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字数 3282阅读 167

亦舒的《我的前半生》跟着电视剧又火了一把。对于我们这代读亦舒的女生来说,可能电视剧的改编还算不上合格,但是能以这种最具影响力的方式再现这部作品,我觉得这次改编还是值得的。

不说剧了,没怎么看,原著在心里的地位实在不可动摇,就说说读原著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感想吧。

有人说女人别活得太聪明,累。那像亦舒这般通透明白的女子,到底是过得有多辛苦。她笔下的子君、涓生,她笔下的爱情,她笔下的婚姻……故事里一切都太透彻,太赤裸裸,想到再多挣扎人生也就是要这么过,心底竟然生出苍凉之感。

从前那些不谙世事的年纪,读《我的前半生》不过是为赋诗词强说愁。如今踏着几尊爱情的尸体一脚迈进婚姻,再翻出来重温,心境不可同日而语。如果那时你问我,我只会说我恨极涓生,许人一世安稳,又中途收回。现在再让我说,我却不再对这个懦弱的男人有什么情绪。他许诺时一定是真心的,可是没有人能保证真心是永远的。中途变卦这种事多了去了,爱情与婚姻中出现,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女人最不能相信男人的一句话便是“我养你”。这么说也不准确,你听到男人愿意跟你这样甜言蜜语时还是要高兴的,还是要回答他“好的啊”。一个男人愿意这么许诺,已经很难得,请相信他那一刻的真诚吧。要是连听甜言蜜语的心气儿都没有,那恋爱还有什么乐趣。所以要相信,要开心,但你也只相信那一刻便是。晚上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第二天起床还是要对着镜子跟自己说:“今天也老实上班去赚钱吧!”

当然,这家庭主妇也不是不能当了。毕竟每家情况不同,为了孩子为了家,有时确实需要女人牺牲几年时间。如果目前的家庭状况是女人呆在家里相夫教子最好,那也犯不着扔下老公孩子非要出去当女强人。但这几年在家,一定也要努力保持学习、进步的状态,甚至可以做一些homework的兼职,不要变成生活中只有茶米油盐的黄脸婆。

我想,保有随时能够离开的勇气与能力,是女人能给自己的最大的安全感。

男人说他负责赚钱养家,你不要真觉得自己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可以了。估计有人的确一辈子貌美如花平安度日,但那种好运咱不敢奢求,向上天祈求运气总比不过让自己强大起来靠谱儿。反正我是不敢的。嫁人两年,这两年我不断体会到我老公是多么好的男人,但我还是不敢的。有时我想,如果我敢了,那么我们的关系也许就会变化,因为我的松懈会变成他的压力——毕竟,对于包括男人在内的任何人来说,完全负担另一个人的人生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别想着把自己托付给别人,就是对那人最好了。

小说中的子君终于还是走出了前一段婚姻的阴霾,从一个只会抱怨的弃妇,变成过得潇洒漂亮的摩登女郎。而涓生,离婚后发现真爱小三也不过是变成另一个子君,再迈入婚姻,依然要过一地鸡毛的生活。他后悔,想挽回子君,已是覆水难收。其实这就是人性,拥有的总是蚊子血,没得到、已失去的才是红玫瑰。读到这里我是解气的,不过细想想,如果没有涓生的背叛,子君不会是现在这样充满魅力的样子。所以对子君来说恐怕是,唉,还是谢你离婚之恩吧。

子君的确并不恨涓生。"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发出的冷淡,干嘛花力气去恨一个不相干的人。" 这是子君说的最让人落泪的一句话。涓生已是不相干之人,曾经再多的恩爱缱绻都烟消云散了。而能让一个女人悟出这般豁达道理的,又是经历了何种的伤痛、流过了多少的血流。子君因为这样想,所以解脱,而她已不再是一个可以恨的、对爱情白纸般全心全意的女孩子。人们管这个叫成长。

故事中不乏跟子君的人生形成鲜明对比的例子。子君的闺蜜唐晶,三十几岁前独自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三十几岁后觅得如意郎君,嫁人生子,做起家庭主妇。子君感叹,唐晶跟她的人生走得正相反。她是三十几岁前都在家做贤妻良母,三十几岁后却要出来独自打拼了。子君的妹妹,一心想嫁老外,最后找了一个年近60的大学外教,她也不过是图一份更稳妥的生活。小三辜玲玲最终逼得涓生娶她为妻,这对之前已经离过一次婚的她来说,像是很不错的归宿了,但她也要忍受涓生心里想着前妻,像防小三一样防着子君,其中冷暖,只有本人自知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儿,不用旁人品头论足。只要自己认可,那日子就可以过下去。最后的最后,子君也是找到第二春,又开始另一段爱情与婚姻。

