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17号

我接到驾校预约科一的电话,嘴里叨咕着,内心谨记时间日期,害怕忘记,随手写在便签纸上贴到了儿子书架最显眼的位置。

儿子像我的小管家,只要手机一响,不管什么声音,他都健步如飞,乐此不疲地查看,然后告知我。他掰着手指头算好了是下周四我考试,于是自此以后每过一天,他都会不遗余力地提醒我一次,他上完英语班后会对我说,“还有四天,你考试。”写完作业打完球又会说“还有三天”,考试真的是迫在眉睫,我佯装镇定,心里却有无数只蛐蛐再叫,叫得我无聊心慌又胆怯。

生活微微起了波澜,远在外地工作的先生回来休个小假,于是我们决定探访一下湿地里的野生动物,两天的行程都因为我要考试这个原因变得紧张而稠密,儿子有些不甘心,想出来一次多走走陌生城市,感受不同的人文景观,可是,我真的回来后就要考试了,不能在路上有过多耽搁。

闷热的天气使人心烦躁,本就存有怨妇的因子再加上考驾照又并非我本意,提到考试我便神经绷紧,肌肉像冒火一样放射性地追随目光所及处。

我对任何车辆毫无兴趣,当然对于能不能开车没有期待和欲望,如果不是先交了报名费,这辈子我也不想感受任何来自开车带来的新奇,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总之我被儿子又一次告知,“明天就去考试了”。

我要调动心情,培养兴趣,普及一些车知识车文化,使自己能有好的面对车,不至于抵触,后来我相信一切未知的事物都有待于培养。就像五音不全的自己第一次在大众面前唱歌,用尽心力想表现完美,想着从各处学来的视唱技巧怎么添加到我的歌唱里,以此来告诉大家我不是个外行,但声音一发出,我就看到人们强忍着不能笑的痛苦表情,或是很多忍受不了不笑的痛苦,干脆咧开嘴大笑出声来,自此我很郑重的承认自己先天不足或是一辈子都不能跨越的短项,为什么早说这个,因为开车对于我来说等同于唱歌。所以我会慌乱,肌肉紧张,想过了电一样。

话题转回来,明天我就要去考试了,儿子说他是我永远的后盾,要我穿得干净整洁,以前教我的知识点和注意事项要谨记在心,五分钟的嘱咐像极了我以前对他一个小时的说教的浓缩,我应承着,却更加认清自己在做妈妈过程中的不足和后怕,幸亏孩子还没被我虐残。

经历了先生儿子的轮翻说教,又在心里求神拜佛过了,此番上场也不过牛刀小试。真正的考试来临我突然变得期待,经历了多次考试,我的经验告诉我不惧怕勇往直前,过了那段时间,就是自由人了。所以我要比别人最快经历,才能更快得到自由。

早晨6点孕育考试,9点20进入考场,走了一批又一批,同行的人问我是第几次考,我愕然,反问道,还要考几次吗?她们笑着说,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考试又不是享受,我才不要经历同样的精神折磨呢!

风波乍起,终于轮到我递交身份证了,说实话我在酝酿考试的过程中基本稳住了心态,所有的题都看过,做过,还紧张什么,运气再衰,也就是刚过标准线。心里胡乱想着不着边际的事,双手刚举起,工作人员就要求我说省份证号,可笑的是我茫然不知,连开头的数字都不记得,他说我今天不能考,没有预约,可以回去找自己驾校业务员。

我还在冥想,我觉得我能考过,不用二次,考场在眼前,电脑在咫尺,我怎么不能考呢,我可以考的,莫名其妙的不能考就像主人拿着手里的肉骨头不停地挑逗自家的狗,眼看可以叼在嘴里又被抢了回去。我开始疯狂的给驾校打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联系上报名时的科二教练,他提供了组织考试业务员的电话。

对于数字的不敏感第一次打错了电话,害的我说了好多话,最后对方一句打错了,我窘迫不已。再一次打电话,我就想陈述的更明白一些,当听到对方你好过后,我抓紧时机的说,咱们驾校预约我18号考试,可是工作人员却说我不能考,今天没有我,也许是预约没有成功,具体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刚停顿下来,那方一字一顿的说,预约18号考试,今天是17号,这个原因你满意吗?我顿时觉得像极了电视剧里的乌龙戏,哑然苦笑,不得不说满意。

儿子在车上等我一个上午,看见我便询问结果,我和他交流时,难免流露出对他的嗔怪之意,他用坏情绪反抗我20多分钟,回到家后,我都愤愤难平,是因为近在咫尺的考试不能考,还是儿子每天帮忙记错的时间,还是一直酝酿的考试情绪,总之不知为什么,好一阵心痛,当科二教练打来询问的电话时,我都觉得无地自容,一个中年人,可以犯这样的错误,可以有这样的疏忽吗?

事后不得不和儿子郑重的道歉做深刻的自我检讨,自己的事情要想全心全意的做好,只能靠自己,也是基于我不热衷于此导致随便对待此事,只要做,就要做好,希望成为自己以后的行事准则。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