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五十九)

          第五十九节

窗外,一只麻雀在树上跳跃着,一会儿翘着尾巴悠闲地在树枝上踱着步伐,一会儿扑腾着翅膀飞到另棵树上,很快又转飞回来,叽叽喳喳唤来几只同伴,它们在树枝上自由而欢快地追逐着,一棵树,就是一座乐园。

英子呆呆地望着窗外的这几只麻雀,露出羡慕的表情,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金丝鸟,被困在医院这间大鸟笼里,远远没有它们这般自由和自在。

住进医院VIP特护间,已快一个月了,这里医护人员脸上的微笑如同一朵朵娇艳的塑料花,虽然美丽,却少了一份真诚和温暖。在英子看来,只要有钱,他们仿佛永远会把你当作上帝。

莲姨每天九时准时出现在房间里,她常常带给英子一些不同的水果,每次英子总是认真吃完,从不浪费。

她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贾一凡不敢大意,特意安排她住进了石城最豪华的私人妇产医院,这里的主治大夫都是从全国高薪聘请而来的,医疗水平不亚于石城最好的公立医院,英子住在这里,他一百个放心。

每天的检查报告会在第一时间发到贾一凡手机上,身体哪些指标符合要求,哪些还需注意,孩子发育情况如何,这些数据都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稍有风吹草动,医生也会注明问题出在哪儿,他们将采取怎样的医疗措施来确保大人和孩子的身体健康。

贾一凡打电话给林宏,你去给主治医生送个红包,英子这几天只怕要生了。

林宏二话没说,放下电话直奔医院。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莲姨就站在门外,林宏跟着她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莲姨说道,英子身体不大好,还是建议剖腹产吧,免得人吃亏。

林宏说道,刚刚问过医生,听他口气,贾一凡特意交代过,能顺产就顺产。

莲姨眉头紧锁,心事重重地又说道,这个只怕不行,我看英子走路都有气无力的,哪有力气去顺产?当初我是担心她日后还要嫁人,才鼓励她顺产,现在这种状态,安全该放在第一位吧。

英子自己怎么一个主意?林宏问道,她完全可以跟医生提出要求的。

她能有什么主意?莲姨叹了一口气,说道,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哪知道生孩子的危险?贾总跟她说还要生第二个,第三个,她定是听他安排的。

林宏明白过来,贾一凡之所以要英子顺产,无非是想她再给他生几个儿子。他来到英子房间,她正出神地望着窗外,林宏往外一看,原来是几只麻雀吸引着英子的目光。

莲姨轻声喊道,英子,林总来看你了。说完她关上房门,走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林宏和英子。

英子回过头来,看了林宏一眼,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你今日怎么有时间过来?

你不是要生了吗,贾总吩咐我过来打点一下。

林宏看着英子,心里泛起一丝酸楚,她脸上没有了一丝羞怯和害怕,淡定得叫人心疼。

她何尝不知道这个鬼门关有多可怕,除了硬着头皮向前走,还能有什么办法摆脱目前这种状况?

我刚刚和医生交流了一下,如果你觉得顺产不妥,可以提出剖腹产的。

英子摇摇头,说道,我没那么娇贵,顺产就顺产吧,老贾定有他的盘算,我得服从他的决定不是。

英子,不是这样的!林宏有些着急,他解释道,这种事情不是勉强就可以做到的,还得听从医生建议,如果身体确实不行,只能选择剖腹产,不要到时候,顺产生不下来,又改剖腹,那你就吃大亏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英子倒是很冷静,她喃喃道,你别担心我,老贾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不会有事的。

林宏知道自己说服不了英子,不知道如何劝说她改变主意,站在一旁陷入了沉默。

英子半天缓过神来,她轻轻问道,我生孩子那天,你会来医院吗?

看着她那充满了期待的眼神,林宏不忍拒绝,坚定地点点头,会来的,一定会来的,我要看着你和孩子从产房里平安出来。

英子笑着转过身去,偷偷抹去流下的眼泪。

林宏走出医院大楼,胸口像是塞满了东西,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病房外的那棵树,几只麻雀还在树上跳动着,它们何尝知道被困鸟笼的无奈和绝望?

第三天一大早,林宏忽然接到贾一凡电话,英子可能要生了,要他立即赶往医院。他迅速穿好衣服,跑下楼开着车子飞一般向医院奔去。

产房外,贾一凡、莲姨、老向都已到达,贾一凡看见林宏,说道,医生说有些早产症状,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还不见任何动静。

莲姨面向墙壁,紧握双手,口中念念有词,老向扶着她的肩膀,轻轻地安抚着。

林宏安慰道,你别太紧张,英子不会有事的。

你不知道,杨青两次生孩子都是死里逃生,每次搞得我精神高度紧张。贾一凡意识到这个时候不该提到杨青,他双手颤抖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忽然,手术室门开了,一个护士探出头来,喊道,谁是家属?

贾一凡急忙应道,我就是。

护士说道,产妇体力有些吃不消,顺产生不下来,医生建议立即剖腹产,家属有意见没有?

没——没意见,那就听从医生安排吧。贾一凡回答道,这个时候已别无选择,只能听从医生意见。

林宏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站在窗户一侧,望着窗外树上那几只麻雀,默默祈祷着,只要英子母子平安,一定要到东灵山庙里给观世音菩萨磕上几个响头。

以前他不是很信这个,今天,他宁愿世上真有观世音菩萨,她大慈大悲,定会保佑英子平平安安地生下孩子,只要如愿,哪怕要他倾其所有,都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