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二奶奶的葬礼(13)

96
那时六月 Excellent
2018.01.13 11:56* 字数 7142

【二奶奶的葬礼】13 儿子上大学

图/网络+编辑  文/六月

蒋大川十二年寒窗苦读,二奶奶十几年咬牙坚持,终于儿子高中毕业了。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九月份的天气还是有点热热的。二奶奶和儿子正在地里收拾棉花苗。

突然听到一个喜悦的声音传来:“二婶,大川,大川,二婶。”

两个人听到喊声,都站了起来,一看是蒋大娘正兴冲冲的跑过来。蒋大娘边跑边喊:“考上了,考上了。”

二奶奶激动的问:“考上了,考上哪了?”

蒋大娘跑到两人前面,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老师打电话了,说是过重点线了,反正就是考上大学了。”

二奶奶还来不及问,蒋大川急急的问:“考了多少分,重点线是多少分,老师说了吗?”

蒋大娘喘了口气说:“哎呀,你大哥接的电话,我只听见说是考上了,过重点线了,就跑过来给你们报喜来了。”

蒋大娘这边还没有说完,那边蒋大川已经撒腿往家里跑去。

二奶奶和蒋大娘看着蒋大川连招呼都没打,都跑了,两个人都知道他这会是高兴的,是着急知道考了多少分,也不计较。

二奶奶高兴的直流眼泪,蒋大娘直说:“二婶,终于熬出头了,高兴了吧?”

二奶奶边流泪边说:“高兴,高兴,高兴。”

二奶奶一连说了好几个高兴,然后说:“走,回家去。”

两个人什么也不管了,往家里走去。

刚到蒋大娘家门口,蒋大伯已经出来了,也是非常激动,直说:”二婶,考上了,考上了,大川真是了不起。“

这边正说着,大川也跟着出来了,看着二奶奶,激动的说:”妈,我肯定能上第一志愿了,刚才给老师打电话了,老师说我的分数超过重点线35分。“

二奶奶不管什么重点线不重点线,她只要儿子考上大学就好。倒是蒋大娘问:”重点线是个啥东西,大学也和高中一样,分重点不重点呀。“

蒋大川高兴的说:”大学也分国家重点大学,那都是一本,还有二本,三本,还有专科。上的大学好,出来就好找工作。“

蒋大娘听了也是高兴,直说:”二婶,听到了吗?咱大川考上好大学了,到时候肯定能找个好工作。你这苦受到头了,以后就剩下享福了。“

二奶奶抹着眼泪说:”是呀,是呀,考上就好,只要考上就好。“

这边二奶奶几个人激动的说着,蒋大川考上大学的消自己象一阵风似的已经传遍了全村。霎时间,全村都沸腾了,这可是有史以来,村子里考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大家争先恐后的往二奶奶家里赶。

二奶奶和蒋大川回到自己家时,院子里已经很多人了,看到两人回来,争着给二奶奶和蒋大川道喜。

就连以前经常挖苦二奶奶的隔壁宋嫂也是半酸半高兴的说:”二婶,你的苦日子熬到头了,你们家大川有本事,真的就考上了,真是太好了,二婶,恭喜你了!“,口气里有着羡慕,有着酸酸的,还有点真心的替二奶奶和大川高兴。

这一整天,二奶奶家里来的人比这一二十年家里来的人都多,一会一拨,一会一拨。说是来看大学生的有之,来道喜的有之,有凑热闹的有之,也有说来沾沾喜气的。

更有把孩子带来的,要孩子使劲的和蒋大川握握手,有的孩子太小,蒋大川还要抱一抱,沾沾喜气,都期待着孩子长大也能考上个好大学。

连着三天,家里都没有断人,不断的有人来,二奶奶也不能上地干活了,就在家接待一拨一拨的人。这一拨刚走,那一拨又来了。几天下来,村里人都来了个遍,就连抱着的孩子,八十岁的老人都来过了。

几天过去,终于安静下来,二奶奶和蒋大川焦急的等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虽然知道分数考的很高,一定能考上,可是通知书没有下来,心里还是不稳,所以二奶奶和蒋大川虽然高兴的应付着一拨一拨的人,但是很低调。

