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

钥匙插进锁孔,轻轻旋动,“咔哒”一声,你拉开了居民楼的单元门,走了进去。

一楼总是会走得很快,楼道中或多或少地有些杂物,匆匆经过的时候,不会引起特别的注意,只留下一个朦胧的印象,仔细回想,会在脑海中找出一辆不知谁家的旧自行车,几张靠墙壁摆放的木板,还有一块不知用途的马路砖。

转个弯,几个健步窜上二楼,发现前面的楼梯中央,缓缓走着一位白发老人,你不好意思强行挤过去,所以只好放慢脚步,在这减速的过程中,你无聊地记下了墙壁上的几张小广告:家教补课、国营送煤气、修理电脑做系统、还有一个专业通下水。

前面的老人听到了你的脚步声,回头歉意一笑,扶着护栏,侧身而立,你还以老人一个微笑,加快脚步越过老人,走上三楼。

三楼,有些热闹,你边走边竖起耳朵来分辨各种声音:哪个屋里有一位妈妈正在出声吆喝小孩子别乱跑,哪个屋里有一双不熟练的手在弹练钢琴,你甚至还消耗了三秒钟得出结论:乱跑的是男孩,练钢琴的是女孩。你为自己的推理能力感到骄傲,脚步轻快地走上安静的四楼。四楼很有生活气息,左边这家门边是湿湿的拖布、待扔掉的垃圾袋,右边那家门边不示弱地摆着半袋子土豆和几棵大白菜。左边这家占用了点空间弄了个小小的鞋柜,右边那家也挤着放了个貌似腌菜的小缸。狭小的梯道只剩下仅可落脚的空间,小心翼翼地经过的时候,你心里也被这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塞得满满登登,五味杂陈。

四楼到五楼的梯道转角处,一知道是谁打开的窗户,初冬的冷风呼呼地吹进来,你打了个喷嚏走上五楼。

腿有些酸了,呼吸也有点急促了,你的身体开始疲惫,想要停下来,想要歇一歇。可心里却在呐喊:越歇越累,坚持走过去。回头望,一口气走过的五楼,虽然不算什么好成绩,但你己经尽力。算一算,向上再走二十几级台阶就是六楼,就是你的家,就到达了目的地。你鼓舞自己咬咬牙,运运气,坚持走上去。

“伤不起,真的伤不起!”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你猛然抬头,上面快速的冲下来一位时尚少年,边下楼边摆弄着大大的手机,你下意识的抓牢了护栏,向一边躲避。与少年擦肩的瞬间,你觉悟到,自己己经不再年轻,需要停下来歇一歇了。你忽然想起二楼遇到的老人,也许那时那地那老人,正如现在的自己,加速的心跳、灌铅的双腿、沉重的呼吸,所不同的是,你的这些状况不过比老人家来得稍晚了一些。

l^=���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