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下江南,踏遍湖山

西湖以湖山景胜,沪宁以市肆胜,而隽秀清丽溧阳有湖伴竹,名天目,湖州有竹叠层山,炼名剑,号莫干。

这个春节,也是临时起意,我和家人一道,自北向南,车出山东,沿长江一路向南。

一行6人,丽元是老婆的闺蜜,带了4岁的和和,丈人丈母娘做后面,开了辆跑了17万的老奥德赛。

年初一,南京!


车上一路没人,青岛南京571公里,早晨7点出发,下午2点入住。阳光晴好,无风无雨。


假日酒店座落在玄武湖畔,周围城墙环绕,下榻之后漫步玄武湖,湖面如镜,映得水中半山半城。小和和终究没有坐上游船,然而一根香肠过后,孩子也就不在乎什么了。

从3号线上地铁,直通夫子庙,吃的是在一餐难求的南京大排挡,外面早就排了几十桌,幸而有个APP叫做美味不用等,早早定了位子。

南京人嗜鸭,桂花盐水冠绝天下,烤鸭包兼顾鸭皮鸭油香气,再点上一份老鸭粉丝汤,汤微白,漂粉丝鸭珍。一鸭三菜,或卤或煮,占据主席。

冬天早过了吃蟹时节,然而蟹粉混作肉馅做一笼灌汤小笼却依然可以当得席中酒伴,温一壶酒,就着肥肠臭豆腐,正对了我这口怪癖的口味。


晚上秦淮河人潮攒动,一派节庆的景象,穿过巷口,顺着人潮,宛如家乡庙会。


年初二,晨跑玄武,原来并不如西湖大,环湖城墙环抱,都是千古风物,墙体斑驳不知道多少故事,穿梭过火车站,和鸡鸣古铩,恰到东方泛白,行人稀稀落落多了起来。只是早就查好的刘长兴并没开门,只好胡乱将就一顿。


车出南京,一路南下120公里,就是常州,古称延陵。(和和说要去恐龙园否则直去溧阳更好)。 我和岳父母买了些梳篦做礼物,环旧城运河游览江淮景色,延陵城墙仍犹在,只剩残垣守新城。中午一餐在南大街的大城小事就餐,也是淮扬口味。毛蟹虽不应时,但浓油酱赤和年糕炒作一起,也是香气四溢,草头是江南故里的家常小菜,加上腌笃鲜,笋干鲜肉打上豆腐做结,一盆汤水全是鲜香滋味,再配上三两太湖鲜虾,鲜倒哉。


常州驱车溧阳又是120公里,一路山路崎岖,开不快。


溧阳确切说有两个景致,天目湖,和南山竹海,天目湖坐山临湖,南山竹海竹林遍布,两处隔了二十里地,天目湖算不上江南湖景之最,但是天目湖的鱼头,可甲江浙,一锅鱼头,乳白色的汤汁仿佛鲜奶一般。入口润滑,仿佛溜进喉咙,溧阳白芹也是他处难见的,并不像西芹一样老口,再加上鸡毛菜,冬笋鲜嫩,配一大碗鲤鱼鲫鱼杂出的湖鲜汤,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生于山,养于山,人间乐事。


天目湖吃喝,南山竹海玩乐。

初三清早爬南山,一汪碧湖映青山,翠竹如海动两岸,微风过,竹海如在耳边细语,一路踏青向上,是个1200米的高峰,唤作吴越弟一风,山间清泉涧落成溪,是别样的小野趣,这南山取的是寿比南山之意,而扶竹节节而上又取了步步高升的彩头,新年登高远眺,整个眼前都清亮了起来。



南山脚下老街尽头有个老鸡汤,和天目鱼头可谓瑜亮,直叫人停不下嘴。

吃到爽快处,发一身汗,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松垮下来,直教人不想动弹。


歇回来时已经下午,驱车往湖州再去100里,有个叫做莫干山的所在,传说是干将莫邪的练剑之所。这是第三站。


莫干山坐落在德清县在全国自驾户外出行的景点中颇有盛名,盘山公路如巨蛇盘缠,路在山间,两侧竟然都是车库洋楼,江南富庶,可见一斑。

当晚入住山洼处的农家,是个四层楼的民宿,我们定了顶楼,是间纯木屋,屋顶开了个天窗,晚上星光静谧的斜潵床前,我拉了老婆手走出去,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满天繁星,在低垂的仿佛压下来的夜空中闪烁,这漫天如雪一般密集的星辰,是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奇异景象。


民宿老板备了家中羊肉,和自酿的杨梅酒,咸肉冬笋和天目湖冬笋的口味各占胜场,一个清脆一个适口。

初四天光亮时分驱车上山,实话说莫干山住在农家自乐甚好,至于景区,只剩下落叶流水,苍松翠竹虽绿,却多少有点萧索





中午时分驱车往南,约40公里就是湖山第一的杭州,我上学时年年来,一是贪恋西湖美景,也时常拜祭于岳二少保于碧翠之间。


今年带了岳父母二老来,就住在了西溪附近的一家别墅,房东是个热情的中年老哥,妻子在美国做访问学者,他们分居两地,守着个300平的大宅实在清冷,只有一只8岁大的边牧作伴,我们入住,反而是他这个春节的一点来自他乡的温暖。


按照房东推荐。下午我们整好以暇的逛了逛西溪湿地,电瓶车到步行街下,再穿街而过,这西溪的妙处就全隐在临水人家之中,撑一叶舟荡过集市,有各式各样的宅院,我最喜欢的庭院叫做润庐,名字就让人把玩不下。


老婆心心念念弄堂里的酱鸭,晚上便又去他家,鸭子甜糯,响铃香脆。这家的新菜叫做焗蘑菇饼,很有意思。弄堂里做创意菜总是不功不过,杭帮菜色则绝不会让人后悔。

晚上驱车西子湖畔。杭州市政早在树上挂满了如雪片一般的led灯,就是枝杈也细细的缠上,当真就仿佛昨夜一场大雪整个临安府都被白色裹住了一般。


湖畔树木也都有射灯打出光影婆娑,下映湖水如镜,上照一片怪枝嶙峋,仿佛每一棵树都是艺术品。

满陇桂雨进得湖边,天气阴郁,看不到三泉映月,但是湖中映着雷峰塔灯光,和半城灯火,真当的起浓妆淡抹总相宜。


初五一早,我们便踏上了归途,全程900公里,春节他乡团圆,车载欢笑,路盈祝福,这正是旅行的意义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