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34)

96
傅青岩
2017.09.10 23:01* 字数 2579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33)“初夜”、初潮



(34)你朋友真叼

早晨起来,昨晚淋湿的衣服已经在洗衣机里洗好晾干了,本想换好衣服后想回宿舍去洗漱一下,许尹正却拿出他早上新买的牙刷毛巾递给我,“没洗面奶,要不你将就着用我的吧。”

我愣了下,不是因为他男士的洗面奶,而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用过洗面奶化妆品这类东西。

洗漱完后,许尹正叫我过去吃早餐,他煮了红豆汤,煎了荷包蛋,还有楼下买的油条和萝卜丝馅包子,这些他得多早起床准备呀!

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问他:“昨晚你都没怎么睡,我们出去吃早餐不就行了吗,外面那么多卖早餐的 ……”

许尹正往我的红豆汤碗里加了些红糖,娓娓道来,“我们家的家训,只要有时间,一家人必须围在桌旁一起吃饭的。”

听了他的这条家训,我惊得瞠目结舌,喂嘴里的红豆汤忘了往下咽。其实我惊的是他说一家人,我现在好像还不是他的家人。

许尹正却以为我是对他们家的家训感到质疑,又解释说:“虽然我爸妈他们只是做点小生意的,平时也很忙,但我们家吃饭很讲究,我妈的厨艺很好,也乐意煮给我们吃,但我爸规定,吃饭时如果我妈还没有上桌坐下,我和妹妹是都不许动筷子吃的……”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许尹正的厨艺也不赖,什么都会做一点,原来是得了他妈妈的一手真传。

我能想像,许尹正和他爸妈以及妹妹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吃饭多么其乐融融的温馨画面,多么有仪式感的家庭吃饭方式!他们家也一定是严父慈母才能教导出这样温厚亲切的许尹正,这真让我羡慕!

吃完早餐,我和许尹正步行去公司,虽然这条路我们已经来来回回牵着手走过多次了,但今天走在这路上,却让我觉得心里有些紧张,仿佛是怕被人瞧见了一样——因为我昨晚在许尹正家留宿了。

快到公司附近时,我的这种不安到达了极致,想甩开许尹正的手,却没能成功,面对我略有些幽怨可怜的眼神,许尹正像是安慰我似的摸了摸我的头笑了。

不想却碰见了傅雪,她刚从一家桂林米粉店里吃完早餐出来,点了支烟站在垂下许多根须的大榕树底下。

仍是一身黑色衣衫,脑后大簇的头发盘起来,用一根绿色的木簪固定在头顶,艳丽的容颜依旧神情冷漠,却还是惊艳到了路上的一众行人。

傅雪像块冷漠的反光玻璃,将身后早餐店门口吃东西的男子,和路上作青涩幼稚打扮的小女生们的纷纷艳羡的目光统统过滤掉了。

待我和许尹正走近跟她打招呼后,傅雪眯着眼吐了口烟圈,突然问道:“你们俩睡了?”

真不愧是傅雪,特立独行式的早上问候语,声音不轻不重,让我窘到极点,饶是许尹正一男的,也被傅雪这直白的问题给窘到了,这次不用我甩开他的手,他已主动松开了我,不自然地咳嗽声清了清嗓子,用松开我腾出来的手去抚弄着自己的鼻子,这是他神情不自然或窘迫时常有的一个动作。

“没。”

“嗯。”

我和许尹正同时出声,回答却不一致,傅雪听后笑得意味悠长,然后我们俩在她面前变得更窘了。

傅雪让我们先走,她还要去超市买点东西,许尹正重新拉着我的手往公司走去时,这一次我们相当有默契的同时出声赞叹傅雪道:

“你老乡真叼!”

“你朋友真叼!”

还有更叼的在后头呢!

下班后回宿舍,上夜班的胖芸一个人在宿舍睡觉,六点钟她已经醒了,躺床上玩手机,我刚进门就被问:“小鹿,老实交代,昨晚上夜不归宿干嘛去了?”