村里人都说让二奶奶演几天电影,二奶奶都没有回应,既没有说演,也没有说不演。

这天早上刚吃过早饭,蒋小凤就回来了,说是听说侄子考上大学了,也回来看看。

知道考了那么高的分数,三十多岁的人了,高兴的直跳,一会抱着侄子跳,一会抱着二奶奶说:”嫂子,真好,我真高兴,我真高兴。“,说着说着就流泪了,姑嫂两个是一会高兴,一会流泪。蒋大川看着姑姑和老妈的样子,知道她们是高兴,也在旁边看着她俩直笑。

几个人高兴了一上午,吃过午饭,蒋小凤刚说要回去。那边蒋大伯高兴的喊着过来了:”大川,通知书来了,学校老师打电话来了,说通知书到学校了,让你去拿呢。“

蒋大川听了,二话不说,骑着自行车就往学校赶去,也顾不上正是中午大太阳呢。

二奶奶看着儿子顶着烈日骑车去学校,如果往常,肯定不让他去。不过,这会也顾不上了,就让他去吧。再说了,自己也盼着看看那张通知书呢。

蒋小凤一听通知书到了,也不回去了,说:”我不回去了,我等着,看看大川的通知书再回去。我还真没有见过大学录取通知书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二奶奶还没说话,蒋大伯接着说:”咱这谁见过了,我这也是第一回呀。“,说完,又接着说:”大川真是争气,也算是咱村的状元了,这下要好好的热闹热闹。“

二奶奶听了说:”这回是彻底踏实了,晚上也能睡个好觉了。“,说完,若有所思的往西边的方向看了看,两个人看着二奶奶,知道她的想法。如果二爷爷还活着,知道儿子考上大学了,该多高兴呀。蒋小凤想着,如果哥哥活着,这会非跳起来不可,以他的脾气,估计要唱三天大戏了。想到这里,蒋小凤也是一半高兴一半伤感。

几个人随意的说着话,等着蒋大川把大学录取通知书拿回来,几个人好一睹为快。大家都是心里痒痒的,真想看看那通知书是什么样子,几个人等着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过来了,也是听说通知书下来了,先来看看的。

蒋大川顶着中午一点钟的烈日,拼命的骑着自行车,蹬的飞快,不一会就汗流浃背。但是他全然不理会,只是使劲的蹬着,希望能快点到学校,早一分钟拿到录取通知书,他自己心急的不得了,这是他盼了十几年的事情了。

记得刚上学时,妈妈就说,他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是要上大学的,上了大学才能找到好工作,才能脱离农村的那几亩地。他听妈妈的话,主要是他知道妈妈的话有道理,他自己也特别希望能考上大学。

这也是他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他想早一点看到这几年的学习成果,那张决定他命运的录取通知书。

蒋大川边骑车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他想起来了小时候为一个红薯,和姑姑蹲在地里烤红薯,终于烤熟了,姑姑舍不得吃都给了他。

妈妈为了他能上重点初中,费尽心思,卖了家里的那头猪,把牛拉到镇上又拉回来,成夜成夜的赶做小孩老虎头靴子。那年,家里的三间房子漏雨,都没法住了,妈妈还舍不得钱去修,只为了给自己攒学费。

妈妈为了给自己创造更多的学习时间,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还坚持在自己回家前把红薯都刨完。累的胳膊疼的不得了,都舍不得吃药,吃鸡炖药都舍不得多吃几个。

就这样想着骑着,到学校时已经有几个同学来了,也是拿通知书的。这个点平时还没有上课,但是老师也都知道他们这些学生的心情,所以大中午的就在办公室等着。蒋大川打了个招呼就走进班主任办公室,班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矮个人、一双眼睛闪着精光,收拾的利利索索的一个女人,平时看到她都有点害怕,她对学生特别严厉。

