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回不去的记忆(86)

回不去的记忆

回到目录

上一节:小侠龙旋风


三株口服液

罢课风波不久之后,宋南极和宋燕飞都相继把学杂费交了。之后就是万年不变的背诵课文,分角色朗诵课文,加减乘除……然后就是考试,排名,期末考试,寒假,然后过年,过正月,走亲戚,然后接着上学。

1996整体来说是值得老百姓高兴的一年,这一年,通胀得到了缓解,百姓生活开始步入正轨并且手头慢慢开始有了节余。很多人开始卖拖拉机,买摩托车。

这一年,12岁的宋南极马上就要步入小学六年级,那个年龄的他,鼻子下边,嘴唇上边开始冒出略黑的小胡子。而那些留级生们,比如搅屎棍宋建勇,宋白珠,他们的胡子早就拔了一茬又一茬了。

96年上半年,宋南极他们在语文课本上知道了浙江金华有个双龙洞,缝纫鸟的窝是倒着的,鸟的天堂原来就是一棵大榕树,火烧云原来很美丽,威尼斯的小艇很出名。他们还背诵了《跳水》,知道了画蛇添足,买椟还珠和滥竽充数,学习了: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无忘告乃翁。

宋南极他们对这首诗尤其记得清楚,原因有一个,那就是这首诗的最后一句改成现代汉语之后不仅意思解释的通,而且很好记: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别忘告你爹!

那个时候的他们都在发奋读书,也很容易能从书中找到乐趣,尽管不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但是他们从父母口中得知,如果不好好学习,那么将来唯一能从他们手里继承的就是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工作。

尽管宋南极很勤快,但是他想考大学,不为别的,就因为父母说考上大学才能有出息。用赵慧兰的话说就是“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

这一年六月,宋一民终于攒够钱买了一台新的六马力的手扶拖拉机。

临近中午,宋一民开着新买的拖拉机刚回来,邻居宋二龙就来了,照例端着他的瓢,瓢里边盛着满满的一瓢面条,浇汤面——西红柿鸡蛋卤。

“哎呀,哥哥,这是刚买了个手扶拖拉机啊?几马力的?”

“嗯,六马力的,够用就行了呗。”宋一民兴奋的回答。那个时候买六马力的要比八马力的多,因为便宜点,而且干农活够用了。

“多少钱买的?”

“你猜?”

“一千五六吧得?”

“嗯,差不多,一千三百八。”

“我估摸这就是这么个价。”宋二龙夹了一筷子面条送到嘴里,笑着说,”哥哥,那今年割麦子的时候这手扶可就派上用场了。到时候割完了你家的,也给俺们家帮帮忙呗?俺们家地少,就两亩,用不了几车就拉完了。”

“行,没问题,到时候你先过来和俺们家割完了,接着咱们就去弄个你家那两亩地。”宋一民倒是很大方。

“哦,这么着啊?那到时候我再看看吧。”宋二龙不想干了。他知道自己家只有二亩地,而宋一民家有五亩地呢,这么相互帮忙的话自己可要吃亏的。

“志勤呢?又在家看电视呢?”宋一民知道他的德行,也就没说啥。

“看电视呢!唉,这几年子,电视里边都是他娘了个逼的广告,尤其是那个什么三株口服液,一天得播鸡巴百八十遍。‘夏天喝三株,肠胃好舒服’,舒服个屁!”宋二龙差点没把嘴里已经嚼烂的面条喷出来。

当年遍布全国的三株广告

“呵呵,电视里头的广告还不算多。你是不知道,今儿个我开着拖拉机从狗台回来的时候,那家伙,公路边上的树上、矮墙上都贴满了。还有人家房子后头,都用大灰(石灰)刷的什么‘喝三株,健康又舒服’,反正什么词都有。哎呀,真就和早先打小日本鬼子那时候一样,到处都是标语。”宋一民对此深感无语。

“哥哥,你说它吆喝的这么厉害,那这物件儿到底管不管用啊?有电视里说的那么神吗?”

“神JB啥啊神?这世界上哪儿有这么神的药啊?要是真像广告里说的那样,那,那些医院,诊所啥的不早就关门大吉了吗,咋还都开着门呢?喝点水水就啥事都没了,傻子才信那玩意呢。”宋一民不屑地说。

“嗯,我觉得也是。这年头,嘛都是吹牛不上税。这个三株,绝对是,那个,就是你说的那个,虚假宣传,对,虚假宣传。”宋二龙点点头。

“嗯,说起这个虚假宣传,真是什么时候都有。那个中华鳖精听说过吧,当年也是牛皮满天吹。这玩意儿也就是借着王军霞那帮什么马家军火了一把,后来怎么了?去年叫中央台《焦点访谈》给查出来了吧。从1993年秋天到1994年广岛亚运会那会,马俊仁,就是马家军的头头,让队医随便开了点普通药的配方卖给广东的一家饮料制造商,起个名叫‘生命核能’。你知道那个配方卖了多少钱吗?”

