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座车厢

图片发自简书App


G坐在火车硬座上,穿过大半个中国,去南京看望在那里即将大学毕业的恋人,那个已经有三个月没见的恋人。三个月来,他们每天靠手机来维持着那虚弱的爱情,而这样的现状,已经坚持了快一年。加起来的见面次数一只手都可以数清,每一次的分别,在G心中,都像是永别。

这次见面本不在G的计划之中,因为女友再不到一个月就可以毕业回到西安了。这两天,G像往常一样,每天上课,课余时间从老师那里去接一些包装设计的工作,会得到一笔并不多的薪酬。晚上准时和女友网上聊天,偶尔视频。不冷不热的,却也能够为每天循规蹈矩的生活增加一点情趣。很多时候,女友把自己生活中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分享给G,就像小孩们分享一颗糖果的甜蜜。

但糖果并不是每天都有。一周前,他们陷入冷淡期,G的微信消息女友回复的很生硬,他明显感到一种悲痛的变异,距离感在他们各自心中难以为继。G不能正常的生活学习了,中午打好饭愣是一口也咽不下去,画画时一个简单的人物,被他画出一条又一条曲线,回过神来才发现竟然是西安到南京的火车路线,他满脑子都在猜测着女友的种种变数。这样的状况他们差不多两三周就会发生一次,在他卑微的追问下,明白了女友是最近写毕业论文焦头烂额,而自己的看望将是对她最好的慰藉和毕业礼物。

G推掉了之前和同学约好的去北京看美术展的行程,在他的软磨硬施,威逼利诱下把朋友答应借他去看美术展的钱借来去南京看望女友。美术展和女友,一个是他读大学来的梦想的,一个是爱情给予他的馈赠。因为这个馈赠,他的美术变得熠熠生辉,他对艺术的理解,都变得美好起来。

在G毅然做出这个选择后,当即买了车票,没有卧铺,尽管自己熬不了夜,还是抢下了一张硬座,坐十几个小时,一个通宵。G想着这将是一个难忘的旅行,但就在他买了车票那天,女友死活不让他来,他的微信消息也石沉大海,无奈,他答应女友不来,准备去火车站退票。

晚上八点的火车,G六点多往车站赶,一路上心神不宁。在退票口他犹豫了一下,结果把票取了出来,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双脚和内心,就这样,顺利坐上了这趟开往南京的列车。

没有任何的准备,一切都跟着心走,跟着爱情在出发。他坐在火车上,天已经黑了,G呆呆地盯着窗户,除了偶尔略过的灯火,他能看到的就就是自己僵硬的脸庞,和周围低头玩手机的脑袋,像一堆呆木头,他想着。

他看了看手机,没有信号,想着火车这会应该开到了秦岭脚下吧。时间还不到十点,G想起了女友筱,她这会在干嘛呢,往常他们应该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今晚她还会给自己发消息吗?筱今天又做了什么没脑子的事。为了喝一杯奶茶错过了火车,回家拉错了别人的箱子……G突然想起来筱干过的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真是个可爱的姑娘啊。他想着,不觉笑了出来,接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好像过了很久,火车在夜色中停了下来。G从困倦中醒来,到哪了?洛阳?还是郑州?他望向窗外,稀稀落落的人群拉着行李,扛着行李匆匆而过。他看到站牌,哦,才到洛阳。

G感到有些口渴,想去拿桌子上的水瓶,却被趴在桌子上中年大叔给给挤在脑袋下面。他犹豫了片刻,起身上前去拿,大叔睡意正酣,胳膊肘紧紧压着水瓶。G发现自己并不能轻松拿出来,便轻轻拍了下大叔,大叔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G打了个寒颤,随即指了指水瓶,大叔挪了下胳膊,他迅速拿过水瓶。这种打扰陌生人睡觉的感觉让G一点也不好受,在他看来,睡觉本该是件私密的事,这样的漫漫长夜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睡眠无疑会成为一脸痛苦的事,这是他第一次通宵坐硬座火车,眯瞪了一会,浑身就难受的要命。

一声汽笛声响,火车徐徐启动。G想起身活动下,才发现车厢里已经挤满了人,他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香味。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旁边站了一位女生,背着黑色的双肩包,依靠在他座位旁。G看到在她的背包上系着一个红色的香包,想必这味道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正逢端午节,他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奶奶为自己缝制的香包,G一点也不喜欢那种味道,常常是早上奶奶给自己挂上的香包,中午就扔了。这一刻,他却突然很想要一个香包,尽管它的味道依然这么难闻。

G又起身挤到了车厢前面,距离并不是很远,却得不停跨过歪歪扭扭的睡姿伸在过道处的腿,挤过像那女生一样没有买到坐票的人。他小心翼翼的跨着,“不好意思,借过一下”,不停地对挡在过道处醒着的人说着。到了车厢交界处,G回头看了下车厢,沉默的车厢,疲惫的车厢,火车前进的隆隆声似乎成了一种旅途的鸣奏曲,旅人们好像只有在这鸣奏曲的伴随中才能安心睡去。

G上了趟厕所,又颤颤巍巍地挤回自己的座位。座位已经被那个戴着香包的女生占了,她抱着书包,头靠在书包上,浅黄色的短发自然落下,却露出白皙的脖颈。G想叫醒她,却突然感觉这女生的的睡姿有点像筱,他想起去年筱考研时,自己去她学校陪她上自习,中午她趴着休息时也是这样子。女生睡觉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G想着,不觉又笑了出来。