但是这会,班主任看到他进来,笑咪咪的说:”蒋大川,恭喜你了,考的很棒。重点***大学。“,班主任还特别强调了重点两个字,蒋大川听了心里非常高兴。

班主任说着把通知书递给了蒋大川,蒋大川接过来一看,上面印着”***大学录取通知书“。

蒋大川难得的看着班主任的笑脸,也是非常高兴的和老师说了两句,感谢老师这么些年的栽培等等,又有学生进来了,蒋大川赶紧出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他走着看着手里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一遍遍的看,这是自己的第一志愿,终于考上了。蒋大川小心翼翼的把通知书放进书包里,生怕弄皱了。骑着车子飞一样的往家里去,他知道家里还有妈妈等着呢。

二奶奶几个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突然一个孩子大声的说:”回来了,回来了。“

二奶奶赶快起来往门口走去,蒋大川骑着车子也到门口了,二奶奶急急的张口就问:”通知书,拿回来了。“

蒋大川边说着拿回来了,边往院子里走,到了院子,停了自行车。把书包拿起来,小心的把通知书拿给二奶奶。二奶奶把两手往衣服上使劲的擦了擦,才小心的接过通知书。小凤几个人也已经凑过来了,看着那烫金的录取通知书,二奶奶直直的看了好几分钟,才轻轻的递给了小凤。

通知书在大家手里传递着,大家都是轻轻的小心的捧着它,好象它是一件易碎的艺术品,需要小心的呵护。通知书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二奶奶手里,二奶奶拿着通知书再看了一遍,才递给蒋大川,让他好好的收好。

二奶奶终于踏实了,蒋小凤说:”嫂子,大川上学,除了学费,还得按通知书上说的做被子,他是要带着被子、褥子去的。“

二奶奶一听,说:”这个得赶快做,做厚点,省得到时盖着冷。“

两个人又热烈的讨论起,怎么扯布,怎么做,要做几尺几寸的。几个人说话的工夫,又有人来了,这次是听说通知书到了,也要瞻仰一下大学录取通知书长什么样子。

在蒋大川这个村里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大学生呢,不说大学生,连个中专生都没有。大多数孩子上完小学都不上学了,都的也有上完初中就出去打工了,上高中的就很少了。就是那几个上高中的孩子,也是上个高一,就回家不上了。

村里的人对上学都没有什么兴趣,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地里的活重,需要劳力,大人都认为大学离他们十万八千里,哪辈子也轮不到他们的孩子。所以早早的不让孩子上学,在家帮忙干活,或者出去打工挣钱。

小孩子都是不怎么爱学习,有家长督促着还能学几下,没有家长督促,经常是上课时间打盹,小声说话。放学回家,又是一堆的活需要帮忙,女孩帮着妈妈做饭、喂猪喂鸡什么的,男孩帮着拉个车,犁个地,锄草。老师偶而也会布置一下课后作业,第二天交作业的基本没有几个人,慢慢的老师也不布置作业了,大家也都不想那回事,没有作业更好了。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大人不重视学习,孩子不愿意学习,老师也是随便教教完事。可想而知,这里的孩子能考上大学,真是佛祖保佑。

这不,邻居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媳妇正在和另外几个人说:”我就说他们大川一定能考上大学,你们还不信。“

围着的几个听了,也不表示什么,其中两个媳妇在心里直嘀咕,你什么时候说蒋大川能考上大学了,但是这会也不便说出来,只是附和着说:”就是,就是,五婶,还是你眼光好,看的远,看的准。“

五婶听有人夸自己,更得意了,说:”你们别不信,那年冬天,也就是大川考上高中的那一年吧。天冷的不得了,我一大早起来。想要摊煎饼,屋里没有葱了,我就去地里割。你们猜,我在经过蒋大川他爷爷奶奶的坟前看到了什么?“

几个人一听就来了劲了,急急的问:”看到什么了?“

五婶看着大家的着急样,笑着说:”我看到那么大一条蛇,黄色的,金黄金黄的,从蒋大川他爷爷的坟里爬了出来,我想走近了看一看,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几个人的胃口彻底被吊了起来,几个人睁着大大的眼晴,等着她继续说。五婶说的越发起劲了,”我刚走过去,看了那么一条大黄蛇,足足有小孩腿那么粗,正要叫起来,突然,一股轻烟,一下子上天了,蛇不见了。你们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其中一个小媳妇问:”说明什么?“

