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清风徐来,我自盛开

0.294字数 1434阅读 10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收到小A的告诫,他的属下小B又投诉了我,请我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一个“又”字蕴含了多少深意……说实话,听闻此言,难免心生羞辱之感。我虽是脸皮奇厚的人,但对于遭人三番两次告状这样的事件,还是很有些难以接受。

我虽不是人民币,做不到人人喜欢,但也不希望与三五人相处——如此简单的人际关系中树敌。

思前想后,仍然不知何处触犯了这位大姐。我想我是无药可救了,找不到问题的根源,谈何“改正”。

我虽情商不够智商有待开发,却始终相信,人与人的相处之道就如同照镜子。

我站在镜子这头,大姐站在镜子那头。我哭,大姐哭得更甚;我笑,大姐是否也会乐开怀?那么,一切兼因主体出现了故障,才使得镜像的那头歪了嘴龇了牙。

总结,唯有修炼自我,方能博得大姐的欢心。近段日子,尽量避免与大姐有任何语言上的冲突,哪怕以德报怨也在所不惜。

你恐要说了,何必犯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君不知,我除了脸皮奇厚之外,也是个奇懒之人。

懒得与人费口舌,劳心劳力,得不偿失。

今日却未能绷住,两人大动干戈,向来不善与人费口舌之争的敝人以饮恨败北而告终。

事情起源于一张资信证明文件。

大姐问,上次给你的空白文件放哪里去了?

想起上次,为了减少大姐的工作量、减少公司的车马费,请大姐在银行开具年末对账单的同时,顺便开张资信证明文件。这次虽用不上,下次没准就有用武之地也未可知,有备无患总不会错。哪知大姐带了一张空白文件回来……这样的文件,有同无毫无分别。

我没发话,大姐倒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声色俱厉:“你现在又用不上,开它做什么?不能下次要用的时候再开吗?”

对于大姐的不解,我唯摇头苦笑,只是想让你少跑一趟路,省时省力罢了 ……

今日,恰逢新的招标文件需要提供这份资料,我请大姐提供。大姐找我索要之前给我的空白文件,时隔多日,一份没有盖章的空白文件我留它做甚?大姐很生气,板着脸责问我为何不保管好,上次没用,你怎么知道下次用不上?

我忍无可忍,心想,当时让你顺便开具证明未果,这次要用,一张空白的表格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为了避免起冲突,我忍气吞声。

大姐却不干了,几次三番责怪我没有保管好这份空白文件。

对于大姐的逻辑思维能力及是非分辨的能力,我一直不敢苟同。不仅认识不到自己的视野短浅,还是非颠倒。

两人争吵了几句,以大姐的一句冰冷生硬的“每次跟要吃人一样”结束。我不想做自掉身价的逞口舌之快(实际上也不擅长与人骂街),任她骂骂咧咧。

翻遍了桌子上所有的文件,终于找到了那张空白文件。有了这张空白文件,是不是就不用再跑趟银行?……

不能否认,我很生气,我的心胸也不够开阔。我只能一个人生闷气。我不够洒脱。小妞妞过来问我题目的时候,我的声音竟有些发颤……我的眼里竟有了湿润……我有一种秀才遇到兵的无奈无助感……

我会想,干嘛用别人的“恶”来惩罚自己?这是傻!想归想,却无法控制住自己气愤的情绪。还是不够成熟。

我在镜子这头,大姐在镜子那头,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语气真的不好,才导致大姐回击恶语?为什么我明明感受到的是大姐的“先声制人”?

反思,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推卸责任的本能?大姐每次的告状,她的感受又何尝不是我当时的感受?只不过,我会说服自己,不该计较,这种不算事儿的事都拿到台面上说,未免显得自己过于小器。独自消化后,与大姐的相处仍同往常。我以为大姐亦是如此。嗯,我以为的并不是我以为的,这也是我不成熟之处的体现。

想起今晚生了一晚的闷气,也是被自己气死……说到底,还是道行不够。若有“清风徐来,我自盛开”的气魄,哪来的郁闷和忧愁?还需修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