我的天,胖芸昨晚在上夜班也知道啦,但一想不对呀,她今天早上八点下班回来我也正在上班了,她都没有碰到我怎么会知道我夜不归宿呢,难道是傅雪告诉她的?

见我还在纳闷没有答话,胖芸指了指我床上,“我妈从老家给我寄的特产,我分了些给你和傅雪,你的还堆在床上地儿都没挪一下呢,难不成昨晚你抱着这些桔子入睡的?”

抱着桔子入睡,怎么可能?

果然,我一看一口袋柑桔稳稳当当地坐在我枕头上,还在想怎样回胖芸的话,从卫生间钻出来的傅雪补刀一句,“瞧她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换。”

经傅雪一提醒,胖芸眼睛立刻扫向我昨天打网球时穿的休闲运动衣裤,本想早上回宿舍换掉的,但和许尹正慢条斯理的吃了早餐后,时间来不及了,而且今天是周末,员工是可以穿自己的休闲的衣服去上班的。

胖芸手机都不玩了,眼里冒着狡黠的小星星,兴奋地对我盘问起来,我开始掰着她家的特产——蒲江杂柑吃,打算对她缄默到底。

自从这货知道我的恋情后,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拿我和许尹正打趣,她和傅雪俩人一人是苦恋不得,另一个是正在失恋的痛苦中,对我这个正在恋爱中的无辜女人老是一个明嘲,一个暗讽……

我还没将这小小的忿闷在心里弱弱的吐槽舒展一下,暗讽的人慢吞吞地开口了,而且相当有傅雪女神style——“他们俩终于磨蹭到欲罢不能欲火焚身阶段了!”

此时只用女流氓来称呼傅雪好像都太弱了,将我的节操凌辱的无下限,时常在想她的前男朋友伍天究竟是怎样一彪悍的爷们,才降得住她这款犀利御姐范儿。

还想谴责傅雪口无遮拦少儿不宜(少儿就是胖芸),不想胖芸早就被她膜拜的女神给带坏了,以前新潮词儿学的快,现在连傅雪的犀利毒舌也学会了,以前还帮我一起骂傅雪女流氓的胖芸竟然问道:“小鹿,许尹正那叼毛的狗公腰如何呀?”

还没反应过来狗公腰是个什么鬼,胖芸的话已引得平时笑容吝啬的傅雪“扑哧”笑出声来,料定不是什么好词儿。

只是说到“腰”,就忍不住脑补了下许尹正洗完澡后半裸只穿了条内裤的画面,虽然昨晚羞羞哒实在不好意思直视,可也不是没有看……

“傅雪,快看小鹿的脸红了,哈哈……”

胖芸又开始了以“蹂躏”我的心灵让我懊恼,以此建立她的快乐为目标,在我和傅雪面前夸张卖力的表演起来:“小鹿呀,我的小鹿呀……”(许尹正手机儿歌铃声)

“小鹿,想我了吗?”边说边抓起傅雪的手故作深情地问,傅雪没那么配合,一把甩开她的手时却抿嘴强忍着笑意。

胖芸的表演热情丝毫不减,用自己手掌贴脸,声音柔情似水,“想,人家看着你都会想!”(后面一句纯属胖芸自个儿编排进去的,先不说那次我在食堂当着胖芸的面才没回答许尹正说“想”呢,就算说也不会那么嗲)看我窘得一头黑线后,更是开始了天马行空的自由发挥:

  “小鹿,么么哒,亲一下,嗯嘛!”

    ………

    ………

没能抵抗住胖芸的疯狂“蹂躏”,后来我诚实地招了自己昨夜来了大姨妈,所以昨晚的夜不归宿,我和许尹正没有她们想像中的那样疯狂。

胖芸果然不表演了,累了后又躺床上睡觉去了,打算七点半起床进车间上夜班,傅雪经过冷静地分析后,难得夸奖人——“他对你可真有耐心。”

我听后心里一甜,刚开始翘起嘴角笑,女神又丢了句戏谑过来:“你和许尹正玩的是认真勾引认真失身的游戏呀!”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35)认真勾引,认真失身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