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望者

窗角的铃铛在不知不觉间响动了起来,晚霞在苍穹上默哀,溪水在残日里流金。枯藤老树昏鸦,凌乱的树枝辉映在落日的残阳之中,显得十分凄惨。
阿凯叼着一根野草,在白森森的田埂上随意的走着。路在月光的照耀下已然失去了生机,只有远山那莫名的叫声。阿凯却不顾忌,依然随意的走着。
阿凯漆黑的眼瞳中射进一丝光芒。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走出了村子,来到了邻村。阿凯站在山头俯视着山脚底下那座书声琅琅的学校,尽管他似懂非懂,但却有一种吸引力在召唤他:下去看看!
山上荆棘密布,无情的山刺绵延四方,阿凯钻入了一团漆黑之中,半个钟头之后,遍体鳞伤的阿凯气喘吁吁地钻了出来。映在眼帘的是一所学校,各种年龄的学生在操场上玩耍,嘻戏。阿凯被惊呆了,他在操场上跑了一圈,很快便结识了几位朋友,融入了其中。
他们一起做游戏,聊天,然而他听到教学楼那一声铃铛时,便两眼无光。学生们被家长接回了家。只留下阿凯在这阴森的操场之中。他看了铃铛一眼,觉得无论怎么看,里里外外全都透露着邪魅。
“妈,我要去读书”
“读什么书?哪里有那闲钱,日子都没法过了”
“别家孩子都在读书呢!”
“你以为家里很有钱吗?不行。”
“你不爱我。”
噗!
不言而喻啊凯的梦想破灭了。
他蜷缩在门外的石旁,一言不发,只是那双深邃的眼俨然变得空洞起来。连路人都说:“这是怎么了?估计是穷的不行了…… ”
他无精打采的看着路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天,他越千山翻万岭,只听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琅琅入耳,阿凯站在墙角跟读了起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他又大了几分贝,觉得韵味十足,又大了几分贝,直到教室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声音。老师闻声而来,一个瘦削的躯体倚在墙角上,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就连手臂都遮不住了,露出了黑黝黝的肩膀。在他深邃的眼睛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期望。
后来,阿凯成了学校的一员,他聪明活泼,积极善良,很快便成了班里的领头羊。他把整个天地倾覆在这小小的学校里。
和同学们在一起总是很快乐,之后阿凯经常从家里溜出来去上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已经十岁了。他变得博学起来,就连放牛的时候也是手捧书本进行学习。艰苦奋斗了几年,直到他到达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
——中考
15岁,已经不小了。他在学校里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老师说:“只能帮到这了,到了高中将是一大笔费用,你这样的好好苗子子不读书可惜了”
中考后的他考上了市级一所较好的高中,如果读下去的话前途无量。
“我要去读书!”
“你以为高中是那么好读的吗,一年就是好几千,还是放牛实在。”
“你就做个守财奴吧”
落日的最后一束光辉消失在天际然而人们的热情丝毫不减。城市里灯火阑珊,车如流水马如龙往来不绝。人们把难言的爱,心中的苦沉醉在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中。成功,失败,荣辱,欢喜,泪水,尔虞我诈,城市就像一口大锅,五味杂陈。人们对都市,金钱充满了渴望,这里有数不尽的繁华,有闻所未闻的见识,有着独特的热闹非凡。农村人向往城市,城市的人向往自然。就像一座列车总有人在不断奔波着,但也有坐错车,掉了班的人。终其一生,忙忙碌碌,竟不知为何……
草木深深,微微心语谁人知。乡村的景色总是这么的美却多了几分萧清。窗角的领导不知觉响了起来,晚霞在苍穹上默哀,溪水在残日里流金。老树昏鸦,凌乱的树枝辉映在落日的残阳之中,显得十分凄惨……
是阿凯,他的皮肤又黑了几分。是岁月,还是贫苦在他脸上无情的刻上皱纹,我在皱纹间看到了许多故事。他手握着牛绳,空洞的双眼直勾勾的望着眼前波动的金色麦浪,他好像说了什么,或许不得而知。我送他一个称号,后来人们也都叫他————
麦田里的守望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我20岁前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着憧憬,当现实却布满迷惑。我不敢去想我的未来会怎么样...
    聚锦缘阅读 306评论 0 0
  • 在我20岁前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着憧憬,当现实却布满迷惑。我不敢去想我的未来会怎么样...
    聚锦缘阅读 212评论 0 0
  • 鲁迅说: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倘使想正视而不敢,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我想说出自己以前...
    Juliegirl阅读 148评论 1 1
  • 天边的骄阳肆意地放出光芒,睁开双眼,带着朦胧的色彩,悠悠地懒懒地双手撑靠着床,借着力气,坐了起来。 眼神飘忽飘忽的...
    奕锭邀阅读 95评论 0 0
  • 作者:刘未鹏 这本书,有关人类大脑如何思维,有关心理学,有关写作,还有后面一大章是讲数学啊,编程啊,这些看不懂。可...
    韩德胜阅读 129评论 0 0
  • lucasdada阅读 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