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

今天中午搬过来了,过来以后看见没人搭理我,感觉好不自在。好像大家同在屋檐下,互相不认识,虽然我还没自我介绍,也是刚过来,但我觉得这个场面有点尴尬,我也不是主动的人,所以开饭前搬过来以后,吃完饭我就直接睡觉了,也没多说话,下午上教育,自觉的坐在前边,看着左边老班长坐的很随意,右边新排长坐的很板正,明显的差别啊,在需要表现的时候自己还是那么木讷,不知道圆滑一点,这一点要多像谢明洋学习了,人家一看就会来事,一说话就让人感觉很亲切,不是那种冷冰冰的,说了上句别人都不想和你说下句的那种语气,而我,恰巧是后者,所以很是吃亏。

打开局面在晚上读报,我也不知道传统是啥,反正我过去以后,马扎一坐,人就给了我一份报纸,怎么办,读呗,以前也干这事。新兵的时候还拿读报练嗓子呢,所以就尽可能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找了一篇读了读,读完大概还有十来分钟,就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一下算是和大家开始说话了,虽然不多,但局面是好的。

可能是因为我刚过来,大家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性格,而我又不擅长说话,所以大家也没法和我深沟通,一旦自己主动了,大家还是很热心的。

床铺柜子什么的都协调好了,虽然不是一次性处理好的,但是总归在睡觉前把我的东西全部倒腾过来了,比我想象的要好。

今天也是第一天代职,做的不是很称职。除了出公差堆沙盘外,就是两个宿舍走走,先把一个小队的人员认识了,虽然名字和人脸不是太能对上号,但能把人找齐,这也是因为一天有空就在心里数人,数脸,说明我还是可以做到的,虽然慢但是也可以有进展。只要自己在做,事情就能做好。

关于每个人的信息情况,还没有搞清楚呢,就知道大概一半人要退了,还有一半人留下来,我们宿舍的最后都要离开,随意对面宿舍应该是主力了,以后要多关心那边的情况。副小队在那边住着,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惜字如金,但是事情都办的很到位,没有说不配合的情况,可能也和我一样不爱主动和人打交道,这只是我的看法。

在强调保密这一块,确实需要注意到了,昨天下的命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控制知悉范围的,到这样子一宣布反倒加大扩散速度了,这点意识是很危险的。想大功三连的,我问他们都不会给我说一些关于到位的情况。更别说他们主动透漏了,很难,在他们那里打听一点消息,要拐着弯的获取,这边就不一样了,反正我觉着学员这一块做的就不是很好,几乎什么都说,有时候打电话类似炫耀和抱怨的话,全部都有敏感信息。战士们怎么说出去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信息没有严控住。一直都没有令行禁止的感觉

今天谈到老兵复退,最后一个月应该是什么状态。我一直认为应该教授到最后一刻,可以放松训练,但不可以放松警惕,在当前时刻,不让你走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不应该过早的撂挑子,感觉不是这个单位的人一样,不爱护不收拾,听之任之随便了胡来。但我们也要看到战士们在经历的一些东西,有时候在一些重要节点,是需要仪式的,一个仪式,就是对他们的交代,就是对他们的感恩,而不是草草了场,过程完事,那会伤心,然后就没干劲了。

多学多问,虚心求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