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长歌

字数 1636阅读 28

          五月的灯火,闪亮夜空,悠悠淮河安静的躺在南阳大地上,已是深夜。一道人影若有若无,仿佛周身与夜色一体,数步后便停在太学门口,很快又消失在深园之中。

        普陀寺后山的小院里,盘坐轻捻佛珠的老和尚睁开了双眼,遥望京都,又很快闭上。

        “老师?”见一墨袍中年人入门来,还在抚琴的慕秋水眼中一喜,便起身相迎,并嘱咐锦鲤沏杯茶。“数年未见老师,弟子未能尽学生之礼,深感愧疚。今日相逢,愿老师长住,学生好侍奉左右。”

          “你个小丫头都长这么大了,有没有夫婿人家?先师走的早,我这个当老师的也该照料一二。”中年人挥挥手,似乎不愿在此行的话题上深究,转而询问起慕秋水近况,眼中满是慈爱。

          原来沈苍生当年科举的主考便是慕老太师,不仅在毫不相识的情况下力举他为当朝状元,更是有“经天之识,纬地之才”八字评语。后来沈苍生自然拜入老太师门下,虽治世政见迥异,时常争论,却又关系极好,堪称天下师徒的典范,后来老太师故去,风云变幻,心灰意冷的沈苍生也远离庙堂,求学山野。而慕秋水自然也认识了爷爷爱徒,那时的慕秋水才几岁。慕老太师对沈苍生期望极高,也评价极高,便让慕秋水拜他为师。后来才女之名满京都跟其也不无关系。

        “爷爷此生应是无憾的。”慕秋水眼中一暗,又很快掩去,“倒是老师,不好好治学,怎么管些嫁娶之事呢?”慕秋水也一改空谷幽兰的气质,在沈苍生面前淘气起来。

          “你这丫头,”沈苍生也没有往日的严肃,眼中满满的溺爱,“你从小乖巧懂事,我很放心,可是你终究是女儿家,婚嫁之事上难免不便,我这个长辈再放手,这事也需我出面才合情理。”沈苍生语气慈祥,又转而一变,“况且,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你啊,我放心不下。”神情严肃。

          “老师,家国天下我不懂,以前你和爷爷争论时我不懂,现在也不懂。”慕秋水起身深深鞠了一个学生礼,“真的值得一个又一个人为之去死吗?”

            “或许吧。”中年人接着说道,“不谈这个,丫头可看上哪家公子少年?老师去帮你拎过来。”

          “老师一代大儒怎么如今这般行径,可不像以前的书生模样。”慕秋水掩嘴而笑,打趣道。

          沈苍生哈哈一笑,不语。心界始宽,胸怀始大,自然不拘一格。

          “我从小虽得老师教诲负有才女之名,可也抛头露面不合礼仪,哪有哪家公子看得上我。”慕秋水一脸狡诈,也不知言语真假,“我还是长伴老师身边罢。”

          “你这丫头,莫要折煞我罢,你以为太学门槛踏破之事我不知道?恐怕是眼高于顶,看不上那些官贾甲胄罢了。”

        慕秋水闻言笑笑,也不言语,倒是自己抚起琴来。

          “况且我沈苍生的弟子,”声音顿时响彻屋内外,“谁敢言不配?”

          两人又闲了聊一会。

            “这曲子倒是不俗,只是有些伤命感时。”沈苍生忽然出言问道。“是你所做?”

            “不是。”原来慕秋水所奏乃是那日叶北游所教之曲。“是二殿下。”

              “原来是那小子,也难怪。”沈苍生一脸惋惜。

              “老师见过二殿下?”

                “见过一次,”沈苍生又回想起普陀寺那个顽强站立的少年,“可惜命不久矣。”

            沈苍生虽有心为天下而不喜朝廷,但其实他与当朝皇帝叶沧云不仅无仇,更是同为老太师门下,有着一份师兄弟情谊,可惜在儒家与天下的分歧中不得不对立。

              慕秋水闻言一惊,面色有些慌乱,“命不久矣?老师何出此言?”

              “气数!命数!”

              “望老师救二殿下一命。”慕秋水也顾不得再与沈苍生打闹,当下便行大礼恳求。慕秋水心中虽然不解老师所言,但也明白已叶北游皇子身份既有如此,那天下能救他的人就真的很少,如果有,那么眼前这位必然位列其中,儒家千年,只此一圣!

            沈苍生沉默不语,久久打量着眼前一脸焦急的弟子,终于发声道,“你喜欢叶家小子?”,慕秋水不答,只是面色恳求。

            “你先起来吧,大可不必如此。”沈苍生言语一顿,“我上京前,就得一位前辈所托救他一命。可是这命数的因果,却是无人能救。”

            慕秋水闻言年色一变,“老师…”

            “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能被儒圣称为前辈的,一个在京外微山,一个在武当金顶。

              而武当金顶那位,正一边给莲池中怒放的紫莲浇着水,一边轻声自言自语。

            “儒家积千年气运只出一人,有怎会只此一天人?”

            “有些事,天人不可为,但当己身入天人,又有何事不可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太学后府,一处小院内,一白衣白裙女子正随意坐在一处屏风后古琴前,右手托腮,左手举书,安安静静的看着古籍,...
  • 一片大乌云笼罩了整个天际,雨停滞天空之间像泪在眼眶盘旋,灰蒙蒙的天不知在压抑着什么,摇摇欲坠靠着高楼大厦才勉...
  • 前不久朋友圈热火朝天讨论一个背负高房贷二胎却面临中年失业的深圳IT男故事。 主人公由于不想接受海外派遣的工作调整,...
  • 这是在广场舞上的一幕。 小男孩要去骑自行车,奶奶不让骑。起初奶奶把小男孩从车上抱下来,紧接着又推搡着,架势看起来更...
  • 上周五的跑男,迎来了性格各异的几位公主,贾玲就在其中。整场跑男看来,贾玲无疑是所有女嘉宾里最抢眼的一位。即使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