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黑到黎明

这是一个无爱的故事,从小平刚刚结束那段感情开始。

他不知道什么是fall in love,也不懂什么是you are the apple in my eye。

和他有些牵连的那个女孩在千里之外,另一个城市上学。

早些的时候,一天毫无征兆的傍晚,她打电话给小平,内容很简单,我们分手吧。

小平面无表情的放下电话,继续干着手边的事情,想来是早早预料到这种结局。

匆忙订了去那个城市的车票,他不知道去到要做些什么,说什么都有些勉强,可怕的时光和距离阻隔着两个人。

那天是冬天里刚刚下完雪的日子,小平坐上那辆半新不旧的客车,这种日子出行的人还是很少,客车里空了一大半。

像这种不是节日的日子,所有的人像冬眠了一般。

车里开着冷气,司机师傅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才发现,小平的脚已经被冻得麻木。

下了车,小平现在站牌边好久,太阳快下山了,可是他依旧找不到要去的地方,想来第一次来到这个远离自己生活圈子的地方。

终于在天黑之前,他找到了那辆通往她学校的车。然后,他给她打了个电话。

不多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学校的门口,而且,她还要上课,所以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小平看着匆匆赶来的她,很难想象不久之前她会和他说那些话,一切就像往常一般。

他们坐在校园的长廊里,像回到了还没高考之前的那些日子,两个人相依为靠,耳边厮磨。

小平说:“你最近还好吗?”

就像打开了话匣子,她说了很多话,可是小平一句都听不下去。

所有的生活大概都和那个人有关系。小平甚至不认识,那么多的日子占据了本该自己的位置,让自己无家可归的那个人。

小平看着前边因为日光消失而越靠越近的前边的两个情侣,笑着对她说:“你看他们!”

她用胳膊顶了他一下,大概是不想让前边的情侣听到。

短短的时间,小平踏着校门口明亮的灯光走了出来,走上了早早就在停那里的公交车。

从沿海到内地,走了这么远的路,只是想问一声:“你还好吧”,并不是“你还爱我吗?”

公交车里灯光明亮,温暖的让人想哭。坐满的陌生人都各自看着自己的风景,谁也不会去注意那个角落里的人。

小平手里有一个硬币,本来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却被他投进了收币箱。他蜷缩在网吧的沙发里,嘈杂或者带着烟味的空气都没有影响他进入梦境,他梦见了自己的家,梦见了她给他发信息说:“你还好吗?”

小平从来不知道会这么想念她,当餐盘打翻在地上,当他沉浸在夜幕的篮球场,当他凌晨从网吧通宵回来,筋疲力尽的时候,都会默默地说着那两个字。

他的世界里谁都不知道那两个字,那是她的名。结束了那段感情之后,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人会记得曾经有个人深深的爱着那个人。

小平删掉她的联系方式的时候,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几天恍恍惚惚,也曾在被窝里悄悄哭过。当电话打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决心像欺骗自己一样,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轰然倒塌。

有的时候不是你喜欢她就可以的,给不了陪伴,给不了温暖,再坚定的誓言也抵不过流水潺潺。

冬天又下雪了,衣着单薄的小平走在一片空白的校园,忍不住拨通了那个电话。

“快点起来看雪了,雪下的好大!”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慵懒甜糯的声音:“起的真早,咯咯。。。”

忽然小平想起了很久之前,也是这通电话,那个女孩在春风里笑着说:“我们和好吧!”

纵然千难万难,也抵不过你心意相迁,我会在没有你的世界里,继续爱着你,从黑夜到黎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