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烧活鱼和红烧仔鸡

这个城市起霾了。

昨夜气象台发布了橙色预警,于是今天很多公司都开启了弹性工作。

像往常一样换上白衬衫,出门,坐进车。在随着地表温度下降了一夜的车里瑟瑟发抖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今天不用去上班。

我可以去洗车,我也可以去把一直忘记去取的干洗大衣拿回家。我可以翻身回家冲一杯茶,接着读我那本读了半年还没读到最后一章的书。可是,也许是因为习惯吧,我还是发动了车,踩下了油门。

我不知道去哪,但我知道我不想去哪。我不想做上面提到的任何一件事,或者说,我不想做我能想到可以做的,任何一件事。开到哪里就是那里吧。想到这,我忍不住觉得自己很好笑,都工作8年了,依然是童心未泯。

我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想起我的大学。“只要出了上海我就觉得很轻松。”一个男孩抓着女孩的手说。“为什么?”女孩问。“因为只要在这里,我就必须是一个优秀的金融从业者。出了这里,我才可以做我自己。”“那你把门关起来,在家坐着看书,不可以吗?“ ”可能也行吧,可既然有时间看书,为什么不去研究一下股票呢?“

那时候我最喜欢崔健的一首歌,《假行僧》。“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女朋友知道我最喜欢这首歌,很怨怼地问我,为什么不要有人跟随。我觉得自己简直太酷了,连这么可爱的女朋友都不要她跟随。后来,大学毕业,她把我甩了。

车开着开着,就走进了越来越通顺的大路。我躲着我所有熟知的路线,渐渐上了一条笔直的大路。我身边的车辆在减少,我似乎正在向郊区行驶。现在还早,还没到早上八点。我精神大好,油箱也是满的。就这样向前开吧。霾很严重,已经影响到能见度,这样的天气,也没必要进行任何户外活动。就这样向前开吧。

作为一个爱好登山和清新空气的人,我曾是一个十足的文艺青年。我会在山上大声喊着女朋友的名字,让几个朋友从不同角度的远处帮我录像。回寝室熬上三天三夜,剪辑,配乐,做个视频,看得她又哭又笑。我还会把自己的鞋脱下来给她穿,然后牵着她的手,提着她的高跟鞋一起走回我们的学校。

不知不觉,身边已经很少看到其他车了。我车里有周一刚放好的酸奶、巧克力和麦片。可以把午饭解决。只要能在中午十分往回开,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路边突然有一只小狗在过马路。我早早地把车速减慢,不想吓到它。“有些车为什么对一只狗按喇叭。”她对那些有按喇叭癖好的司机总是很不满,“把狗狗吓坏了,更不知道往哪走了。以后还可能对车产生心理阴影。” “狗哪有什么心理阴影!” 我不以为然,牵紧了她的手。她总是喜欢过马路的时候看路上的车,司机的表情,路过的狗,而不是专心看路。

开着开着,车开进了一条小路。两边是树,树是枯的,因为是冬天。但是没关系,树干很健壮,枝干蔓延着,让人可以想到它们春天的样子。路的尽头会是什么?我想象不出,我已经忘记了是怎么来到这里,今天开车冒出来的想法太多了。这几年来第一次,我上班路上有一点也没有想起那个难对付的老板助理Monika,一年四季光着腿在办公室里竞走的Monika,会把文案拍到别人桌子上的Monika。唉,没能幸免的,我还是想起了这个M。

路变得越来越随意。水泥路变成了土路,前面一眼望不到头。雾霾好像有些许淡去的意思。是我的错觉吗?我想起了大学时候登山,也路过了一座湖。那时候我好想拍个照片,可是我的手机拍出来的不像是湖,倒像是一个装满了水的碗。那包围了我的、蓝色的、闪着白钻石的湖,怎么能被装到一个小小的屏幕里呢。她说她最喜欢湖,因为湖水深邃,又沉静。而与这两个形容词完全没有关系的是我,那时,我肤浅,又浮躁。可是,她那么喜欢我,觉得我那么好。

前面会不会也有一片湖?至少现在看起来像。那时候也是经过了这样的一段路,我们找到了一片湖。我踩着油门的脚不知不觉有点僵硬。会不会我今天就发现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以后每当我想起她,都可以一个人来这里尽情地回忆,而不用承受Monika那个眉头上挑的表情。

我忍不住觉得有点激动,发现了这片湖,我要做点什么呢?我可以下次带个帐篷来,再带一把折叠椅,在阳光下读一本书。我还可以来钓鱼,带一个煤气炉,一口锅,来一个现烧活鱼!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与Monika一起分享。她应该会在搭帐篷的时候搭把手,在我钓鱼的时候泡茶给我喝,烧鱼的酱料,应该也是她调的比较好吃。

我觉得通向湖的这段路也尤其美丽,虽然是冬天,但是路边铺着满满的落叶,被人忘记得很诗意。连我也想做首诗了,可惜我不是诗人。她是,那时候我们刚在一起,她为我写了一首歌。她唱给我听的时候,我鼻子很酸。她从来没有见过我哭,因为在我唯一哭过一次的那天,她已经跟我分手一个星期了。

开着开着,路好像有了终点。灰蒙蒙的雾霾让我仍然看不清眼前这片湖,不过马上我就可以看到了。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五米。

湖的前面,竟然是一堵墙。确切地说,因为这堵墙,我还没有看到藏在它身后的湖。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翻出后备箱的那把钳子,努力把墙凿个窟窿。或者改天带个破坏力强的炮仗来,把横在湖前的墙炸开。等等,湖很大,墙也并不宽,我是不是可以去找找其他入口?

我伫在墙的面前好一会儿,在这几种选择面前,我需要先补充能量。我上车翻出一盒麦片,麦片吃完了,我又喝了酸奶。酸奶吃空了,我翻出最后一块巧克力,放到了嘴里。

现在我只剩一种感觉。

饿。

饿了,想吃Monika喜欢的那家的红烧仔鸡,再来两大碗米饭。于是我发动车,掉头回家。我打开了导航,定位到公司,Monika一定去上班了,不然她不会不给我留早餐。

回去的路,我把注意力放在导航上。回去比来的时候快了很多。不知不觉我就到了公司楼下,停车到了我停了1095次的那个停车位。Monika下来,我们去吃红烧仔鸡。从交往到现在,一直都还会去的餐厅,也只有这家了。

“你上午去哪了?”Monika挑着她深棕色的细眉问我。

“我去找一片湖,可是湖被一堵墙挡住了。”我若无其事地说。

“你确定墙后面是一片湖吗?” 她系上安全带,撂了撂头发,不假思索地回问我。

“这不重要。”我说,“重要的是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们还是会去吃那家红烧仔鸡了。”

那片湖到底有没有一个足够放下一个双人帐篷的岸边,湖里有没有肥硕的大鱼,那鱼肉的味道好不好,我都已经不去想了。雾霾在渐渐散去,无数新的餐厅涌现在我居住和工作的城市。我和Monika会发现一些喜欢的新餐厅,也有一家常去吃的红烧仔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红烧仔鸡 这个城市起霾了。 昨夜气象台发布了橙色预警,今天很多公司都开启了弹性工作。 像往常一样换上白衬衫,...
    洛小仙儿阅读 882评论 3 6
  • 辞职之后去了厦门,并不是因为要逃避什么。我只是觉得日子因为平顺完满而过于迅疾。每天重复的日子,哗哗哗地就过去。迅疾...
    安静而纯美阅读 30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