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

大学一年级,就快要过完了,所有对大学的新鲜感已经消逝殆尽,每天的日子只是重复和单调,有时感觉自己就像暮年的老人,在一个地方枯坐一日,而毫无察觉。

奇怪的是,曾经的兴趣,到如今却再找不回来,拿起书来,不自觉的有一种厌烦的感觉,我知道这是一种可怕的状态,却无力改变。

昨天晚上,又去找小黑聊天,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聊聊人生呀,理想呀什么的,和它聊天很开心,因为无论我是说什么,它都很配合我的。

小黑就住在楼下超市旁边的台阶下面,平时大家都会把手头上的食物分给它一点,呃,它是小黑狗。

只是,在昨天晚上,小黑貌似不怎么高兴,不怎么搭理我,后来,我也没了兴致,就和小黑四处游荡。

晚上这个点,还在楼下带着的一般非奸即盗,当然也有不一般的,比如,谈恋爱的。

此时,在我的斜45度角上,有一对情侣,但是天色太暗,不能看得十分清楚,我决定过去探探路,就拿出手机,放一首《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然后点根烟,在离他们三米的距离停下,开始对着手机狂笑。

不出我所料,他们向我投来“你丫的神经病”般的目光,然后悻悻走开,我心中一阵窃喜,转而又是一阵悲伤,如果三年前,有像我这样的好人存在,也不会有那一段悲伤存在。

在宿舍里,一哥们要参加院里举办的校园十佳歌手,然后天天在舍里唱,选歌,唱的了的,唱不了的都唱,结果我每天都得被按在铺上,听他唱。

这货拿着一个饮料瓶,在那毁歌,毁了这个的,再毁那个的,一个个都被他毁尽了,然后要求别人给他鼓掌。

先开始是他自己唱,到后来,大家兴致都来了,一起毁歌,毁得不亦乐乎。

最后,都唱累了,本来一群人狂嚎了一顿,可是寂静下来时,我发现,大家比嚎之前,更加沉默了。

我知道,唱歌么,图得是个高兴,一定是他们唱得岔气了。。。

因为我听他们唱得笑岔气了,在一首歌唱完以后,就只有我在那里发出喘不上气的干笑声,其他五个人都在瞪我。

我说其实我笑得很悲伤,因为我听着他们唱着,我确实有些悲伤。

“再次相对,有机会吗,能够和你再来一回”

再次相对时,李曦已经住在我家小区的对面,这是我三年前一直想要的,也是我三年后今天最觉着造化弄人的。

相遇简单,相守太难。相对之间,我明白了这一句话的含义。

再次相对,我已经没机会再来一回,我去了你要去的学校,而你却没来。

突然地想起来,只觉得过往迷乱,混乱不堪,大学之后,就没怎么刻意地去怀念。

只是偶遇之间,当我们再次相对时,我觉得曾经的逝去,带走了那么多不能回来的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