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有个女儿


昨天刚打开电脑,就看到成都姑娘悉尼遇害案再审。再加上最近沸沸扬扬的南方系记者性侵实习生一事,作为一个母亲,我已经无法想象,假如我有个女儿最近会有多焦虑。

虽然春哥告诉我们一个现实:生男生女都一样。但在这个号称新女性权益崛起的社会,在日益开放的性观念之下,未经世事的儿子和女儿一样,都是非常脆弱的。(特别是遇到我高中某老师那种癖好特别的人)


作为一个母亲和别人的女儿,我不经开始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如果我有女儿,该如何最大程度上防范她的风险呢?

作为一个长相普通、气质普通、身材普通的女性,让我来告诉大家目前我在这个社会上遇到的风险次数(样本期间:3岁至30岁):

师长明示暗示交往类:2次;

男性熟人揩油类:7次;

陌生男子非正常言语挑逗类:N次;

公共交通工具上肢体非正常接触类:6次。

虽然这些风险最后都被一一化解,但是后面想想,还是由不得为自己捏一把冷汗。如果环境转换,或者任何变量变动,或者某些人心再险恶一点,我还能否全身而退,未为可知。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这个数据很夸张,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不清楚情况,正是因为似乎情况不严重,没有人说出来。

当我们冷眼旁观印度等国的各种恶性事件时,或许还觉得安然自得。但是有些事情的现实,就像冰山一样,我们看到冰山或许只有一小块,却忽略了它其下的巨大基数。没有看到,并不代表不存在啊!至少在我采访过的女性友人里面,这个潜在的性侵害风险或者性骚扰事件,是比较普遍的,而形象气质好一点的女生遇到的几率更是成几何倍数增长。

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因为这个社会反而会去责怪弱势群体,某些无关的看客(大部分是直男癌晚期,也不乏很多脑残女性)的受害者过错理论:“为什么单单找你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还不是因为你穿得那么露!”自古以来的“红颜祸水”不都是这样吗?连清兵入关,都要怪在陈圆圆头上,我也是醉了。

对于这些人,我恨不得抓过来统统赏个“一丈红”。


好吧,收起我的毒手,假如我有个女儿,我应该怎么办呢?

1、多给她吃核桃。智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包括后期遇到问题的应变能力、看穿渣男的眼神、环境情况的判断等,都与智商有莫大关系;

2、多给她补钙。小时缺钙,长大缺爱。一个needed的女人,经常会被自己的心理需求蒙蔽住眼睛,容易掉进看似温情脉脉的陷阱;

3、多给她看书。多阅读的女生,脑洞通常会大一些,遇到坏人想法不会过于单一,受人诱导的可能性会降低;(严格控制言情类涉入,引导补充法律类)

4、多让她参与活动。防狼术、近身搏斗、战斗器械使用方法、自救方法都是必备的(阶段性加入各种实战模拟和突击演习);

5、多带她出去玩。除了开阔眼界以外,还可以锻炼独立性;(类似于贝爷那种生存试炼)

6、多给她买衣服。尤其是盔甲类金属制品;

7、多给她买饰品。尤其是铁指虎、甩刀等;

8、多让她做眼保健操。同时还要向六小龄童学习瞪灯,练出一双火眼金睛,一眼看穿妖魔鬼怪。加几分霸气属性,把那些猥琐人士一一瞪回去。


讲真,想了这么多,我对我的假想女儿还是很担心。没有百分之百的呵护和照顾,我只能虔诚祈祷,所有人的女儿都能平安快乐,也包括我们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医的解释很简单。就是鼻窍受阻。肺气不通畅所致。治方以宣通鼻窍为主。但需辩明患者其寒热 打呼噜的病理分析及中医治疗...
    JOJO_费琼琼阅读 207评论 0 0
  • 大家即将要搬离一直住着的宿舍了,出去“另辟天地”,屈指数数,刚好凑齐5天。个人比较恋旧,一个地方住久了,搬离总有些...
    粤殿区阅读 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