女生突然抬起头,带着抱歉的,疲惫的眼神看着他,正要起来给他让座。“没事,没事,我站会,你坐着吧”。G笑着说,女孩诧异了几秒钟,带着困意说了声谢谢接着又低头睡去。

G看了下时间,不到两点,他又走回车尾,站在一处窗户前面,盯着窗户外面,一片漆黑。他没注意自己脚下还坐着两个男的,用拉下来的帽子遮住眼睛,平和的鼾声上他非常羡慕。G在想着明天怎么去和筱见面,她会不会有久别重逢的惊喜呢?还是依然不理自己?他尽量把见面往美好的方向想,对未知的憧憬让他颤颤巍巍,担惊受怕。

去年元旦,情况好像跟现在差不多,已经买好了车票,筱又莫名其妙的闹分手,玩消失。他无奈之中退了票,但自己也一度陷入悲痛的困境之中。后来在过年时他们又能够重归于好,这让G有了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他倍加珍惜现在的筱。同时也更加害怕失去,这也是这次无论如何都得去见她的迫切心情的缘由吧。

这时候,一团烟雾熏灭了G的想念,在他身后有两个家伙在吸烟,他一度闻不了烟味,胸部感到一阵恶心。想走回过道,但看了一眼车厢,横七竖八,歪歪斜斜挤满了人,他更不想再去如履薄冰地挤过陌生的人群。索性忍受着这烟味,就像忍受着异地恋给他带来的痛苦,却又执着于远方的姑娘。

G盯着窗外,看着夜色在火车的疾驰中一丝丝地淡去,大千世界渐渐挣脱了厚重的黑衣,裸露出淡淡的白。好久没有看过这么早的天空了,黎明探出脑袋,窥视着绿色的田野。烟味也淡了许多,G感到一阵欣喜。为这黎明,为熬过的漫漫长夜,为跨过千山万水的火车,为打败距离的爱情,这一刻,他充满了信心。

火车突然转了一个弯,抛出一条弧线来,G不得不扶住车窗才能站稳。他感到有些疲惫了,便摇晃着走进厕所,打开狭窄的厕所门进去,然后上了锁。厕所内的窗户开了一半,清凉的风吹进来,困倦有所缓解,但味道并不好闻。他放水洗了把脸,面前有块小镜子,他看到水滴在脸上缓缓流下,顺着下巴钻进圆领衣服里面。G顺便冲了下厕所,听着一阵滋滋啦啦的冲水声,他感到一阵快意,火车这时候慢了下来。

火车又停站了,好像是徐州,那再南下过了蚌埠,就是南京了,G想着。他走出厕所,车厢内已经骚动起来,一股泡面味道弥漫在整个车厢,这让他感觉整个车厢像一个巨大的泡面碗。他往自己座位上望了望,那个女生已经不见了,换了一个年长的女人。他决定不过去了,再三个来小时估计就可以到了吧。

一位售货员推着狭长的架子车,不停的说着“让一让让一让,”很轻巧地摆动着架子车从人群中穿过,“矿泉水啦泡面啦”。G也感到有些饿了,但他并不想吃任何东西,在火车上他几乎从来不吃东西,他感觉这简直是一中煎熬。太阳照进车厢,在空气中折射出一道雾蒙蒙的波浪,G双眼疲惫,脑袋晕沉沉的,似乎还有些耳鸣,嗡嗡嗡作响,人声嘈杂的车厢,他看着那道波浪,就像看着一条通往筱的道路,这让他感到十分着迷。

火车在脚下吱吱地呻吟,像一团挥之不去的乱麻缠绕着G,越来越靠近筱所在的城市,他却惶恐不安起来。他心心所念的终点究竟在等着的会是什么,他担忧起来,就像苦行僧三步一叩首通向的朝圣之地,到达之后却发现庙门已毁,经书残破不堪。他极度害怕自己的爱情之门紧紧关闭,而自己这段爱情的朝圣还有何意义?

随着一声汽笛声响,火车徐徐停了下来,人流骚动起来,各种行李在头顶,在脚下,开始往门口涌出。G已经在出口等候多时,列车员打开门,他第一个下了车。一下车便感到一阵眩晕,疲惫感再次袭来。这是他第三次来南京,记忆中的南京站并没有什么印象,前两次精神十足地下车也没有好好看过这个车站,这次依然如此,只觉得眼前一片朦胧,扶着电梯上楼出站,火车上还在不断的有人下车。这个车站像什么,G说不清楚,好像自己爱情的一个出口,每次走出它,就能温暖自己的心。

G恍恍惚惚继续坐地铁,去筱的学校,一路上也没有什么感受,只觉得筱的样子在眼前飘飘然,忽远忽近,不曾离去,也不曾靠近。

到了筱的学校,他轻车熟路,找到了筱公寓楼下,没有给她发信息也没有打电话。他靠在一颗树旁,张望着宿舍楼,他不知道筱住哪一间,筱的学校公寓和自己学校公寓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不止一次想过自己要是能在这个学校里该多好。在他不远处,有一个男的也在焦灼的站着,看样子也和他一样等姑娘吧,却并没有像他一样望着公寓,而是不停地踢着脚下的土地。他突然有些羡慕这个陌生的男生,他脚下的土地似乎也要比自己脚下轻柔许多。

突然,一双手猛地从后面抱住了他,“我知道你会来的,昨天晚上梦到你会出现在我楼下,一早上我一直站在窗户前盯着楼下……”

G没有回应,只是轻轻抚摸着筱紧紧交叉在自己胸前的双手,脚下的土地轻柔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