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渡人》是被冤枉了吗?

先说点题外话,断臂的维纳斯的美是超越时代也是跨领域的美。关于它的作者是一个千古之谜。对于这样的一件绝世佳品,作者的名字和身世短暂的,而好的作品是永恒的。

做一个好的作品还是做一个体现自己个性的东西?看起来是同一个问题,实际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摆渡人》实际上是一部分电影圈内人的的自high行为。对批评的回击是一种对于自我价值观的守护,同时对于人生不会再重来的一种青春回忆。所以才会有王家卫领衔的一大票的相关人士跳出来维护这个电影,实际上是想通过自身的能量或者言行来影响更多的人来通过保卫电影来维护电影背后的自己。

这些电影背后潜意识的内容,是电影产品以外的价值。批评的人一开始是针对电影本身进行批判。潜意识中,实际上是针对电影导演和演员这些创作者态度的批评。从商业角度上看,产品的首要目的应该讨好购买者的欢心。作者自身情怀的抒发应该放在次要的位置。

在这个时候,双方的焦点已经不是关于电影产品的好坏争论和探讨,和商品的属性的相分离开。电影本身的好与坏和观众的观感体验已经被放在一个次要的位置。产品的创作不是针对消费者需求,主要是为了满足创作者的精神需求和和呼应从业者的感受。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在被批评以后,写下我喜欢进行回应。他们内心感受的批评不是针对电影,是对他们的攻击。

《摆渡人》评论的风波本质上也是一场新精英对老精英的话语权的争夺战。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时间是最好的还原剂,以王家卫,梁朝伟包括张嘉佳为代表的《重庆森林》一代人已经在时代的浪潮中逐渐的暗淡。

创新能力不足的时候容易怀旧,老建筑最多最好的地方是欧洲。欧洲是近代历史的世界中心,曾经引领了世界潮流的发展。进入新世纪开始加速度的衰落。发展最快能够引领时代的地区和国家他的主流是面向未来。

一个地区一个群体怀旧的情怀增多,是因为对现实迷茫和对未来担心。过去的历史,因为时间跨越,距离产生美,加上自我内心的美化,所以对过去有一种深深地依恋情怀。

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在任何时代,怀旧的情怀和对创新的热爱都是永恒的精神主题。主流和小众却不是永恒不变比例。

一个作品,有喜欢的人自然有不喜欢的。对美的接纳和欣赏是一个有开放胸怀的人的优秀品质。感谢每一个赞美,坦然面对每一份批评,每刻都是好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