似乎女人的幸福永远都牵在男人手上一样。嫁个好人,才是好归宿。其实我是担心唐晶将是第二个子君,子君也会发现自己遇到的是第二个涓生……虽然小说的人设不是这么设定的,仿佛她们的归宿都是可靠的、优质的。但如果放在实际生活中,呵,谁说得准呢。亦舒也看得明白,她在其他的作品中写道:“我的归宿就是健康与才干,一个人终究可以信赖的,不过是他自己,能够为他扬眉吐气的也是他自己,我要什么归宿?我已找回我自己,我就是我的归宿。” 但愿子君与唐晶,都能在婚姻中保持这样一份傲气吧。

现代社会,婚姻法不保护女性,直男癌人口依然不少,但总有一点还是值得庆幸的——女人的人生选择越来越多了:我愿意过就跟你过,不愿意过可以离,离了可以再找,不找可以一辈子单身贵族。那句流行的话怎么说来着?宁可高质量地单身,也不要低质量的婚姻。但归根结底,想要拥有选择权,还是要自己争气。

亦舒在小说里也写道:“结婚与恋爱毫无关系,人们老以为恋爱成熟后便自然而然的结婚,却不知结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结婚,简单得很。而爱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我是深深认同这句话的。结婚其实简单,拥有爱情才是最难的。子君也说,如果可以选择,她愿意与这个优秀的男人一直保持稳定的恋爱关系。但在当时这是不可操作的选项。现在不同了,现在只要你足够有本事,这个已经成为了可选项。

虽然这样说,但大多数女人还是保守与传统的吧。我说那么多大道理、大理想,我还不是依然选择了婚姻。但我自信我选择的是有爱情的婚姻。现在我不再说起涓生恨得牙痒痒了,其实是因为,我发现连我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一辈子只爱这个人,那我能要求对方保证什么呢?对了,我要求了忠诚。我说,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不要欺骗我,我可以原谅不爱,但不可以原谅谎言,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你了,我也会如实相告,出轨是绝对不可原谅的。我始终认为,“永远爱”是不能期待的,但人品还是可以试着信任的。

人生路漫漫,这途中总是需要温暖与慰藉的。自己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好,但如果有机会,还是希望那些渴望获得陪伴的人能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子君在可以那样自由潇洒地过生活之后,仍是有大块大块的寂寞无法填满。读到那些她内心感受的描写时,我并不会嘲笑她软弱。有些评论说,她终是离不开男人,这才是她悲剧的宿命。我倒想看看,这些评论的人有多坚强。希望生活中有一份美好的爱情、一个可以互相取暖的伴侣,这是人类最基本的精神欲求,没有什么可耻的。

我们还是要对爱情、对婚姻充满热忱,用最真诚的心意去对待我们的另一半。因为爱的乐趣也就在于此啊——首先自己得投入。但要明白,付出不是为了把对方困住,更不要在对方变心时成为要挟他的筹码。付出,是因为我付出我快乐。爱他这个过程,本身就已经给自己带来了很多很珍贵的幸福感。爱是自私的,终究还是为了让自己快乐。所以就永远不要让自己把“我都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这种没出息的台词说出口。希望子君在下一次离开时也能保持从容。哦,看我这悲观的,已经开始想象她和婚姻的下一次诀别了。

马伊琍饰演的子君,不是小说里那个年代香港的子君,而是这个年代我们身边的子君。虽然没太看电视剧,但我想她是可以演好的吧。现实生活中她用“且行且珍惜”保卫了自己的婚姻,其中多少隐忍只有她自己知晓。反正我是无法想象的,我觉得那是一种痛入骨髓的、长久的折磨:每个午夜梦回,看看躺在身边的男人,他撒过的谎一遍遍在心里翻腾……还能不能与他做爱?如果是我,肯定不能了。多脏啊。不过,人和人选择不同,马伊琍的选择,是她最认可的。但我也忍不住猜想她接这样一个角色的用意——也许是想在戏里过把瘾:你背叛我,我就与你狠狠诀别。

爱情是一场不幸的瘟疫,终身不遇方值得庆幸。——亦舒借满身疮痍的子君之口表达过这样的道理,读到这时心里点了一百个头。但我仍是渴望爱情、离不开爱情的,我也还是相信我的婚姻是例外的,是会幸福一辈子的。呵呵,看吧,这就是女人啊,知道再多道理也没用,永远都这个德行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