,贵出五块,但可提早四十多分钟时间,也行吧。

在江湾接着坐回县城方向的车,到汪口。

门口刷脸的时候,还堆积啦几个人,走几步就都没影了,整个屯中静悄悄的。

其实这些都是寻找童年时光呢


漂亮的油纸伞。

还在每天写天气预报,红色语录牌应该是新的。


古老的巷子,这些村落,与其他地方的古镇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真真正正就是人家生活劳作的家园,自然少有修饰。


家家门旁都挂着铭牌家训,有些学问深厚,有些通俗家和万事兴 。


河对面的村落,真是世外桃源。


嘿嘿,晒米,哈哈,我们吃的米粉。


上浇龙水碓,水利舂米的装置。

漂亮的马头墙,小青瓦,白粉壁。

挂在枝头的秋色。

出来公路边等车,最后一站,商业化的李坑。


进来检票门,还要走过一片田地,一架高铁横贯,破坏了宁静的气息。

这里人气略旺,一种是长枪短跑小飞机,看着他们就感觉浮躁,便站也不是走也不是,怕挡了人家的角度。

一种是水墨纸笔,安安静静,不敢轻易驻留,怕成了他们的笔下的欠儿影。

四周没人之处,赶紧掏出我的破手机掐一个,可别让人见笑。

我所关注的,必是少有人在意的,就是刚刚进来时绕来绕去好几趟的铺子都关着门。

还有河水已布满青萍,和这些闲置已久的竹排!


出来路边等车,没有第二个人。不一会,一帅哥停车问回县城,顺道,跟客车一样价格八块钱。行吧,第一次搭了不正规的顺风车。


卉2022.11.2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