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哀帝故事(二)断袖之癖

断袖之癖

中国古代,很少有真正的同性恋,有关双性恋的记载倒是不少,连帝王也不例外。西汉皇帝大都有关系暧昧、非常宠爱的臣子,比如惠帝时的闳孺、文帝时的江充、武帝时的韩嫣、成帝时的张放,等等。虽然史书上经常会用到“与上卧起”之类的词句,说这些宠臣陪皇帝同寝,但他们之间究竟暧昧到了何种程度,算不算真正的同性恋关系,却谁都不敢妄下断语。只有汉哀帝之与董贤,不但可以确证他们确实存在着不正常的男男关系,并且他们的事迹千年来一直作为同性恋的代名词,那就是“断袖”。

一朝天子一朝臣,哀帝以外藩继承皇位,王政君和他毫无血缘关系,他本来是有机会把王氏家族连根拔除,扫出政治舞台的。然而荒淫的生活,以及短暂的寿命,使哀帝终于未能得偿所愿。哀帝死后,王莽卷土重来,再次控制朝政,俨然以霍光自居。然而王莽的野心,并不仅仅在于废立一两个天子而已……

董贤字圣卿,是云阳(今陕西淳化西北)人,年轻英俊,被哀帝一眼就看上了,拜为黄门郎,然后升迁为驸马都尉、侍中,官位一路攀升。哀帝对董贤可谓宠爱无限,出则同行,归则同寝。某次两人一床睡午觉,哀帝想要起床,发现沉睡的董贤压住了自己的衣袖,他怕吵醒董贤,就割断了自己的衣袖——“断袖”一词,后来就和春秋时代的典故“分桃”一词并列,都作为男同性恋的替代语。

董贤也尽力奉迎服侍哀帝,连节假日都不肯离宫回家,哀帝为此干脆把他的妻子也接进宫里来。此外,哀帝还娶了董贤的妹妹,封为昭仪,地位仅次于皇后。史书上说:“昭仪及贤与妻旦夕上下,并侍左右。”四人间的关系非常龌龊。哀帝为董贤夫妇在皇宫北面营建豪华官邸,其中的装潢、陈设无比精美,屋柱和窗格都用锦缎包裹。四方进贡的奇珍异宝,哀帝自己留下次一等的,最贵重的全都搬去董家。他还加封董贤的父亲董恭为少府,晋爵关内侯,后来又升迁为卫尉。

如此优遇厚赏,哀帝还嫌不够,想要封董贤为侯。可是按照汉朝的规矩,大臣没有特殊功劳是不能封侯的。某次待诏孙宠、息夫躬两人告发说东平王刘云和其王后暗中诅咒哀帝,兴起大狱,侍中傅嘉趁机献计说:“孙宠和息夫躬的告密信是通过宋弘递交上来的,如果把宋弘的名字换成董贤,那不就是大功一件,足以封侯了吗?”哀帝听了大喜,立刻照办。

丞相王嘉和御史大夫贾延上书反对哀帝趁机封董贤为侯的诏令,一方面质疑此案的审理,一方面质疑董贤在其中的功劳。哀帝以退为进,将此事冷处理了几个月,还是不顾群臣反对,封董贤做了高安侯。

元寿元年(前2),傅太后去世,哀帝竟然伪造傅太后的遗命,加封董贤食邑两千户。王嘉不肯照办,把哀帝的诏令原封不动地归还,同时还附上自己一篇奏章。他在奏章中说:“今贤散公赋以施私惠,一家至受千金,往古以来贵臣未尝有此,流闻四方,皆同怨之。里谚曰:‘千人所指,无病而死。’臣常为之寒心。”哀帝看了奏章,勃然大怒,立刻逮捕王嘉,押入牢狱。王嘉绝食而死。

王嘉既死,没人再敢直言进谏了。哀帝为了继续提拔董贤,甚至连此前一力扶植的外戚傅氏和丁氏都弃如敝屣。他的舅舅大司马丁明因此被免职,改封董贤为大司马、卫将军。此时董贤年仅22岁,就成为朝臣之首,百官奏事,都必须通过董贤。元寿二年(前1),匈奴单于前来朝觐,看到汉朝的执政大臣如此年轻,非常诧异,就问翻译缘由。哀帝竟大言不惭地命令翻译回答说:“大司马虽然年轻,但他是大贤,所以能够担负重任。”

丞相孔光本是董贤之父董恭的上司,现在反而比董贤矮上一头,哀帝怕孔光为此看不起董贤,特意让董贤前往拜会。孔光恭敬迎接年轻的大司马,礼貌相当周到,哀帝听闻后大喜过望,即刻拜孔光的两个儿子做谏大夫和常侍。

哀帝实在是疯了心,董贤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了,他却还嫌对董贤的深爱无从体现。某次宴会上,哀帝突然眼望董贤,微笑着说:“我想效法尧帝禅位于大舜,怎么样?”竟然要把皇帝宝座也让出来。近臣王闳大声反对说:“天下乃高皇帝天下,非陛下之有也。陛下承宗庙,当传子孙于无穷。统业至重。天子无戏言!”哀帝大为扫兴,从此疏远王闳。

过了没几个月,当年(前1)六月,荒淫的哀帝刘欣突然去世了,享年仅25岁。王政君召见董贤,向他询问皇帝丧礼的相关细节,董贤悲痛欲绝,结结巴巴地答不上来。王政君就说:“新都侯王莽当初担任大司马的时候,曾经为先帝(汉成帝)主持过丧礼,很有经验,我让他来辅佐你吧。”就用这个藉口,把王莽调回朝中。

王莽一回来,王政君就指使尚书弹劾董贤,说他在哀帝病重的时候,没有尽心寻医问药,因此禁止董贤再出入宫中。董贤摘去帽子,跪在宫殿前请罪,王莽就派人手持王政君的诏书宣布:“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阴阳不调,灾祸频发,百姓遭难,这都是执政者的责任。高安侯董贤行为不当,做大司马不合众心,即刻收回大司马印绶,罢官回家去吧。”董贤恐惧害怕到了极点,当天晚上就和妻子一起自杀了。王莽还怕他是诈死,特意派人开棺查验。

煊赫一时的董家就此衰败,董贤的父亲董恭,兄弟董宽信等全都被流放到边远地区,母亲被遣送回娘家,其家被抄,竟然价值43万万钱!不仅董氏下场凄惨,王莽上台后开始大反攻,大清算,把傅氏、丁氏两家也从高峰顶推跌落悬崖底。当时哀帝的祖母傅太后、母亲丁太后都已经去世了,就葬在元帝渭陵的旁边,王政君废除她们的尊号,改称定陶恭王母和丁姬。元始五年(5),王莽下令把两人的坟都刨了,取出太后印绶销毁,把遗骨迁葬回封国定陶去。此外,哀帝的皇后、傅太后的堂侄女傅氏,也和赵飞燕同日被废黜,恐惧自杀。

这种行为虽然是报私仇——王政君本人的仇,和整个王氏家族的仇——但傅、丁确实目中无人,违法乱纪,搞得天怒人怨,尤其她们被尊为太后,根本违反了儒学准则,朝廷礼法,遭到士大夫们的一致反对。王莽派人去开挖两人坟墓的时候,朝廷公卿各派子弟、家奴,并召集各方读书人,聚集了十多万人一起动手,不到20天就将坟墓彻底铲平。王莽之行,不但没人说他忌刻,反而受到了普遍好评,他的声望也因此变得更高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