另有一个人接着说:”这说明蒋大川就是那条蛇保佑着呢,都上天了,还是黄色的。知道古代哪些人才能穿黄色的衣服吗?只有皇帝,连皇后都不能穿的。这说明人家蒋大川就不是泛泛之辈,人家是祖宗保佑着呢。“

又有一个人说:”这么说,人家能考上大学,这都是天定的了?“

一个人说:”人家这是祖坟好,有蛇,那就是龙,知道了吧,祖宗保佑着呢。“

一个人说:”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找人看看坟地,找个好的坟地,说不定咱家也能出个大学生呢。“

不一会工夫,全村的人都知道蒋大川的祖坟里有蛇,还化为白烟上天了。有人还看到,那股白烟里站着蒋大川,也慢慢的升天了。

蒋大川祖坟里有蛇这件事十传百,百传千,邻村都有人知道了。

这件事传的越来越邪乎,有人在某一天夜里,看见一条龙在蒋大川家的祖坟上来回盘旋,天上金光闪闪,最后变成白光。蒋大川祖坟周围霎时亮如白昼,最后那条龙一下子钻进了蒋大川家的祖坟里。

最后这件事演变成,有很多人都看到过有一条龙在蒋大川家的祖坟上盘旋,那条龙开始被人说是有几丈长,慢慢变成几十丈长,最后有人看见说有几百丈,都跑到村子上空盘旋了,那条龙大的都能罩着整个村子了。那条龙在村子上空盘旋一阵,最后化成一股烟进入蒋大川家的祖坟里。

反正传来传去,最后的结论就是,人家蒋大川能考上大学,那是祖宗保佑,人家的坟地好,都有龙保佑着。自己家的孩子没能上大学,那是祖宗的坟地不好,没有龙保佑着。

二奶奶每次听到这话,都是抿嘴一笑,什么也不说。不管是有龙也好,有蛇也好,还是真的是祖宗坟地好保佑着,儿子能上大学就好,二奶奶不管那些。现在二奶奶整天忙着给儿子准备上学的东西,每次想不清楚时,就把通知书拿出来,反复看,看看有什么要求漏了没有,到最后,二奶奶都能把通知书上的字一个不差的背下来了。

二奶奶终于把被子褥子都准备好了,正想着该把儿子的户口迁一迁,过几天就该上学了。正想着这事呢,村里的支书来了,原来也是为蒋大川的户口来的,想着二奶奶和蒋大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来说说。

村支书一进院子就笑着说:”老嫂子,恭喜了,大川考上大学,高兴吧。“

二奶奶一看村支书来了,笑着迎了上去,说:”高兴,高兴,我正在说找您呢,不知道咋办大川的户口,您就来了。“

村支书笑呵呵的说:”我就想着你们不知道该咋办,就来和你们说道说道,这可是大事。以后咱大川可就是商品良户口了,再也不用种这几亩地了。“

村支书细细的给二奶奶说流程,拿着通知书先到村里盖章,再到镇上粮食局盖章,最后到县里粮食局盖章,各个地方都会给证明,最后就把户口迁出来了,到学校再一办,就是城里户口了。

二奶奶一遍一遍的记着,不明白的就一遍一遍的问,村支书也不嫌麻烦,一遍一遍的说。

村支书的那个热心劲,让二奶奶打心里受用。不过这一阵子,二奶奶天天都受用,总有人来恭喜她,儿子考上大学了,以后就是城里人了,风不刮日不晒雨不淋的拿工资了。

二奶奶每次听别人这么说,虽然听出里面的话有酸的,有甜的,还有苦和辣,但是二奶奶不在意,反正儿子考上大学了,别人说几句有什么。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是真心实意的道喜的,就是村支书,蒋小凤,还有蒋大伯蒋大婶,这些人都是打心眼里为她们母子高兴的。

二奶奶又是一番周折,今天村里,明天镇上,后天县城,几天下来,终于把蒋大川的户口迁了出来,只等拿到学校就行了。

二奶奶再次在屋里,一个人拿出存折,又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一点一点的算,这一堆是学费,那一堆是生活费。这些年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大川考上个好大学,学校只是象征的收一点点费用,不过这一点点对二奶奶来说也不少。听说每个月还发生活费,但是那些是不够吃的。二奶奶又给儿子准备了一些钱,生怕儿子在外吃苦受罪。

