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无邪

风一吹就像英吉沙小刀割肤一样疼痛。用清水洗把脸感觉肉和骨头全都炸开了。天还朦胧,人就从梦里过渡到冰冷的空白又突然在凉水的刺激下蓦然清醒。

每天清晨醒来,跟许多人一样会摸一摸手机,体会活着并且安在的感觉。不能免俗,也不愿回避。心瘾被多巴胺刺激的忧郁成疾,尼古丁和酒精都成惦念。许多事触动记忆在相同季节中被回放,寒冷如渊,一失足便直直跌下,来不及跟从的心被抽离在崖上。秋风凄凄,又一次柔弱无依。

心情这么写实,不是故意的,不为了招谁惹谁,不是矫情不是虚荣不是想赋诗作词写文章强做忧愁。这是病,积恶已久,唯一能做并减轻负担就是这样唠叨,如果你从某一行文字路过,请不要笑也不要过分鄙夷。

工地上高高飞来飞去,又是一天。

看着夕霞变成灰色浮云,月亮从彼岸升起。树影婆娑群山苍茫时候,我翻下脚手架。胃颤巍巍的抽搐着,饥饿感升华了空虚,空虚映衬着孤独,在月光下幻变着寂寞的颜色。

寂寞再美,都无处安放。

再有一个多月光景就该回家了。这么些年唯一感觉在生活的证明就是工作,晴天一群人上下奔忙,雨天猫在住处躺在床上听着音乐抱着手机皱着眉头望着房顶傻笑,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家呢,竟成了短暂的歇脚,或春节假期的临休处,安歇几天就又仓皇皇的去奔别处。

人生窘迫啊,曾经的希望都被贴在脚底,踩碎了,死灰洒遍经过的万水千山。也许是希望不够执着,或者不够淡定。

他时隐时现时男时女的玩失踪又玩变态。他怪现实辽阔的转瞬炎凉,现实怪他狭隘的乖张孤僻。可他就这么希望着,尽管和现实不曾实现交集,但他欣喜过,粉身碎骨也不再怨了。

无悔是学问,多读书就是为了知道无悔不是自私而是责任。好像这是哲学。在主观意识流混沌未开又个人认知不同的情况下此项学说是两极分化的客观存在。所以无悔也是存在精神世界里的形而上。形而上谓之道,形而下谓之器。不成器便成全道矣。

取悦菩提心,使之常无悔。即使碎了希望穷途末路也要随遇而安,车到山前必会柳暗花明,又何必计较一步之失。

就让心在崖上冷着吧,吃尽寒风就会清醒,就会明白有的热情需要冷却,有的时间必须留给自己反省,哪怕一个人冷冷清清。等我的躯体从渊涧深处爬上来再一次把她放进胸膛的时候她会清楚什么是温暖,会理解我一失足的逃离原来不是永别。

所以,一切遗憾都是扯淡。

因为这事儿它根本就没完

……

阿狸说,这张下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