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抱怨的人,总是离幸福更近一些

—1—

几年前,我的法国女友Verge在大学里教戏剧,工资不高但工作比较轻松,有充裕的时间照顾家庭和两个年幼的女儿。她先生Flo是一家重工业公司的中层主管,工资待遇在法国来说很不错,但工作压力很大,晚上经常要干到八九点才能回家,家里的一应事物都顾不上不说,有时回到家累得连话都不爱说,家里的气氛时不时有些压抑。

渐渐地,Verge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于是她找了个周末,把孩子托付给爷爷奶奶,自己和老公做了次短途旅行,两个人在放松的心情下认真地探讨哪里出了问题,讨论该如何改变。

那一年,Flo三十岁,他裸辞了。他重新回到校园,改行学习资产管理。

一家的经济担子就落在了Verge身上。她拼命地工作,接所有能接的课,为别人代课,替别人修改论文,去做家教,总之尽一切力来赚钱养家。但家庭收入还是大大缩水了,每个月付了房租后剩下的钱,仅仅够全家人吃饭。

她如此工作了三年,他们如此生活了三年。

三年里,他们只出去吃过一次高档的饭店,是Flo的妈爸送给他们的圣诞礼物。

三年里,朋友Verg只收到过一个MK的包包,是我们大家凑钱送她的三十岁生日礼物。

三年后她先生Flo顺利毕业并与人合伙成立了个人理财咨询室,工作量依然很大,偶尔也得工作到晚上八九点,但是时间自由灵活,甚至可以在家办公,收入也有了可观的增长。

同时他们相继迎来了第三和第四个宝贝,Virge申请了停薪留职,在家照顾起了四个孩子。

为了当好妈妈,她研读了大量育儿书籍,自制了很多蒙特梭利教具,对两个小一些的孩子进行在法国很少见的启蒙早教。为了能够指导大女儿和二女儿的乐器学习,她自己报了吉他班,同步学习乐理知识。她还学会了缝纫,给孩子做从不撞衫的衣服,个性发卡,绣有她们名字的书包……

她每天的安排都是满满的,但她没忘了孩子们的爸爸。Flo回来再晚,她也会等他回家,点上柔和的烛光,放上轻音乐,两个人一同吃着简单的晚餐,轻声聊天,享受一天喧嚣结束之后的安静。

不论怎样,一个人照顾四个孩子,工作量之大可以想象,她也有累到要爆的时候,但是她总会在爆之前就向先生求救,Flo则会根据家庭的需要安排自己的工作时间,分担家事。两个人相互配合,相扶相持,孩子们在这种父母相爱相助的氛围下成长,不仅成绩优秀,情商还特别高。

在很多忙碌又没有老人帮忙的现代家庭,大概都出现过这样的场景:妻子抱怨丈夫回家太晚,帮不上忙,丈夫嫌在外面辛苦了一天,回家还要听唠叨;妻子觉得自己被困到了鸡毛琐事里,指望不上男人,万分委屈,丈夫觉得自己为了给孩子老婆更好的生活而打拼却不被理解,委屈万分。两个人一开口就交火。

明明是两个人都在为了同一个家努力,却因为出口就抱怨而将彼此的付出缩小,将不足放大,大到蒙蔽了倾听的耳朵,摧毁了沟通的心情。

不抱怨亲人,相互扶助,相互体谅,再累都不会觉得委屈。

—2—

另一个法国朋友Cam现在是一位单亲妈妈,自己带着八岁的女儿生活。

十年前刚踏入职场的时候,她爱上了一个没有一份稳定工作的浪子。浪子有着非常丰富的夜店生活,还曾经因为醉驾和吸毒被拘留过,但他对Cam温柔浪漫,发誓要好好工作,珍惜这个好姑娘。Cam的父母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可坠入爱河的Cam却选择相信浪子的誓言。

浪子真的认真起来了,和Cam携手做起了手表生意,女的做采购,男的做销售,渐渐有了可靠的货源和稳定的客户。这期间,两个人感情稳定,浪子依然爱喝酒抽烟偶尔去趟夜店,但在Cam看来,并不是什么事儿。

只是Cam觉得是时候披上婚纱了。

我那时刚结了婚,Cam把我的婚纱照拿去给浪子看,浪子询问了婚礼的很多细节,我作为Cam的闺蜜自然也要助攻,暗示他应该为Cam美丽的手指上添一枚婚戒,浪子频频点头。

但我没等到他们结婚的消息,却得知Cam怀孕了。她的心思转到宝宝身上去了,觉得不办婚礼也不是什么事儿。

孩子出生后,浪子的抽烟喝酒逛夜店开始成为Cam头疼的问题,因为他在孩子身边也毫无顾忌地抽烟,常常后半夜回来,还喝得醉醺醺,根本没法帮她一把照顾下孩子。

Cam跟他谈了一次又一次,可是每次都是坚持不了几天就故态复萌。可巧,全球的金融危机爆发了,连带着影响了他们的生意,他们的店艰难地维持着,Cam就更不希望男人把钱花在花天酒地上,两个人开始了第一次吵架,接着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再往后,就动了拳脚。但每次过后,浪子都后悔不已,Cam的心就软了,何况,孩子也需要一个爸爸。

