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女性自我审美的意识转变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是在东北小县城里长大的。妈妈是那个时代的先锋,她南北做生意,烫头,涂雪花膏。

当我高中住校的时候,早上洗好脸对着镜子涂面霜的时候,全寝室的姑娘惊呼,你在干什么?

当时寝室里的姑娘大多来自乡下,没见过这东西很正常。我当时有一种诧异中的骄傲。

高中时代,我的个性在崛起,但是女性意识却在沉睡。大概省重点里的气氛太过沉闷,我烫过爆炸头,梨花头,凤梨坑头,烟花烫头,所有的颜色都做过,我抽烟,喝酒,逃课,网吧通宵,和所有的问题少年做朋友,但我还是个好姑娘。神奇的是我整个高中都没有谈过恋爱。谁愿意接受一个怪人呢?

上了大学,我们开始往小美女的方向打扮,尽管早餐还忍不住会吃两个包子,中餐还敢吃2两半米饭。但是一出了校园,要做老师,领导们马上把我们这些爱美之心扼杀于摇篮,要稳重,要朴素,要庄重,不能涂脂抹粉!居然还有领导亲手给我挽了一个脑后的大包头(我一个青春少女让你这么作践?这是什么少妇婆婆头?)。现在回忆起来内心仍是一万匹羊驼。

对,然后我那激荡的内心又无法忍受沉闷的工作氛围,我去了更活泼的民营企业和外企。这对我的人生审美修正是巨大的。我们公司的Cindy,Tessy,Ada,全都以一种都市女性独有的自信美(金钱与青春的产物),可以说一下子让我找寻到了自己一直追求的状态,高薪,美貌。

我开始用上成套的化妆品,能知道如何恰当的搭配眼妆和口红。买什么样的鞋子和包包在客户面前不跌份不张扬。形象是职业生涯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彩妆色号弄错都算是工作失误。

银泰里看上哪一件完全不用看价格就刷卡买下,过足了购物瘾。

后来我在人事复杂的外企中出局,心灰意冷换了行业,当时更上这个行业的饱和与颓势。匹配我这颗本来就灰的内心。这两年半,我的工资比从前缩减了3/4。衣服档次也从银泰掉到了路边摊。我那是开始理解什么是光鲜的外表。梦幻泡影。我反思从前买多太多浮夸的妆饰,其实它们都屁用没有,我开始变得森系,只买生活必需品,懒得打扮,素面朝天,返璞归真(真的穷,还欠了信用卡债)。

等我再回到原有的行业中时,我才把事情做对。但本文只谈自我形象与审美。我仍然每天穿着路边摊和淘宝货,只是偶尔见人才把过期的时装翻出来应应场面。新同事对我痛心疾首,每天带我去银泰,亲自指导我买衣服,强迫我使用她的优惠券。我还是没什么兴趣,觉得无印良品优衣库随便穿穿舒服极了。我甚至不争气的在她兴致勃勃的试彩妆的时候坐在柜台的化妆椅上睡着了。

然后我得到了巨大的谴责。

我反思,虽然我现在无需见人,一套家居服就搞定了全部服装,但是仍然可以把形象作为一个兴趣爱好一样培养,并不要像从前一样把它作为职业礼仪要求的一部分,也不需看穿它虚张声势的浮夸。打扮,仅仅是装扮,锦上添花,做一个消遣而已,至少是现在日益稀少的姐妹间的一个话题。

好,买买买并不需要用力过猛,我佛拈花一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