中华鳖精

“得好几千吧?”宋二龙使了劲儿往大了说。

“好几千?一千万,知道不?一千个万啊那可是。”

“我操他八辈祖宗啊,这么贵?那个饮料厂厂长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肯上这当?”

“这你就不知道喽,人家管这叫营销。人家拿出去一吆喝说:我这饮料是马家军喝过的饮料,知道王军霞为啥能跑这么快吗?都是喝了我这配方饮料刺激她才能拿那么多冠军的。这就叫‘名人效应’。”

“嘛鸡巴名人效应,这就叫坑蒙拐骗。这帮狗日的们也忒狠了,就知道瞎糊弄老百姓。”

“这还不叫狠,更狠的是人家中华鳖精。当年马俊仁率领马家军一众弟子接拍‘中华鳖精’的广告。广告片中,马俊仁那狗日的在里头嚷嚷:俺们都喝中华鳖精。其实他真喝过吗?喝过尿泡!都是睁着眼说瞎话呢。去年《焦点访谈》一下子都给他曝光了。记者偷偷调查他们的时候,在江苏一个厂子里啥都发现了。你知道这帮鳖孙儿怎么造这个‘中华鳖精’的吗?说出来笑死你,他MB那么大一个鳖精厂就养着一个鳖,还是在后院池子里头养着呢。那一箱箱运到市场,卖给外人喝里什么鳖精产品全都是兑的红糖水。再后来人们不都是说吗:一个老鳖烧20吨‘中华鳖精’,呵呵。”

“黑,真黑,真鸡巴黑,这帮狗日的们。”宋二龙恨得牙根痒痒。

“这事在中国就不算稀罕事,我对你说吧。当年四川江油的气功大师严新听说过没有?1987年大兴安岭有一场大火灾,差不多烧了3000万亩森林。等烧完了,这个严新说最后还是他发功才把那场大火给灭了的,你说人家这两下子厉不厉害。”

“厉害他娘个龟孙!那他要是真有这两下子,怎么不一开头就把火给灭了啊?白鸡巴烧了那么多树,叫我说这算是半块儿‘纵火罪’,就该判他个十年二十年的。”

“可不?还有呢,说是河南洛阳有个叫田瑞生的人,教人们练什么香功。那时候真是吹到天上了,说自己发气的时候香气香飘飞,还有什么七彩光环。人家还能远距离发放信息,遥控针灸,聋哑偏瘫治愈率极高。他带功带气书写的字画上会出现金光紫烟等多种气体现象。结果呢?去年9月份得癌症死球了,他儿子后来也被关到二监狱享福去了。”

田瑞生

说到这儿宋一民也忍不住笑了,“这还不算啥,还有,前几年不是时兴练气功吗。我在报纸上看见一个新闻,说是1993年底,在那个北京妙峰山高级气功强化培训班上,每个学气功的人脑袋上都得扣一口钢筋锅。说是叫信息锅。据说扣上这个钢筋锅可以接受宇宙里大气场,从而达成天人感应的效果。那时候还有人专门照了相,我拿给你看看,真鸡巴逗死我啦,哈哈。“

很快,宋一民就将一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一张黑白图片递给了宋二龙。

下一节:潇洒走一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回到目录 上一节:贼婆娘 发落人 回家之后赵慧兰将今年遇到可恶而又可怜的花格子老娘们的事跟轮班休息的宋一民说了。 ...
    MJ老段阅读 129评论 5 16
  • 回到目录 上一节:三株口服液 潇洒走一回 “我操,真的假的?哎呀,这年头这二百五们也忒多了吧,还真去信这种东西?头...
    MJ老段阅读 525评论 81 38
  • 我从雾里看见的 有别于朦胧 朝阳没有来 始终没有来 而朦胧里渐渐远离的 人潮的背影 我本身处其中 却又站在之外
    斯人93阅读 23评论 0 0
  • 今天坚持第二天健身,晚餐已省!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发现锻炼完真的很舒服
    听_过往云烟阅读 22评论 0 0
  • 昨天在segmentfault上看到有人问一个问题,说如何模仿支付宝APP的滑动时头部的淡入淡出效果,他当时自己做...
    IT小孢子阅读 56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