一切准备停当,开学的日子也到了。这天,二奶奶起个大早,把儿子的行李都捆好,塞到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送儿子去上学。

这是二奶奶第一次坐火车,还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本来儿子说自己一个人都可以,可是二奶奶不放心,要自己去看看,看看儿子上学的学校,看看儿子住的地方,看看都好不好,才能放心。

二奶奶和儿子这里买了火车票,在候车室里焦心的等着,恨不得车马上来,一下子到学校。终于在二奶奶千盼万盼中,火车开进了车站,二奶奶和儿子坐上了去学校的列车,车厢里都是人,坐着的,站着的。二奶奶和儿子找到自己的座位,已经挤了一身汗,不过这会二奶奶也顾不上热,心里想着终于上车了,心里高兴。

坐了一夜的火车,终于在第二天早上火车到站了,两个人随着人群走出了车站。二奶奶正想着该如何去学校呢,只听儿子说:”妈,你看,我们学校接站的。“

这时候,二奶奶才知道,每年新生入学,都有人来接。难怪儿子一点不着急,原来早打听好了,有人来接。

二奶奶和儿子在接待人的帮助下,把行李放上车了,两个人又上去。车上已经很多人了,二奶奶紧紧的抱着行李,生怕人多挤没了。

一大清早坐在车上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上,一阵微风吹来,舒舒服服的,看着路两旁高高大大的法国梧桐,车子在树下飞快的向前跑着,二奶奶一阵高兴,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终于到了学校,一下车就有新生接待处,已经有人接过二奶奶和蒋大川拿着的行李,领着他们去了蒋大川的宿舍。前面蒋大川正在和人说着什么,二奶奶看着校园里,水泥路非常宽,干干净净的,一片叶子都没有。

经过一个花园时,花园里开满了花,红的,黄的,白色的,什么颜色都有,前面是高高的教学楼,恐怕有六七层。二奶奶看着这些,都是自己没有见过的,非常新奇,又非常高兴,以后儿子就要在这样的环境里上学的,该多好呀。

二奶奶觉得眼晴都不够使了,只听到说:”到了,这就是男生宿舍楼了。“

二奶奶一看,哦,还有院子,还有门卫守着,说明这里安全,二奶奶想着放心了。进到院子,看到宿舍楼有六层,几个人上了三层,找到了蒋大川的宿舍。这时只有一个男生,其他人还没有来。

那个男生看到有人来,热情的打招呼,蒋大川也放下东西和同学打招呼。二奶奶这才看清楚,一大间屋子,比自己家两间屋子的地了,放了四张高低床,能住八个人。

二奶奶对大川说:”咱找个下铺住吧,省的晚上掉下来。“

大川笑着说:”妈,没事,我初中高中都是睡这种床,也经常睡上铺,你看有档的,不会掉下来的。再说,每个床上都贴有名子,都是分好的。“

二奶奶一看,确实有名字,找了一下,看到儿子的铺是靠窗口一侧的下铺,二奶奶看了很高兴,这里亮堂,儿子看书也不使眼晴。

二奶奶在这里给儿子收拾床铺,那边有学生带着儿子报道去了。二奶奶这边收拾完毕,那边儿子也回来了,两个人出去找个学校附近的小饭馆,简单的吃了饭。二奶奶就说要回家了,这出来两天了,再不回去,家里怎么办。

蒋大川送二奶奶到车站,买了车票,把二奶奶送上了火车。

二奶奶坐在火车上,看着外面急速而过的田地,村庄,河流,心里一片满足。

儿子考上大学了,以后自己再不用操心了,想着学校的树木、花草,高高的教学楼,敞亮的宿舍。儿子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的。

二奶奶想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好象看到了儿子走在一条宽敞的大道上,前面一片光明。二奶奶轻轻的笑着,满足的笑着。

2018-1-1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奶奶的葬礼
Web note ad 1