生意惨淡,他们只得退了店铺,把办公室和存货都搬到了租住的房子里。浪子又开始嫌孩子太吵,自己没法工作,嫌Cam对孩子太纵容,他看不惯。总之,随便一句话,都可能是一场争吵的导火索。

终于有一天,Cam接到警局的电话,浪子因为酒后斗殴打伤了人被拘留了。Cam的心凉透了,她带着孩子搬了出去,联系了律师,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和男人应付的抚养费。

渣男有多渣往往在分手的时候表现得最精彩。他到处散播Cam不守妇道的谣言,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并且当然,一分钱都不会出。

最后他的案底出卖了他,Cam拿到了孩子百分百的抚养权,终于彻底离开了渣男。她租了间小房子,找了份稳定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带女儿,有些孤单有些累,但是心情轻松了,一切慢慢都走上了正轨。

法院判渣男要付一定的抚养费,可事实上他从来什么都没付过,Cam也从来没有为此跟他纠缠过,尽管她的工资不高,租房养孩子挺吃力。对她来说,还纠缠于这个男人尽不尽父亲的义务,毫无益处。

五年的青春,浪费在一个渣男身上,到头来净身出户,还要一个人辛苦抚养孩子,有多少人会在午夜梦回时替自己委屈,痛恨自己不听人劝,不懂选择,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是,流尽泪水,生活又能有多少改变?

不抱怨自己,不纠结于自己曾走错的路,痛定思痛,勇敢做自己的救赎,积极地面向明天才更有意义。

—3—

还有一个男性朋友,他的故事并不曲折,却令为人父母的我们心疼又感动。

十年前他的儿子出生了。小家伙白白胖胖,继承了妈妈漂亮的大眼睛和爸爸修长的眉毛,而且很乖,特别爱睡觉,一家子幸福美满,羡煞旁人。可月子尚未出,一封来自医疗中心的信却将这幸福美满笼罩在了阴云之下。

信上说,在新生儿先天性疾病筛查中发现,他们的儿子甲状腺激素不足,需要去做进一步的化验。

他们上网一查甲状腺激素不足的症状和后果,意识到孩子嗜睡可能是因为甲减造成的疲劳,联想到孩子的未来,不禁一身冷汗。

他们怀着一丝侥幸带着孩子去做了进一步的检查,检查结果彻底打破了他们最后的一丝希望,孩子的甲状腺激素竟然为零!

这极为罕见。在法国只有万分之三的孩子有不同程度的甲减,而这些甲减的孩子里面,只有不到15%的孩子有着一个完全不工作的甲状腺,他的儿子,就在这万分之三的百分之十五里面。

虽然医生安慰他们说,只要适时地补充激素,一般不会出现别的并发症,但他们还是心痛不已,在别的小宝宝还在吃母乳的时候,自己的孩子已经要开始吃药了,而且这一辈子,一天都不能断。

治疗看似简单,实施起来却是另一回事。孩子的体重身高一直在增长,而在法国并不可能每周去化验一次,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需要根据孩子的表现来判断药的剂量是不是要调整了。有时候孩子前一天还和正常孩子一样,睡了一觉起来就开始烦躁,或者没一会儿就又睡过去,烦躁的时候怎么都哄不好,嗜睡的时候连饭都不肯吃。他们只好临时请假,带孩子紧急看医生调整剂量。

孩子一岁的时候,他的妻子提出了离婚,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城市。为了方便监控孩子的病情,他选择了孩子随他生活。到现在九年过去,他经历过很多艰难的时刻,但也跟孩子度过了更多美好难忘的时光,他的眼底映出来的,是浓浓的满足和幸福。

我一直记得他曾经在一封电邮里写的那段心里话:

“我理解那些罕见病患儿的父母对苍天的责问:‘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孩子?!’我不想问,我只想全心全意去爱我的孩子。他虽然毕生都要依赖药物,但他毕竟可以有接近于正常人的生活,这已经比很多很多人幸运。

上天将他给了我,不论他健康与否,能与他做这一世父子,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不抱怨命运,心怀感恩,就会有更大的勇气,更坚定的信念去面对生命中的风雨。会有阳光自心底照耀而出,温暖,充满让人幸福的能量。

——

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

人这一生中,总会遇到些考验的关口和看似不平的是非,但是,把一腔的辛劳委屈是化作抱怨,去继续伤害自己和亲人,还是勇敢地、坦然地接受,着眼于更美好的明天,却全凭自己选择。

你对待自己,亲人和命运的态度,决定了你对幸福的感受程度。

不抱怨的人,总是离幸福更近一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