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二十八章) 阿丽娜

字数 2496阅读 61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凡世间的一支箭,能不能斩杀妖?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一旦一只妖的内丹没了,那他便会魂飞魄散。

若我青持,成了千百年间第一只被箭随随便便就射死的妖,那岂不成了六界八荒莫大的笑话。

索性,我没死。

我意识不清明的时候,恍惚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传入我的身体内。

许久后,我意识略微清明了,睁开眼一看,映入眼帘的却是两只翘起来的羊角小辫儿。

羊角小辫儿的主人有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那双眼睛见得我醒了,亮了一亮,随后羊角小辫儿蹦蹦跳跳的出了房间。

我听见羊角小辫儿奶声奶气的声音:“阿娘,大姐姐醒了!”

屋外传来不算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房间的门帘就被掀开了,门口立着一个很美丽的妇人,她身后的小羊角辫扯住她的衣角露出半个头,怯生生地望着我。

那妇人走到我身边,细细打量了我一会,温言笑道:“姑娘,你终于醒了,你已睡了三日了,若是再不醒,我也拿你没法子了。”

我只静静的回望着她,没有说话。

这妇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看样子,是羊角小辫儿的生母。她长得很美,肤白明眸,发用木簪琯了一个圈,柔柔流落几丝碎发。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很温和的气质,岁月似乎很厚待她,粗布劣衫无法遮挡她身上那种淡淡流转的光芒,她身上有人世烟火的味道,却又与那些个整日被柴米油盐浸泡的普通女子不同。

若说霓裳是我见过最美的妖,那面前这位,便是我见过最美的人。霓裳的美是惊艳,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那一点朱砂,而她的美是柔柔的,一眼就让人觉着很舒适,像黑夜里不灭的一盏灯。

但真正使我沉默的,是我从她身上感知到了灵力流动。

之前说了,她是我见过最美的人。

她的确是人,但人怎么会有灵力?

她见我不答话,眉上多了一点担忧:“姑娘怎么不讲话?莫不是伤得很重,连话都不能说了吗?”

我摇了摇头,开口道:“是你救了我?”

她很温和的笑了:“前些日子我去河边洗衣,恰巧碰见你晕在那里,当时你浑身是血,我以为你活不成了,但好在多留了个心眼,这才将你带回来了,可见姑娘命不该绝,是有福分之人。”

“你是何人?”

“我叫阿丽娜。”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你的名字。”我直直盯着她的眼睛说,因为我知晓,妖一旦受了很重的外伤,便无法维持人形,我那时已昏迷过去,想必她见到的只是一只白鹤而已,一个普通人,怎会去管一只鹤的生死?

她愣了愣,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她转头对小羊角辫儿道:“兰玛,你去屋外头玩吧,阿娘和大姐姐说会话。”

小羊角辫儿听话的点点头,又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噢对了,她不叫小羊角辫儿,而是叫兰玛来着。

阿丽娜见小兰玛出去了,方对我道:“姑娘不必惊慌,我自知你不是凡人,因为我以前同你是一样的。”

我有些迷茫:“你说什么?什么一样?”

她弯起嘴角,很平淡地道:“我同姑娘一样,是妖。”

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再用灵力去探了探,可探到的,确实是一具肉体凡胎。

“你是在编话眶我么?你明明不是妖身。”

“我眶你作甚?我的确是妖,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你是如何变成人的?”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小白鹤,看来你的阅历很是浅,你竟不知道么,若妖同凡人结合,生下后代,那她便会失去漫长的寿命,也会渐渐散去灵力,变成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我缄默了,在我的认知里,鹤族是没有妖同凡人结合的,也许有吧,只是我不曾听说罢了。

“你已经没有灵力了吗?那你如何替我治疗的?”

“我的灵力很低微,只是勉力救你而已。平常的妖消耗了灵力,只要歇息片刻便会恢复,而我却再不会回复了,或许再过不久,我便会完全失去灵力,甚至连自己曾是只妖都忘了。”

为了一个凡人,为了一个凡人的孩子,用自己长久的生命与强大的灵力作为交换,我禁不住问她:“你这样做,值得吗?”

她笑了笑:“值得。”

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是想到了小兰玛,还是想到了那个能让她甘之如饴的男子,她的眼中流露出无限的温柔。

“无论如何,谢谢你救了我。”我对她展露笑颜:“你可以叫我阿持,我是芦苇荡青家的幺女。”

她歪着头想了想:“芦苇荡么?时间太久,我已不记得妖界种种,我的前身也不必对你说,现在我只是阿丽娜而已。”

“好,阿丽娜。”

气氛正是融洽,却听得外边传来几声大汉粗鲁的吼声,阿丽娜一听脸色一变,立时站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喊道:“兰玛!兰玛!”

小兰玛一溜烟的跑了进来,她巴掌大的脸上还蹭着几点黄泥:“阿娘,我在这儿。”

阿丽娜蹲下来细细帮小兰玛擦拭脸上的泥垢,语重心长地道:“兰玛,阿娘不是叮嘱过你么,若是听到有许多叔叔进了村子,立马要回家里来,你又忘了吗?”

“我没有忘,我只是在家门口捏泥人玩儿而已。”小兰玛撅着小嘴道。

阿丽娜轻轻捏了捏小兰玛肉呼呼的小脸:“兰玛乖,帮阿娘把屋子门锁起来好不好?”

“好。”小兰玛点了点头,又晃着两只小羊角辫儿走了。

“阿丽娜,出了什么事?”我不禁开口问道。

“唉,你有所不知,”阿丽娜皱着眉叹息道:“这个村子本是隐居在山间,世世代代自给自足,族人们不问外事,女子纺织,男子种树,很是平和。但自从去年突厥人的军队踏足此地,便再没有安宁的日子了。尤其是崒干大人,他平生最爱听优人唱曲,不知从哪儿听说了族中女子善歌舞的事,隔三差五便派人找些莫须有的借口抢几个女子去给他唱歌,但他性格又残暴非常,那些女子往往是有去无回。”

“此人竟如此嚣张,难道官府不管?”

阿丽娜露出一丝苦笑,只答了两个字:“乱世。”

我顿了顿,又疑惑道:“崒干大人?此人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是突厥语,用汉话来讲是,史思明。”

史思明!原来是他!

听闻这个名字,我心中顿时愤慨非常,眼中不断浮现起士兵们孤军奋战的场景,那一句句壮烈的誓言,那一张张染满了鲜血的脸,以及最后赵谨俞绝望的眼神,都令我心绞不已。

“阿丽娜,能否拜托你帮我打听一个人?”

“你说,我一定尽力。”






迟来的祝福,大家新年快乐o(´ω`)o

关于本文更新的事,首先对一直追文的小天使道个歉,一是因为过年了,想给自己放假放松放松,所以这几天没有更新;二是我的存稿用完了…也就是说,我现在每章都是在裸更。我不是专业的写手,不可能做到每天稳定更新千字,写长篇有一个问题就是经常会卡文,没有灵感的时候憋死都写不出来_(・ω・」∠)_,所以今后不能保证日更了,希望大家能够谅解。当然,本文不会坑的,大家这点可以放心,最后还是谢谢你们的支持。ヾ(*´∇`)ノ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